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9日 星期六

财经 > 证券 > 证券要闻 > 正文

字号:  

肖钢抛“五指论” 称注册制“还权市场”

  讲到证监会在资本市场的作用,我想引用一位有名的人士讲的,资本市场有一个五指理论。大拇指是投资者,老大。食指就是券商,也可以理解为其他中介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等,中指是媒体,为什么这么说?你们一定要客观、中立。上市公司是无名指,证监会是小指,最小。所以它的作用应该是这么一个地位。

  虽然证监会是小指头,但是我们拜佛的时候,小指头是离佛法最近的,要借用法律的力量形成它的职责。

  ——证监会主席肖钢

  “注册制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昨日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首次开腔谈股票发行的注册制,称实行注册制需要配套改革,还权于市场,还权于投资者。上一周十八届三中全会刚刚将注册制写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简称《决定》)。

  市场化改革须以法制化作保障

  “市场化”成为肖钢在《财经》年会演讲的主要内容。肖钢称,目前还将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第一位的取向定位市场化,是因为其运行机制还没有完全市场化,“更为重要的是,围绕着资本市场的生态环境也没有市场化。”

  从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来看,A股市场最初是带有极强的政策目的而设立的,早期的股票发行上市,是通过向各个地区分配指标来实现的。最近十余年来A股开始逐渐向更市场化的方向转变。

  肖钢认为,市场化的改革必须以法制化来作为保障,市场化也必然要求国际化,只有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通过引进来、走出去,才能进一步促进市场化。

  不过肖钢称,推进资本市场国际化,并没有打算现在就开国际板,“我认为现在开国际板的条件还不成熟。”

  在市场化中,证监会该扮演何种角色,肖钢表示,大拇指是投资者,食指是券商等中介,中指是媒体,上市公司是无名指,证监会是小指。他认为,证监会要简政放权。

  注册制不等于证监会放松监管职责

  写入《决定》的股票发行注册制在近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肖钢昨日也着重提及了这一问题。

  肖钢称,注册制改革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需要修改现行证券法,也需要市场参与主体,包括会计师、投资银行有能力去做调查。

  他也认为,中小投资者的保护要加强,这需要司法制度改革特别是民事赔偿制度的改革。

  肖钢特别提到,注册制不是登记生效制,不是一个公司登记一下,市场就生效了。他认为,注册制也不等于证监会的监管职责放松了,而是它的方式有很大改变。

  此前华生等经济学家也表示,虽然国内对注册制目前还没有明确定义,但如果按照从实质审核向形式审核转变,监管者还是要起到很大作用。

  这种监管职责的“方式改变”肖钢在演讲中亦有透露。他说证监会将对发行人信息披露的准备性、全面性、及时性进行审核,但不对公司的投资价值和持续的盈利能力做出判断,“这是真正的还权于市场,还权于投资者。”

  - 看点

  “证监会是小指,要借用法律形成职责”

  “大拇指是投资者。食指是券商等中介,中指是媒体,上市公司是无名指,证监会是小指。”肖钢昨日用“五指论”来形象描述证监会的作用。

  这一说法最初是由中国证监会国际顾问委员会顾问、台湾人士戴立宁提出的。

  按照戴立宁提出的这一说法,起决定作用的是投资者,而作为无名指的上市公司,没有其他指头的帮助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动作。

  肖钢在重新阐述时说,“证监会是小指头,但是我们拜佛的时候,小指头是离佛法最近的,要借用法律的力量形成它的职责。”

  肖钢认为,要进一步简政放权,还要转变职能。证监会要维护公平、公正、公开,维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权益。

  此前肖钢在今年8月也曾撰文,称证监会职能将从审批转向监管。他也多次撰文呼吁,增强证监会的监管队伍和力量。

  【热点解读之城镇化】

  未来不应区别农村人、城里人

  【摘录】

  《决定》提出,城乡二元结构是制约城乡发展一体化的主要障碍。要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完善城镇化健康发展体制机制。

  对于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的“打破城乡二元结构”,昨日参加《财经》年会的与会专家社科院副院长李扬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认为,未来不应区分城乡,这是重要的理念变化。

  李扬表示,城乡一体化是此次三中全会提出的一大亮点,城镇化在城乡一体化框架下来推进,理顺了关系。他认为,中国的身份限制是很落后、很原始的制度。且城镇化在没有强调城乡一体化时,已经走上“邪路”,没有真正从农民的角度考虑问题。他希望到2020年,中国没有农村人、城里人这样的区别。他还表示,提出城乡一体化的任务后,能够进一步提高土地利用效率。

  曹远征认为,过去讲城镇化、城市化,多是探讨城市怎么帮助农民解决问题。现在谈城乡一体化,核心问题是如何将公共服务深入到农村去。他也认为,未来不应该存在城乡的区别,不应该有农民身份问题、三农问题,城乡居民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这是很重要的理念变化。有了这个变化,农村居民既有平等身份,又有平等的财产权利。

  【热点解读之土地制度改革】

  土地改革中地方债是潜在麻烦

  【摘录】

  《决定》提出,要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改革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建立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出让、租赁、入股,实行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等规定。

  对于三中全会文件中提到的土地改革事项,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表示,要素市场中最核心的土地问题第一次被提出来,包括集体土地的流转,农村宅基地所有权保护以及转让等问题,这是35年以来的重大突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吴敬琏昨日表示,过去我国土地改革确定为两个主要的权利,一个叫田体权,就是所有权;另一个叫田面权,就是使用权。这次文件就是将后者确定下来。他还称,土地改革后农民虽然得到了更大的财产权利,但是这种改革会对旧的体系产生冲击,尤其是地方政府目前已有的巨额债务是个潜在的麻烦,需要引起注意。

  他说,土地产权制度又和土地财政相关,土地流转改革会带来地价上升,地方政府土地财政会受到很大影响,现有的这套城镇化的办法就会有问题了。目前,地方政府资产负债率很高,有很大风险;即使将来的地方财政平衡可以解决,现在已有的巨大债务怎么处置也是个问题。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