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1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朗玛“不明”信息:纳税接近零 注册地址是虚构

  • 发布时间:2015-04-05 15:17:07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小菲

  股市是一个需要故事的地方,朗玛信息到目前为止似乎讲了一个“好故事”。朗玛信息2012年2月登陆创业板,股价不温不火了两年后,2014年4月突然发力,股价从40余元起步,一年时间就翻了7倍,一度坐到了A股第一高价股的位置。3月27日摸高到288元后,调头向下,截至4月3日,收盘价还剩246元。

  现在,到了验证朗玛信息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故事的时候了。

  作为贵州省第一个创业板上市公司,朗玛信息的创业故事堪称传奇,如今已把未来产品锁定在健康产业与互联网的融合,也从“被别人收购”变成了“收购别人”。但在传奇背后,却也有尴尬的一面,无论是已经归属新浪的“新浪UC”,还是其主营业务“对对碰”,都面临着被淘汰的尴尬,从这个角度来看,朗玛信息还从未拥有可持续发展的“产品”。

  《华夏时报》记者奔赴贵阳调查时得到的一份朗玛信息与某运营商增值税结算发票对账单显示,朗玛信息2014年对对碰业务盈利空间下降非常大,而进入2015年后衰减更为明显,其中在2月份,其纳税金额已经接近于零,对对碰业务正濒临死亡。

  4月2日下午,本报记者来到朗玛信息位于贵阳的总部采访,公司负责相关工作的苏女士表示,“公司所有高管都不在公司。”记者随后寻找朗玛信息工商注册地址时却意外发现,朗玛信息及其在贵阳登记的三家子公司的办公地址,均是虚构。贵阳市高新区工商局注册监督管理科一位工作人员解释称:“朗玛信息及其子公司的地址,是为了帮助公司注册方便而虚构的。”

  主营业务接连被曝光,市场前景堪忧,这丝毫挡不住朗玛信息的大肆扩张步伐。其背后资本到底是如何运作的?谁和朗玛信息在一起讲故事?

  同在贵州发展的某上市公司董事长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朗玛信息所获得的很多政策优惠是其他公司想都不敢想的,“贵州需要一个创业板的公司,所以给了他们很多帮助。朗玛上市前资产出现了问题,政府为了帮助上市,把公司办公地以很低的价钱出售给了朗玛,基本上就是半卖半送。”

  曾经的财富传奇

  在成为“两市第一股”之前,朗玛信息和它的创始人 王伟 ,并非广为人知;但若提起他曾经做过的“新浪UC”,几乎尽人皆知。

  那是一个国内即时通讯领域的混战年代。QQ、MSN、雅虎通、网易泡泡等多家知名互联网企业在一起肉搏。朗玛信息的UC上线于2002年7月,其最初的定位是腾讯QQ的替代品,其操作界面是众多即时通讯产品中与QQ界面最像的。而历史在此时恰好送给了UC“一股风”。

  2003年11月,上线仅一年有余的UC,注册用户达到8000万人,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30万人。尽管同期的QQ注册用户超过2亿,最高同时在线用户接近300万人,但UC的成绩足以吸引到资本市场的注意。

  2004年,运营两年多的UC以协议价3600万美元被新浪收购,王伟的创业团队集体入驻新浪。随后,通过各种方式完成了与新浪约定的对赌条款,王伟选择了退出新浪,并回到了自己的“福地”贵州。

  朗玛科技1998年创立时,最初的办公室就是在贵州电信的机房里,他们的第一代产品也是为电信企业量身打造的,叫做“统一消息系统”,英文简称UMS。多年深耕电信领域的王智(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朗玛科技曾是国内市场上UMS领域的龙头老大,“当时在这个领域竞争的不乏思科、微软、亚信这样的大型企业,但朗玛的市场占有率大概可以超过70%”。

