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9日 星期六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4亿元理财资金去向成疑 华阳投资否认提供担保

(图片来源:资料图)

  记者2月27日报道了 《国创能源定增搁浅后遗症:4亿理财产品违约索款无门》,4亿元理财资金到底去哪儿了?

  作为管理方,优道投资声称钱打给了国创能源,并称有融资协议来证明其管理运作的合理合法;但国创能源对是否收到了富义投资的这笔钱未予正面回答,坚称和优道投资没有合作关系。

  一个看上去很“简单”的理财产品违约事件,逐渐演变成一场“足球赛”,踢皮球的双方谁在说谎呢?

  昨日,记者采访了富义投资声称的“资金托管银行”,渤海银行称:该合伙企业实为虚假宣传,富义投资在该行仅开立了普通账户,没有与该行签署过托管协议。“担保方”华阳投资表示,公司从来没有对其进行担保,优道投资涉嫌伪造文件,公司已经报警,目前警方正在调查。

  “基金管理人”优道投资:公司是项目融资平台 4亿元已给国创能源

  4亿元的理财资金都去哪儿了?

  从优道投资给记者的回复来看,优道投资称这4亿元资金募集后就已转给了国创能源,其中优道投资出资的1亿元也在其中。“我们有相关凭证可以提供给投资者本人,至于国创能源对该笔资金如何处理,我们对此无权进行监督。”

  优道投资称,作为融资平台,接受项目方融资。优道投资与国创能源之间签订了针对这个定增项目的融资协议,所以优道在融资完成后打款给对方。

  业内人士表示,作为基金管理方,优道投资随意将钱款打进别人账户且而未获得任何相关凭证,这不禁令人汗颜。优道投资是否能真的将资金转给了国创能源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认——国创能源在还未获得批文的情况下,法律程序上是不允许其开始募集资金的。

  优道投资:有定增项目融资协议

  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显示:拟定的投资项目为国创能源 (600145,收盘价4.78元)定向增资发行股票项目或经证监会正式核准的其他项目。

  其拟定投资方式为:拟以国创能源20日均线90%的折扣价格4.56元/股为单价认购国创能源8771万股非公开发行股票。

  在合同中,优道投资已经明确了其资金用途以及投资方式,即购买8771万股国创能源非公开发行股票。根据优道投资的回复来看,优道投资已经将该笔专款专用的资金事先打给国创能源。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沈国权律师向记者指出,“根据法律来看,不符合程序。在上市公司尚未获得股票定向增发批文的情况下,募集资金是不允许事先打给上市公司的。”

  沈国权还补充说道,“你作为GP(基金管理公司)把资金打给上市公司之后无非就是获得债权或者股权,也就只有这两种投资方式,你不可能就说钱没了,对方还不出了,那你至少会有债权或者股权的凭证在手。”

  值得注意的是,当记者采访优道投资,询问这笔钱是专款专用,在国创能源定增没有通过证监会审核的情况下,该笔资金为何就能到了国创能源的账上?

  优道投资的回复:优道投资作为融资平台,接受项目方融资,优道投资与国创能源之间签订了针对这个定增项目的融资协议,所以优道在融资完成后打款给对方。该协议中约定了项目到期后的回购及利率,但具体融资协议不便对外公开。

  律师:定增未获批募资行为违法

  优道是否采用了追回资金的措施?优道投资称,在该产品到期前、延期后以及目前,一直在跟国创能源进行沟通,希望国创将这笔资金包括本息一起兑付,但国创没有给予具体答复。

  极为矛盾的是,国创能源方面却向记者回复,与优道投资从未有过任何合作。

  事实是否真如优道投资所说其与国创能源有过沟通?国创能源董秘王强表示,上市公司层面从未与优道有任何关系。

  优道作为资金管理方,为何在尚未获得任何股权的情况下,就把资金打给了上市公司?分析人士认为,从逻辑上和法律程序上都难以说通。

  “假设优道投资与上市公司之间真的存在融资协议,但如今兑付期限已到,作为基金管理者,就应该主动去要求返还资金,甚至诉诸法律。”一名北京信托人士向记者指出,但至今优道始终无所作为。

