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7日 星期六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千家A股公司信用担保账户待卸“黄金甲”

  近日,上交所、深交所要求四家公司“解密”信用交易担保账户,数位牛散相继浮出水面,融资融券工具俨然成了这些股市炒家的“黄金甲”。统计显示,目前A股市场共有1052家上市公司的流通股股东存在信用交易担保账户。根据监管部门的信息披露指导方向,将信用担保账户细化为个人账户披露将成为趋势,牛散们借以隐身的“黄金甲”有望卸去。

  隐身股东遍布千家公司

  新疆天宏厦华电子大连控股兴蓉投资,近日多家上市公司陆续发布2013年半年度报告的更正公告,将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此前隐匿于券商信用交易担保账户背后的信息一一披露。

  “我们是昨天(8月7日)接到交易所的电话通知,要求将信用担保账户细化为个人账户”,刚刚于8日发布更正公告的兴蓉投资董秘张颖介绍,该公司7月19日就发布了半年报,之前信息披露规则没有明确的细化要求,中登公司提供的股东排名也是以信用担保账户的整体进行排序。

  随着融资融券交易的日益升温,券商的信用担保账户也不断增多。2013年一季报显示,1051家A股公司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出现了信用交易担保账户的身影,账户总数多达1958家。其中,隐身账户超过5家(包含5家)的上市公司有41家。最为突出的燃控科技中粮生化的信用交易担保账户达到了8家,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几乎变成了一团迷雾。

  值得注意的是,颇为神秘的信用交易担保账户背后往往会显露出一些牛散的身影。

  大连控股在更正公告中,卸下了申银万国、国泰君安和中信证券等信用交易担保账户的黄金“马甲”,钱毅升、岳丽英、张雪清等个人股东以此曝光。其中,钱毅升可谓是颇有来头,在2010年的超级散户财富榜中,曾位居39位,当时持有佛塑股份、青海明胶深桑达A,仅这些公开的股权资产就高达2.31亿元。

  据媒体披露,兴蓉投资第二大流通股股东谌贺飞不仅是一家典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还是资本市场的“熟人”,曾先后出现在拓日新能西藏天路、ST二重、北斗星通等股票的前十大股东之列。

  信披细化势在必行

  上市公司的股价波动容易受融券融资杠杆效应的影响,加之隐身的牛散们参与炒作,让参与投资的中小股东处于信息不透明的不利局面。从政策层面,券商信用担保账户细化为个人账户披露将是大势所趋。

  上交所5月2日曾发布《融资融券、转融通相关信息披露规范要求(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要求:投资者、证券公司、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参与融资融券、转融通业务的,其通过多个证券账户持有同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及其他证券数量,应当进行合并计算。

  一位上市公司高管表示,支持监管部门细化个人账户的要求,股东信息的公开透明有利于保障所有股东的权益。

  上海交易所一位官员表示,今年证监会对半年报准则进行了修订,上市公司股份变动及股东情况的披露,若公司股票为融资融券标的证券的,股东持股数量应当按照其通过普通证券账户、信用证券账户持有的股票及其权益数量合并计算。

  上述官员表示,只有融资融券标的上市公司的股东中才会出现信用证券账户,其他上市公司不会出现。对信用担保账户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监管部门正在观察和完善,金融创新业务快速发展,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提出更高更细化的要求。

  私募界人士、国诚投资公司投资总监黄道林表示,将信用担保账户细化为个人账户披露,能够让投资者对上市公司股东了解得更清楚更透明,将持股人名称附在信用担保账户后面进行披露比较好,这样既能表示这部分持股是融资买入的,又能表示具体的持股人。

  黄道林认为:“是否强制披露其实并不重要,因为监管机构要知道这些信用担保账户背后真实的持股人,是非常容易的,也是非常方便监测的。详细披露主要是保障普通投资者的知情权。”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