  王智表示,朗玛科技彼时的成功主要原因并不是产品有多好,而是因为“熟悉中国国情。那时候没有政府采购,这些产品都要参加‘鉴定会’才能被这些电信公司的领导看到,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朗玛科技当时参加‘鉴定会’连会务费都可以不用交”。

  在王智看来,重新回到贵州的王伟推出“电话对对碰”业务,是因为可以“扬长避短”。“他毕业没多久就被公司派到贵州,在贵州电信系统的人脉资源是他的优势,利用这些优势做事,比留在新浪和腾讯拼智商要简单得多。”

  王伟延续了“增值业务提供商”的定位。2004年6月,朗玛在贵州启动首个“电话对对碰”服务,并获得成功,最终推向全国。此后十年,“电话对对碰”一直是朗玛信息的核心业务,直到2012年2月上市后都是。

  朗玛家底有多“高”?

  4月3日,本报记者在朗玛信息上市资料中看到,主营业务一栏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电话对对碰。

  曾在中国电信从事增值业务相关工作的杨清(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朗玛信息的电话对对碰属于“电话语音增值业务”,是用户通过打电话而产生的费用,这个费用由运营商和增值业务提供商(简称“SP”)分成。

  “一般这种语音业务较高资费的都是每分钟两元,用户通过拨打电话交友,一般通话时间较长,十分钟就产生20元费用,运营商拿走30%,朗玛信息作为SP拿走70%。如果SP借渠道帮他们推广这个业务,还要再给渠道分去一大部分,剩余的就是他们的盈利。最常见的推广方式是电视推广,通过电视广告用户会了解拨打方式,参加游戏互动等。”

  杨清透露:“这曾经属于非常吃香的业务,一般要有很深的关系才能得到。”

  但电话对对碰自诞生之日起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一些存有陷阱的消费推广,曾被中央电视台搬上“3·15晚会”。2008年,朗玛信息将电话对对碰改为“免费包月”服务,月资费15元或18元;但这又衍生了用户“被消费”的问题,类似问题再次登上中央电视台“3·15晚会”。在朗玛信息收益最多的河北及广东,“在话费中莫名其妙地增加了对对碰业务”的类似投诉在互联网上比比皆是。

  “有能力的SP公司往往能把业务摊派到运营商的营业厅,为了完成任务偷偷给用户开通业务,早就是电信行业的潜规则,每个运营商在每个省的分公司,都有不同的任务摊派。”在中国联通某营业厅工作的韩女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电话对对碰连连被曝光后,消费者的维权意识增强,加上监管部门对查处力度的提升,让电话对对碰的同类产品运营难度越来越大。而智能手机的普及也让其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2011年,朗玛电话语音服务用户规模1200万人,年营收1.2亿元,利润6000万元。不过,跟高峰时2008年的2000万用户规模相比,已经大幅萎缩。但后面几年的萎缩速度似乎更快,以至于当记者拿到朗玛信息今年2月份对对碰业务纳税额接近零时,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这是A股第一高价股的主营业务吗?

  本报记者4月2日来到朗玛信息办公地址——贵阳国家产业开发区长岭南路31号国家数字内容产业园,在向一位物业工作人员确认朗玛信息办公地址的产权时得到的回复是:“这栋楼理论上都是租的,而朗玛信息的情况比较特殊。”至于如何特殊,他表示并不清楚。

  事实上,朗玛信息的注册地址是虚构的,其在贵阳登记的三家子公司(贵阳朗视科技传媒有限公司、贵阳梦城互动科技有限公司、贵阳动视云科技有限公司)的地址,均是虚构,而这虚构的地址恰好都在贵阳市高新区工商局办公楼内。

  与公司盈利前景堪忧对比明显的是,朗玛信息的高管在股价飞天之后则赚得盆满钵满。上市三年,资产解冻。王伟和他的小伙伴们开始享受股权带来的现金福利了。

  据了解,本次解冻的股份共涉及6人1公司,从多到少依次是王伟(4083.2万股)、黄国宏(1104万股)、靳国文(928万股)、肖文伟(640万股)、刘玲(624万股)、贵阳朗玛投资咨询企业(有限合伙)(372.8万股)、史红军(248万股)。