  优道投资一直宣称手中有一份与国创能源私下签订的融资协议,并以此为证,宣称已经将款打进了上市公司国创能源的账户。

  沈国权律师向记者表示,“在没有获得证监会定向增发批文的情况下,任何募集资金的行为都是违法的。”这也就意味着,优道投资此前向国创能源打款的行为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而且优道投资也未按照合同,将这笔钱用于购买国创能源定向增发的股权。“专款专用意味着GP需要将钱投资在合同规定的范围内,但是优道投资却将该笔款项用作他用,这个就可能涉及到非法挪用资金。”沈国权律师指出。

  “项目担保方”华阳投资:从来没有对优道投资进行担保 已向警方报案

  在富义投资的合约中,风控措施看起来十分完善。

  两个担保方——贵州阳洋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洋矿业)、中国华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阳投资)约定,“为30000万元人民币资金募集、国创能源定向增资发行股票项目未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时的资金、资金占用期的资金占用费返还以及1年期投资期限届满时的募集资金本金和预期收益返还提供担保。”

  这个约定是不少投资者信任该产品的关键因素,种种迹象及当事方的回复表明,优道投资涉嫌伪造担保函!华阳投资已经向警方报案,如今警方已经进入侦查阶段。

  记者获悉,除了国创能源项目之外,优道投资还同时以华阳投资的名义对多个项目进行担保。

  实力雄厚的“担保方”

  在投资者发现优道投资无法按时兑付其投资之后,希望与担保人取得联系。“担保方中至少还有一家‘中字头’的公司,说明担保方还是有一定实力的,如果优道真的还不出钱,至少这家大公司不会跑。”一名参与优道投资项目的投资者向记者表示。

  华阳投资成立于1989年2月4日,原名中国华阳朗利技术贸易有限公司,是中国华阳经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华阳)旗下的核心企业。

  中国华阳经贸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84年,原名为中国华阳技术贸易(集团)公司,2009年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建立了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现为中国贸促会会管企业。

  经过多年的发展,华阳投资涉及的产业有贸易、石化、高科技、汽车零部件等多个领域。近年来华阳投资逐步涉足债券、基金、PE等金融投资领域。其对岳阳恒立的投资令市场熟知。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担保公司都与国创能源有一定的关系,阳洋矿业为国创能源的参股子公司;国创能源、岳阳恒立都是“中技系”上市公司;华阳投资主导、参与暂停上市达六年之久的岳阳恒立公司的股权分置改革,帮助其成功恢复上市,同时,还拟以现金的方式认购3亿股岳阳恒立公司的定向增发股份。

  记者发现,优道投资优盈系列中 “优盈3号·岳阳恒立定增投资基金”产品,募资规模4亿元,该产品专用于岳阳恒立的定增项目。

  华阳投资:否认担保 司法机关已介入

  从优道投资与投资者签订的合同来看,优道投资宣称华阳投资是其担保人,根据优道投资向投资者出示的正式的担保函来看,确实有华阳投资的盖章。

  这份担保函中宣称,担保人华阳投资设立于1989年2月4日,截至2011年12月31日的资产为60.75亿元人民币。在本担保函设定的限额内,具有代上海优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清偿债务的能力。

  担保书中担保的内容为:担保人为3亿人民币资金募集、国创能源定向增资发行股票项目或其他项目未经证监会和准时的资金以及资金占用期的资金占用费返还以及1年期投资期限届满时的募集资金本金和收益返还提供担保。

  其义务为:若上海优道投资未能按时足额履行上述义务,则担保人将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其保证责任范围为债务本金、收益、违约金、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和其他应当支付的费用。担保的保证责任期间为2年时间。

  令人意外的是,在优道投资提供的担保函上,其标注的华阳投资的公司住所为北京市西城区白纸坊西街17号院9号楼204室。但是华阳投资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我们几年前就不在那里办公了。”

  记者随后走访了华阳投资位于北京亚运村的办公室,一名华阳投资的负责人接待了记者,并向记者解释,“我们从来未对优道投资进行过任何担保。”随后,其向记者透露,“我们获悉之后,公司了解的情况是,华阳集团也好,华阳投资控股也好,我们从来没有对外进行担保。”该名负责人宣称,“我们公司已经报案,并对外宣称已经没有这个事。”

