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7日 星期二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精准增持 深振业A大股东一天入账150万元

  在A股经历了连日来的“过山车”行情后,如今看来,深振业A大股东所把握的增持时机,实在堪称精准。

  6月26日,深振业A发布公告称,公司于6月25日接到控股股东深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通知,深圳市国资委及远致投资于当日累计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分别增持公司股份 485.17万股、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594%、0.0037%。

  而假设大股东以深振业A6月25日3.85元/股开盘价为此次增持买入点,则截至6月26日收盘,深圳市国资委与远致投资合计增持的490.17万股,已溢价逾150万元,收益率达8%。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源起于“牛散”的钟情,以及传闻中扑朔迷离的“控股权争夺战”,深振业A的“故事”正愈发扣人心弦。

  大股东坚定增持深振业A

  数据显示,此次增持前,深圳市国资委、远致投资分别持有深振业A股份2.69亿股、1.3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932%、10.068%,合计持有公司30.00%股份。

  此次增持后,深圳市国资委及远致投资分别持有深振业A股份2.74亿股、1.3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291%、10.072%,合计共持有公司股份 4.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363%。

  此外,在深振业A发布的公告中,深圳市国资委及远致投资还计划,未来12个月内根据中国证监会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有关规定以及市场情况,合计增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2%的股份(含此次已增持股份在内)。

  按常理推断,此番增持,必定基于深振业A大股东对增持时机的精准把握,以及其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坚定信心。

  事实亦是如此,在深圳市国资委及远致投资出手增持的6月25日,深振业A股价触及了其自2006年以来的历史最低点,3.63元/股。由此,大股东拿捏增持时机之精准,可见一斑。

  而除此以外,据记者查询,在深圳市国资委官网上的市属国企介绍中,深振业A也几乎是唯一一家被明确以房地产开发经营为主营业务的公司。

  要知道,根据深圳市属国资国企“十二五”战略规划,深圳市将“加大房地产业整合力度,推出同业资产和业务整合。到规划期末,形成一到两家在全国具有较强影响力和综合竞争实力的地产企业”。

  而作为一间成立于1989年,1992年便成功登陆A股的老牌上市房企,深振业不仅在深圳拥有大量项目,还在广东、湖南、广西等多个二、三线城市拥有房地产开发公司。

  这一切,佐以深圳市国资委、远致投资此番对公司增持的坚定,无疑将为深振业A的未来营造一个极具魅力的想象空间。

  控股权争夺扑朔迷离

  应该说,近来发生在深振业A身上,引人遐想的事件还不仅如此。

  此前的6月18日,公司曾公告称,截至6月13日,自然人股东马信琪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达到5.12%。

  而这是此位已“沉迷”深振业A三年之久的“牛散”,首次逾越“举牌线”(根据相关规定,投资者及其一致行动人拥有权益的股份达到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以后每增加1%,都要公告。而在其买入后6个月内,不能卖出股份。否则收益将归上市公司所有)。

  除了“牛散”的钟情,以往曾通过一系列腾挪手段,将深圳国资控股企业,深业物流收入囊中,此番似乎又故技重施,觊觎深振业A“控股权”的资本高手“宝能系”,也在深振业A的“故事”中,扮演了另一重要角色。

  目前,由姚振华、姚建辉兄弟领衔的“宝能系”合计持有深振业A约1.48亿股,占深振业总股本的15%。

  去年12月底,宝能系旗下的钜盛华实业、傲诗伟杰等公司曾将其手中的深振业股份质押给银行,质押期截至今年8月29日。彼时,“宝能系”此举被业界视为其将坚定持有深振业A的象征。

  此外,“牛散”马信琪与“宝能系”分别持有深振业A的5.12%和15%股份的现状,也引发了人们对两方可能“双剑合璧”,严重威胁深圳国资委、远致投资在深振业A控股地位的遐想。基于此,坊间便将深圳国资委、远致投资的增持之举,视作其对“控股权”的保卫。

  时至今日,不论“宝能系”、“牛散”马信琪,还是深圳国资委,都未曾正面回应上述坊间传闻。但同时,深振业A的“故事”却由此显得更加丰富多彩。

深振业A(000006) 详细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