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财经 > 证券 > 证券评论 > 聚焦优先股 > 正文

字号:  

优先股缓解银行资本压力 ROE提升因行而异

  近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优先股试点的指导意见》,证监会表示,将按照《指导意见》制定优先股试点管理的部门规章,并于近期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进一步完善后正式发布实施。证券交易所、全国股份转让系统公司等市场自律组织也将制订或修订有关配套业务规则,确保优先股试点工作稳妥推进。优先股的推出有望缓解银行资本的压力,在理想情况下,优先股发行对于银行杠杆率的提升,普通股每股收益和ROE的提升有正向贡献,但银行普通股ROE的提升幅度可能“因行而异”。

  优先股缓解银行资本压力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银行总资本划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对资本充足率下限要求分别为7.5%、8.5%、10.5%。该标准为其他一级资本工具预留了空间,可以补充1%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估算极限全行业发行规模大概在7000亿左右。优先股以及可转股/可减记的其他一级资本工具是未来新型资本工具的推进方向,就目前监管态度和法律背景下,优先股推出无疑会早于后者。结合11月初证监会、银监会联合发布的《关于商业银行发行公司债券补充资本的指导意见》,明确上市及拟上市商业银行可通过发行公司债的方式补充附属资本,笔者认为,优先股和可减记债的合力推进将明显有利于商业银行创新资本工具的落地,从而极大程度缓解银行在一级及附属资本方面的压力。

  截至3季度,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12.19%,核心资本充足率9.68%。由于给予了资本达标过渡期安排,整体资本压力不大。个别银行,如华夏、光大和农行在资本金上略有压力。就优先股的发行资格方面,根据媒体报道,浦发、农行可能会是优先股试点。

  普通股ROE获提升

  提升幅度因行而异

  在理想情况下,优先股发行对于银行杠杆率的提升,普通股每股收益和ROE的提升还是有正向贡献的。但考虑到优先股的付息率明显高于现行银行的负债端平均融资成本,同时受制于监管对贷款规模的调控限制,银行普通股ROE的提升幅度可能因行而异。笔者表示优先股对于银行普通股ROE的影响需要分情况讨论:第一,理想情况下银行达到最大的杠杆率扩张可能性,则ROE提升大约在1.86个百分点左右;第二,由于监管的限制,杠杆率的放大并不是无止境的。如果假设按照现在行业平均15倍左右的杠杆率,对于ROE的提升幅度应该为1.49个百分点。第三,在实际情况中,部分大型银行由于其规模增长上限受到监管的约束力会明显大于中小银行,因此对于大行来说即使通过增发优先股补充了资本,对于杠杆率的提升事实上促进并不明显。换句话说,高成本的优先股可能仅仅是提高了大行在资金来源端的综合成本,却无法达到以量补价、提升杠杆率的目的。对于这部分银行,发行优先股反而对ROE是负面的影响。

  在优先股推出早期,由于其相对稀缺性股息收益率可能不会过高,前期试点的银行将是受到资本金约束扩张较大的银行,因此其杠杆率的实际提升对银行ROE将有较为明显的促进作用。当然,目前长期持有银行股的机构如保险资管等会将银行股股息收益率与优先股的付息率进行比较。若优先股的收益率高于目前的股息收益率,不排除这些价值投资者会在市场上减持正股而转投优先股,这样对于正股的股价也是负面影响,因此,就优先股对正股的长期投资价值所带来的促进作用不宜过度乐观。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