  他也做出了具体申明,“我们公司和优道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已经报案了,让警方鉴定笔记、公章、印章。目前可以确定的是,警方已经立案了,目前公安已经开始鉴定笔记。”

  他再次强调,“他们说和我们合作的,也需要证据的,我可以明确地说出来,我们已经报案了,公安已经立案侦查了,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司法机关已经介入了。我们也被搞得莫名其妙,现在已经是侦查的阶段。”

  江苏帝奥:所有相关文件都属于造假

  在记者对江苏帝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帝奥)的采访中,江苏帝奥称已经报警,优道投资的所有相关文件都属于造假。江苏帝奥及下属公司从未向优道投资或相关方出具过任何“收益承诺书”、“担保函”之类的文件。

  记者注意到,仅从盖有公章的担保函看,优道投资给投资者的文件中暴露的问题确实不少。

  首先,担保函中,公章的名称为“贵州阳洋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但是,在担保函中的文字表述上,以及富义投资入伙协议书中,写的都是“贵州洋阳矿业投资有限公司”。记者根据贵阳工商局查询,并没有一家“洋阳矿业”,只有“阳洋矿业”。那么,如此重要的文件,为什么优道投资会将担保方的名称文字表述全部弄错了呢?这只是“笔误”,还是故意为之?

  其次,这份落款日期为2012年10月15日的担保函中写明阳洋矿业的法定代表人是杨国荣。该人曾经是国创能源的董事长,但已经于2011年6月离职。随后,甘霖就任董事长。同年12月,甘霖辞职,周剑云就任董事长至今。也就是说,早在2012年之后,阳洋矿业的法人就应该已经变更为周剑云。那么,怎么可能在2012年10月15日的担保函中还是杨国荣为法人代表呢?

  律师:虚构担保符合刑事诈骗特征

  从华阳投资负责人的说法来看,优道投资虚拟了一名强有力的担保人,其涉嫌伪造公章和签名。

  沈国权律师指出,“担保单位出现伪造,虚构了担保单位,符合了刑事诈骗的特征了。”

  由于优道投资拒绝了记者的正式采访,随后记者又以投资者的身份,希望与优道核实担保方造假一事,一名客服负责人在电话中声音充满疲惫地向记者表示,“我已经和来访的人说过了,您可以直接询问来访者。一件事情你不可能让我重复去做,而且电话里我没办法核实您的身份。”

  随后,记者提出了华阳投资的担保涉嫌造假一事,该名负责人员回复,“我不解释,你对合法性有任何疑问题,请找专业的权力机构来处理,我对这个问题不做回答。你有疑问,认为我们是假的,不真实的,可以找法院、经侦来处理这个事情,听明白了吗?”话音刚落就挂断电话。

  “涉事上市公司”国创能源:未正面回应是否收到4亿元

  由于优道投资称将富义投资(有限合伙)的4个亿募集资金打给了国创能源,记者昨日就此采访了国创能源董秘王强。

  王强表示 “没听说委托融资协议”,并称“和优道投资没有任何关系”、“优道投资和我们没有任何合作项目”。

  在给记者的回复中,王强始终用反问的语气回答“公司怎么会去做那种融资呢?”至于国创能源是否收到了富义投资的4个亿?王强未予正面回答。

  富义投资4亿元去向成疑

  优道投资所称的富义投资4个亿流向了国创能源,国创能源董秘王强在给记者的回复中表示,“不是澄清过了吗?”

  2013年11月6日,国创能源发布澄清公告称,有媒体报道了刘永盛以上海闵行区吴泾镇建设动迁安置房的名义在市场上私募融资,并有约1亿元募资流向了国创能源。对此,国创能源进行了全面核查。结果是“公司全体董事及高管均书面答复之前不知晓刘永盛案,也未参与该案。”“经公司财务部核查,刘永盛案所涉资金不为公司所用,与本公司没有关系。”

  但实际上,上述事件与记者所问的富义投资的4个亿是两回事情,是一个新事件,与之前的澄清公告无关。国创能源能否再进行核查一次,以公告的形式正面回答“有没有收到上海富义投资管理中心 (有限合伙)所募集的4个亿资金”呢?