  其中肖文伟、贵阳朗玛投资咨询企业(有限合伙)的股票可以全部解冻。其余五人是公司高管,也是朗玛信息的创始人,当前只可上市25%,在只有王伟一人出现在定向增发名单中的情况下,其余四人均可逐步套现。

  眼花缭乱的资本大戏

  朗玛信息自创办之初就存在着两种形态的业务,以电信为基础的增值业务是朗玛信息的盈利基础,而另一种以资本介入为标志的业务,总会驱使朗玛信息和王伟冲入当时最热门的领域。

  2001年,凭借当时流行的IM概念,朗玛信息、IDG资本对朗玛科技注资200万美元,于是有了UC;2006年,朗玛带着IDG资本的第二次注资,进军日益崛起的网游领域,三年后,游戏《妖怪A梦》问世。

  2010年上市前夕,朗玛信息与IDG资本解除合作,公告的理由是双方此前一直谋划在境外上市,当朗玛信息决定在国内上市后,双方“和平分手”。

  2014年朗玛信息重新与“老友”IDG资本联手。当年3月18日,朗玛信息公告称,将与广东太平洋技术创业有限公司(IDG资本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拉萨朗游投资有限公司”,专门投资手机游戏初创公司。

  至此,朗玛信息完成了一次转身,从被注资对象,变成了投资伙伴。事实上,在上市后的2013年至2014年间,朗玛已完成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与IDG资本重新联手后,一则轰动整个资本市场界的收购逐渐浮出水面。

  2014年4月14日,以朗玛信息董秘余周军为法人代表的“拉萨朗游投资有限公司”,在拉萨市金珠西路158号世通阳光新城注册成立;5月15日,一家名为“西藏数联投资有限公司”的公司在同一小区注册成立;6月27日,朗玛信息发布公告:“拟向西藏数联投资有限公司”和顾晶等26名自然人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其合计持有的广州启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同时向不超过5名其他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

  根据朗玛信息2014年度半年报显示,“朗游资本的运营团队”由吕世峰、王伟、郑兰、杨飞组成。公开资料显示,杨飞为IDG副总裁、合伙人,IDG资本子公司广东太平洋技术创业有限公司董事,他是中国风险投资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成功投资过慧聪、携程、腾讯、金融界、百度等项目并获取巨大收益。

  而工商注册资料显示,注册成立仅一个月,便在朗玛信息收购启生信息的并购案中扮演第一大股东角色的“西藏数联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正是杨飞,而其另一位股东侯朗基亦为IDG资本副总裁。

  IDG资本与启生信息在2006年便已经结缘。启生信息前身是成立于1999年11月的39健康网,并入华润集团后,39健康网的发展有所放缓。直到2006年4月,IDG资本与三九集团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从而获得了39健康网的控股权,公司更名为启生信息。

  工商资料显示,启生信息注册成立时,股东为高翔、肖文伟,每人占股50%,而在2007年4月,IDG通过其在国内的投资实体——广州数联资讯投资公司直接控股90%,高、肖二人占比降为各5%。彼时,广州数联的股东便是杨飞与侯朗基。

  事实上,广州数联直到朗玛信息收购启生信息前一周,才从启生信息的股东名单中消失。2014年6月19日,广州数联将启生信息的股权转让给顾晶及24名核心员工,同时,被广为人知的广州数联在股东名单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刚刚注册成立的西藏数联。

  启生信息2013年总收入1.07亿元,较2012年增长65%,净利润3067万元,较2012年增长265%,当时预计启生信息净利润将突破4500万元。事后发生的故事证明,启生信息实际完成5100万元,这一数字刚好为朗玛信息填了坑。

  就在记者赴贵阳采访之际,朗玛信息的资本大戏还在上演,4月1日宣布将全资控股朗视传媒。接下来,朗玛还要讲什么样的资本故事,一切都存在着变数。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