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2日 星期四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沙钢追债海航 不景气致行业“穷吃穷”

  海航昨声明有关债务纠纷尚未开庭审理 记者调查发现海航将优质物流资产转移到海航物流

  在经济不景气的大市背景下,海航控股企业与沙钢船务的纠纷不排除行业、企业之间“穷吃穷”的可能性。

  沙钢船务很难从“老东家”沙钢集团处有效融资,只能强行要债缓解资金压力。而对于海航集团来说,虽然其着力打造海航物流取代大新华物流,但集团仍需要为大新华的“烂摊子”买单。

  最新进展:

  剩余旅客和船员回到国内

  针对“海娜号”邮轮被扣事件,昨日海航集团首席执行官李先华公开声明,沙钢船务因与大新华轮船(香港)有限公司发生债务纠纷并就海航集团担保向英国高等法院起诉,目前处于第一轮答辩阶段尚未开庭审理,海航集团有能力按照法院判决履行责任。昨日海航旅业表示,即日起取消海娜号邮轮所有赴韩国济州岛航线以及旅游组团业务。

  海航集团介绍称,昨日剩余留船旅客和船员随船回到国内。事件发展到这样严重的程度,相信不是沙钢的本意,集团会妥善处理好与沙钢船务的经济纠纷。

  1

  海航1美元售大新华轮船谋“金蝉脱壳”

  大新华物流负债累累拖累集团

  海航1美元售大新华轮船谋“金蝉脱壳”

  海航方面表示,目前大新华轮船已和大新华物流没有关系,和海航集团更是两家完全独立的公司,因为在伦敦仲裁庭裁决大新华轮船须赔付沙钢船务5837万美元之前,大新华物流已经将大新华轮船以1美元价格出售。但有分析指出,大新华物流这招“金蝉脱壳”的方法只是一厢情愿,双方的纠纷仍要视法院判决。

  据了解,依靠海航集团,大新华物流2009年挂牌成立,短短两年多迅速扩张,总资产一度达600亿元。但近年来航运业持续低迷,大新华物流也陷入困境,其高管团队在集团内部遭到集体处罚。

  据了解,在2008年航运市场运费位于高点之际,沙钢船务与当时属于大新华物流的大新华轮船签署了长达80多个月的租船合同,每日租金高达5.25万美元,现在这一船型的租金已缩水一半以上。

  在两年前,大新华物流就爆出拖欠了数百万美元的船租。大新华物流连续因欠租被起诉,也令海航集团陷入了资金链紧张的传言当中。有数据显示,大新华物流负债率超80%,海航集团的总体债务规模为2500亿左右,负债率也高达79%。

  优质资产“装进”海航物流

  作为集团的三大支柱产业之一,海航集团物流产业此前都被划归到大新华物流集团中,但目前海航方面正在着力打造海航物流取代大新华物流。有分析则认为,大新华物流负债累累,而且品牌受损,未来集团可能放弃大新华物流。

  昨日记者发现,大新华物流官网处于升级状态未能打开,官方微博更新停留在今年4月份。在海航集团的网站上,大新华物流也已被“海航物流”取代,后者旗下企业主要包括冷链物流配送、第三方支付、航空货运代理等4家企业,其中两家企业之前都在大新华物流旗下。

  对此,海航集团内部人士表示,“现在物流业变化较快,公司也及时调整传统业务,同时布局新兴业态,但大新华物流还是承担了相当一部分资产,不可能丢掉的。”据了解,大新华物流旗下主要是目前处于低迷期的航运资产等。

  2

  钢铁不好卖 “老东家”沙钢集团也缺钱

  沙钢船务与沙钢集团仍有众多利益联系

  钢铁不好卖 “老东家”沙钢集团也缺钱

  当事方之一的沙钢船务是一家于2004年在香港注册的航运公司,当时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的下属企业沙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拥有沙钢船务51%的股权,但在2008年、2012年两次股权重组后,沙钢集团已不再拥有沙钢船务的股权。

  面对记者的提问,沙钢集团控股的沙钢股份的董秘否认了集团、上市公司与沙钢船务有任何关联。但记者辗转联系到了曾在沙钢集团工作的中层管理者,他向记者透露:沙钢船务的重组属于“换汤不换药”,工作人员并没有变化,工作地点依然主要在江苏,社会关系、业务往来也以江苏、浙江为主,与沙钢集团依然有着众多的利益联系。

  钢贸企业9月重入资金困境

  那么,既然是“财大气粗”的后盾,沙钢集团自己应该不缺钱吧?答案却是否定的。虽然沙钢集团是全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但依然难逃2012-2013年的行业寒流,尤其其主营业务中的高端特种优质钢材,在国内建筑业需求减缓的打击下遭遇了重重困境。从沙钢股份的2013年经营业绩来看,上半年净利润只有880万元,暴减了7成;而其截至中报的现金净流量为-8330万元,数额约是其当期净利润的10倍,说明该公司非常缺钱。

  我们至少可以推测:沙钢船务很难从“老东家”沙钢集团处有效融资,不得已只能强行要债。

  钢铁行业及其关联行业的近期困境,也不得不引起我们的关注。虽然钢铁行业曾在8月份迎来了短暂的回暖期,但进入9月以来,钢材需求旺季并没有如约而至,另一方面,由于资金压力大、行业景气度低,建筑行业拖欠钢材款项的现象越来越多。

  “我8月卖掉350万元钢材,至今连50万元没有收回。”广州某钢贸企业的陈老板如是诉苦。不过,“好在我们用的还是自己的钱,没有去重复质押。”陈老板向记者透露:“不像江苏、浙江的企业,1000万元的货重复抵押4-5次,一旦跌价或生意不景气,一堆银行要钱。”

  回过头来再看海航与沙钢船务的纠纷,不排除经济不景气大市背景下,行业、企业之间“穷吃穷”的可能性。沙钢船务自己可能就拥有较大数额的应付账款、应还借款,资金压力巨大;多次向客户讨债不成,不得已才向海航旗下的企业推出狠招。至于海航,自身债务压力亦巨大,旗下公司经营困难诸多,不排除拖欠款项的可能性。一路拖欠、一路要债下去,自然产生重大纠纷。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