  值得注意的是,优道投资在回复中强调手握富义投资4个亿资金转账给国创能源的证据,可以向投资者提供,但却不能向记者提供。

  董秘:与优道投资没有关系

  对于富义投资的设立缘起,优道投资方面的说法是,国创能源为了定增募资找到了优道投资,对此双方签有“融资协议”,随后优道便开始募集资金筹设富义投资。

  然而,针对优道投资的说法,国创能源王强表示“没听说委托融资协议”,并称“和优道投资没有任何关系”、“优道投资和我们没有任何合作项目”。

  不过,在记者掌握的资料中,有一份落款时间为2014年1月16日,盖有国创能源公章的 《关于国创能源非公开发行股票延期的通知》。在这份“致上海优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通知中,国创能源表示,由于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未获得证监会通过等原因,“上海富义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参与国创能源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计划需要适当延期,延期期限为6个月。”

  这就是说,如果如王强所说与优道“没有任何合作项目”,那么为什么国创能源给优道投资发去了一份定增延期通知呢?

  更值得注意的是,国创能源正式发布定增中止公告是在2014年1月25日。当天,公司称1月24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中止审查通知书》。记者注意到,国创能源给优道投资的通知比发布正式公告早了一周多时间!

  难道这份盖有国创能源公章的通知是伪造的?对此,记者在采访中尚无法证实。

  公司和阳洋矿业法人代表相同

  由于记者掌握了一份盖有阳洋矿业公章的担保函,该担保函对富义投资的资金安全进行全程担保。

  阳洋矿业和国创能源是什么关系?对此,记者也曾采访国创能源方面。

  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阳洋矿业就是一个参股公司,我们都没有联系方式。而且他们都是独立法人和我们都没有关系,都是他们自己的独立行为。”

  董秘王强表示“阳洋矿业现在不是我们公司的控股子公司,现在我们持股比例只占20%左右,很少数量,我们不可能去管这个事情。”

  根据国创能源此前公告,2010年12月,当时名称还叫*ST四维的国创能源以1000万元收购了阳洋矿业100%股权。2011年5月,国创能源对阳洋矿业增资9000万元。在2012年报中,国创能源称阳洋矿业“是公司进行国内煤矿整合的平台公司”。不过,2012年1月,在国创能源大股东江苏帝奥投资有限公司对阳洋矿业进行增资后,国创能源对阳洋矿业的持股降至25%,其大股东江苏帝奥间接持有阳洋矿业75%的股权。

  记者注意到,在让出控股权后,国创能源还于2013年8月对阳洋矿业进行了担保。根据贵阳工商局资料显示,时至今日,国创能源和阳洋矿业的法人代表还是同一人——周剑云。

  担保函称,阳洋矿业对富义投资的资金安全进行全程担保。这份盖有阳洋矿业公章的担保函是否也是伪造的,记者在采访中暂时无法证实。

  “资金托管方”渤海银行:未与富义投资签托管协议

  记者获得的多份《国创能源定向增资项目 上海富义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入伙协议书》中明确写道,资金托管银行为渤海银行,所有认购资金由其托管,开户行是在上海分行营业部。

  对此,昨日渤海银行给予记者的回复为:该合伙企业实为虚假宣传,富义投资在该行仅开立了普通账户,没有与该行签署过托管协议。当记者将银行回复告知多位签订上述入伙协议的投资者时,他们均表示对此毫不知情。

  渤海银行对此事宜给予书面回复如下:“上海富义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只是在渤海银行上海分行营业部开立了普通账户,并非托管账户,没有与我行签署过托管协议,我行与该合伙企业也没有托管业务关系。该合伙企业对外宣传在渤海银行托管为虚假宣传,我行已于2013年4月发现此事,并在我行官网刊登重要公告《关于个别私募股权基金假借我行名义进行虚假业务宣传的声明》。”

  记者获得的上述《假借我行名义进行虚假业务宣传的声明》显示:近日,我行发现个别私募股权基金并未与我行签订托管协议,却在基金募集时,虚假宣称在我行进行基金托管,对投资者进行误导。在此,我行严正声明,我行私募股权基金托管业务仅由总行托管业务部统一办理,任何私募股权基金擅自宣传基金在渤海银行某某分行托管均属虚假宣传,请投资者对宣传信息仔细甄别、谨慎投资。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