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6月13日 星期天

财经 > 外汇 > 外汇资讯 > 正文

字号:  

孙立坚:人民币贬值预期管理应加强

  自2014年2月中旬以来,人民币汇率结束了漫长的升值过程,出现了连续贬值的态势。这是央行成功干预外汇市场的结果。短期的人民币贬值对目前中国经济的改革深入和泡沫遏制利大于弊。

  不过,我们不能排除市场过度反应和投机资本落袋为安所造成的人民币单边大跌的可能性。它的害处在于:一是会引发对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缺乏信心的资本大量流出,甚至会连带出羊群效应。二是它可能会影响到市场的预期,导致企业的投资和个人的消费行为都落入疲软的状态,把已经活力不足的经济活动带入更为严重的通缩状态。三是会给央行货币政策的有效实施造成不小的麻烦。如果对冲不及时,有可能触发中国楼市和影子银行资金链断裂的问题,从而影响到中国金融体系全局的稳定性。

  就目前而言,由于我国的资本账户没有完全开放,资本流出的交易成本依然很大,而且,近期人民币汇率的贬值过程并没有带来大量资本逃避的现象。尽管外汇占款不断减少,人民币的贬值还是可以把它放在一个双向波动的框架中考虑,没有必要向上调整人民币利率或向下调整外币离岸的利率,以确保放慢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幅度。因为如果央行干预人民币贬值的幅度,就可能释放出人民币汇率市场已经形成了系统性的市场风险的不利信号,从而造成更大的抛盘压力。让央行被动地去干预市场,以确保币值波动限制在2%的区间内,这不仅效果不好,反而会增加和市场形成对手盘所带来的巨大成本。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是强调人民币贬值是汇率机制市场化所形成的双向波动格局,从而让市场形成贬值后还会有升值的行情预期———这种不确定性的增加有利于投机资本的减少,它也给实体经济的发展腾出了宝贵的资金供给的空间。

  当然,我们也应该抓住这次双向波动的机制改革时机,进一步推动人民币避险的金融工具,以提升我国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业务能力。同时,利用上海自贸区等开放平台,鼓励企业走出去,避开汇率波动的市场风险,把擅长的制造业继续做大做强做精!这是国际化战略必然要走的一步棋子,就怕跨国企业全球布局重新调整,整体供应链外移完成的时候,我们再考虑中国企业军团的海外战略,那就太迟了。

  不管怎么样,制造业的外移是迟早的事,如果中国不能在这个时候进一步发展服务业和金融业,并且靠不断提升的研发能力去打造中国的研发高地,那么,很有可能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会影响到实体经济的生存空间,从而出现即使人民币汇率贬值有利于增加出口,也会因为产业空心化的问题使得贸易顺差不仅不增加反而减少的怪相,今天的日本就是这样的局面。而且,短时间外资的流入还会掩盖贸易逆差扩大的风险,直到有一天外部冲击真正到来时,我们才有可能意识到像1997年东亚和2010年的欧洲那样引发的对外债务危机的严重性。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