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

财经 > 证券 > 新股动态 > 正文

字号:  

广生堂核心高管多有兼职 独立性存隐忧

  • 发布时间:2014-07-22 11:41:19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恒

  2014年4月,福建广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生堂”)披露了招股说明书,公司主要从事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导产品包括阿甘定-阿德福韦酯、贺甘定-拉米夫定、恩甘定-恩替卡韦等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

  广生堂称,公司是国内目前唯一同时拥有阿德福韦酯、拉米夫定、恩替卡韦三大核苷类抗乙肝病毒原料药及制剂注册批件的医药企业。

  作为乙肝药物市场新星,广生堂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但频繁的关联交易和高管间错综复杂的亲戚关系,以及公司单一的产品结构等,无不成为悬在广生堂头顶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核心高管多有兼职 公司独立性存隐忧

  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一直是市场关注的重点,也是证监会[微博]发审委审核重点。

  广生堂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的多名核心高管同时在几个公司兼职,在“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的兼职情况”一节中,广生堂董事长李国平除了在本公司任职外,还在另外6家公司同时兼任不同职务,其中同时兼任奥美(福建)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奥美福建”)的董事长。广生堂董事叶理青同时是福建奥华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奥华集团”)和上海和则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和则生”)的财务副总监。董事林青同时兼任奥华集团和福建堂码新奥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新奥传媒”)的副总裁。上述高管兼职的几家公司,要么是广生堂的控股股东,要么是广生堂实际控制人控股或具有重大影响的公司。

  另外,董事江志斌,独立董事平其能、屈文洲、孙新生,监事林友强以及副总经理曾炳祥均在其他公司担任重要职位。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广生堂独立董事平其能同时在华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林证券”)任职,而华林证券正是广生堂本次冲击IPO的保荐人。

  广生堂除了核心高管团队堪称兼职领导班子外,多名高管之间错综复杂的亲戚关系也让人眼花缭乱。

  招股说明书显示,广生堂董事长李国平与董事叶理青为夫妻关系,董事兼总经理李国栋为李国平的弟弟,副总经理曾炳祥为李国平的姐夫的兄长。另外,广生堂控股股东奥华集团的执行董事李三金为李国平的父亲、监事康细顺为李国平的舅舅、总经理康惠燕为李国平的表妹。

  公司多名核心高管为自家亲戚,且在多家关联公司担任重要职位,广生堂是否能保持运营的独立性,这也是让市场忧虑的地方之一。

  事实上,这并非杞人忧天,各个关联公司与广生堂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曾催生了频繁的关联交易。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国平具有重大影响的奥美福建曾为广生堂提供形象设计服务,交易金额为2.17万元。李国平从2009年1月至今,任奥美福建的董事长。

  另外,李国平、叶理青夫妇,李国栋、张燕霞夫妇及奥华集团、福建奥华广告有限公司等关联方,曾以最高额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方式,为广生堂银行贷款提供担保,担保金额在200万元到500万元之间。奥华集团为广生堂控股股东,而奥华集团本身则由李国平控制。

  招股书还显示,广生堂2011年之前曾存在从关联法人及自然人处借入资金用于正常运营,关联法人及自然人也由于资金周转紧张等原因从广生堂借款,截至2011年底,已经清理完毕。

  其中广生堂跟福州健康在线贸易有限公司(现在已经注销,曾经由奥华集团控股)、李国栋、奥华集团的拆借资金分别在20.46万元、5.4万元和24.56万元,其中跟奥华集团的拆借在2013年才结束。

  在广生堂全力冲刺上市阶段,公司的关联交易仍时有发生。2013年10月,广生堂与奥华集团签署租赁协议,于2014年全年租赁其位于福州软件园的办公楼,支付保证金24.56万元,不过为避免关联交易影响,双方最后解除了租赁合同。

  由于广生堂董事长李国平能对多家关联公司施加影响,这让广生堂与各个关联公司间的交易更为复杂化。

  招股书显示,2010年5月,为进一步支持公司发展,李国平决定对广生堂增资。

  在具体增资行为办理过程中,李国平与其表妹康惠燕协商,由李国平对公司进行增资300万元,但形成的10%广生堂股权由康惠燕代其持有,康惠燕对该部分股权不享有任何权利,也不承担任何责任。

