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紫光古汉败诉“割地赔款” 业绩不振再添人事隐忧

  

(图片来源:资料图)

    紫光古汉上半年仅实现净利润1705万元,同比锐减65%。而一审判决的巨额赔偿对于本已业绩不振的紫光古汉更可谓雪上加霜

  历史包袱沉重的紫光古汉虽然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拨乱反正,但过往遗留问题却不断揭着它旧伤初愈的疮疤。

  昨日,紫光古汉公告称,公司的重大诉讼一审败诉,判令公司割地赔款,预计对当期利润减少额约2836万元至3918万元。同时,公司董事长李义在此时宣布辞职,亦引发市场对紫光古汉前景的担忧。

  历史纠纷拖累当期业绩

  紫光古汉与同德祥医药原为合作经营方,公司从2006年起将紫光古汉制药整体资产及全部产品销售的经营管理权交给同德祥医药,后古汉制药因经营亏损持续扩大从而停产,导致了拖欠工资、上访等社会问题,紫光古汉于是收回经营权。

  但紫光古汉塑瓶软袋大输液生产基地等项目仍由同德祥医药负责投资,其后曝光的毒胶囊事件促使公司全面终止与同德祥医药的合作,但错综复杂的资产、技术转移以及委托管理等问题导致了一系列诉讼。

  根据一审判决书,紫光古汉及其子公司古汉制药需向同德翔医药赔付固定资产收购价款、医药结算款及违约损失连带利息共计8713.6万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共54.55万元。

  同时,紫光古汉还需在衡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现有土地中划出一块性质相同、同等面积、同地段的土地与同德祥制药的全部土地(面积56.73 亩)进行置换。而同德翔医药仅需赔偿紫光古汉损失21.25 万元及利息。

  公告显示,上述一审判决将预计减少紫光古汉当期利润约2836万元至3918万元,公司将就此案提起上诉。

  值得一提的是,紫光古汉上半年仅实现净利润1705万元,同比锐减65%。而一审判决的巨额赔偿对于本已业绩不振的紫光古汉更可谓雪上加霜。

  董事长出逃 大股东救场

  紫光古汉近年来纠纷不断,先是南岳制药股权纠纷,再至连续数年财务造假,到如今与同德翔的合同瓜葛,公司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

  虽然2009年以李义为首的新一届高管走马上任,曾试图力挽狂澜,但奈何紫光古汉的历史负担过于沉重,新任管理团队近年来一直忙于处理遗留问题,精力被过度分散,因而重振主业成效甚微。

  资料显示,李义1963年生,其董事长任期要到2014年6月才届满。公司称,李义是因工作变动而辞职。然而,市场人士普遍认为李义或是因为压力太大而离职。

  根据紫光古汉的董事会决议,在选举新的董事长前,将由公司原常务副总裁方继文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同时,经公司第一大股东紫光集团推荐,董事会提名乔志城为第六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

  值得一提的是,乔志城1972年生,出身自涌金系,1998年至2010年期间在千金药业历任投资总监、总经理、副董事长,2010年10月转战上海复星医药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7月跳槽至紫光集团。而据知情人士透露,乔志城空降紫光古汉将出任董事长一职。

  然而,紫光古汉董事长蹊跷离职,大股东空降援兵救场,刚过不惑之年的乔志城能否应对紫光古汉的沉疴痼疾,唯有拭目以待。

启迪古汉(000590)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