  自2010年下半年起,广生堂启动上市筹备工作,为规范公司股权管理,李国平决定解除与康惠燕之间的股权代持关系,于是双方于2011年签署了《解除代持协议》。

  关于为何要由康惠燕代持这10%的股权,广生堂自始至终并未给出任何解释,虽然最终双方解除了股权代持关系,但广生堂的操作不得不让市场心生警惕。

  业绩依赖一类产品 产品结构单一

  广生堂另外一个让市场诟病的地方,在于公司单一的产品结构。广生堂主要产品包括阿甘定-阿德福韦酯、贺甘定-拉米夫定、恩甘定-恩替卡韦等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业绩也严重依赖这三个产品。

  公司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1年-2013年,广生堂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05亿元、1.26亿元和1.78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382.44万元、4315.69万元和5726.22万元。

  其中,公司的三大产品阿甘定-阿德福韦酯、贺甘定-拉米夫定、恩甘定-恩替卡韦在报告期(2011年-2013年)的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1.02亿元、1.24亿元、1.77亿元,分别占同期公司营收的97.30%、98.1%、99.36%。

  这其中阿甘定-阿德福韦酯更是广生堂收入来源的重中之重,报告期阿甘定-阿德福韦酯的销售收入占公司营收的比重分别为82.53%、59.88%、48%。虽然随着贺甘定-拉米夫定、恩甘定-恩替卡韦的上市,阿甘定-阿德福韦酯的销售额比重有所下滑,但截至2013年,占比仍近公司营收的一半,广生堂产品结构的单一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广生堂对公司产品高度集中,产品类型单一的状况似乎并不以为意,公司本次发行所募集的资金也将用于进一步扩大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招股书显示,广生堂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为核苷类抗乙肝病毒产品GMP生产技术改造项目、研发试验中心建设项目、中小试制剂车间建设项目和全国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并且,广生堂表示,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公司的主营业务仍将集中于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据统计,2010年-2012年,中国抗病毒类乙肝用药保持着24.52%的复合增长率,2012年市场规模达到116.14亿元。公司认为,在此形势下,抗病毒类乙肝药物未来将面临较大的市场成长空间。而公司通过集中优势资源,专注于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可以降低综合运营成本,进而保证公司实现规模和效益的稳定增长。

  不过,有市场人士认为,广生堂这种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做法值得商榷,随着新替代药物的必然出现,公司此举存在一定的风险。

  事实上,广生堂也坦承,如果市场出现更优的乙肝治疗方式或疗效更佳的乙肝治疗药品,将会对公司的盈利能力产生影响。

  先货后款 开拓市场乏力

  广生堂自2010年后一直严格执行“先款后货”的销售政策,这也保证了公司的应收账款发生较少,坏账风险偏低。

  但在北京、上海地区,公司采取直销模式进行销售,为了争取客户扩大市场,广生堂采取了“先货后款”的销售政策。另外,从2013年开始,公司开始逐渐在浙江部分地区开展直销模式,在直销区域也采取了“现货后款”的收款政策。

  有市场人士认为,这是公司为了拓展全国市场的非常之举,暴露出公司在除大本营福建市场之外的竞争劣势。

  根据2010年7月开始实施的《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规范》,中国实行以政府为主导、以省(区、市)为单位的医疗机构网上药品集中采购工作。

  目前,广生堂的主要产品阿甘定-阿德福韦酯已通过招标进入27个省(区、市)、贺甘定-拉米夫定进入17个省(区、市)、恩甘定-恩替卡韦进入10个省(区、市)。

  如果阿甘定-阿德福韦酯在各省新的招标工作中未能重新中标,或者贺甘定-拉米夫定、恩甘定-恩替卡韦在新市场开拓中未能如期中标,则将会对公司的市场开拓计划产生影响,从而影响公司的经营效益。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