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皇庭广场迟迟未开业 *ST国商中小股东逼宫

  站在深圳福田CBD皇岗商务中心5楼会议室,附近的皇庭广场项目清晰可见。这个多次发布开业时间的项目一直迟迟未能开业,围绕开业时间和近期的融资事件,中小股东和*ST国商(000056)的矛盾不断升级。

  11月6日,深圳福田CBD皇岗商务中心主楼5楼*ST国商会议室,以周迪、黄小敏、李奇颖为代表的近40名中小股东为提交罢免郑康豪等5名董事议案一事,与公司董秘曹剑进行了长达9个多小时的交涉。双方围绕将于11月15日召开的股东大会展开争论,在整个过程中,*ST国商董事长郑康豪始终没有出现。

  临时议案被否激化矛盾

  11月2日下午3点左右,周迪等投资者来到*ST国商,正式将一份署名为“周迪、黄小敏”的临时议案提交给*ST国商,希望该议案能够进入15日的股东大会审议。该议案要求*ST国商开通网络投票,且要求罢免郑康豪、陈小海等5名董事及刘晓红等3名监事。

  记者手中资料显示,周迪直接持有*ST国商111万股A股,并通过国元证券经纪(香港)有限公司持有*ST国商457万股B股,黄小敏则持有*ST国商122万股A股,两人累计持股比例3.12%,符合公司章程关于股东临时提案持股比例需达3%的标准。

  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吴小霜在11月5日晚上6点电话通知周迪,临时议案被*ST国商董事会否决,原因是周迪B股股东身份无法确认。11月6日,周迪等人来到*ST国商讨说法。

  “国元证券须给周迪一份授权委托书,这样才能证明周迪的B股股东身份。”曹剑表示,公司确定股东身份的依据是股东名册,但周迪并未出现在B股股东名册之列,因此*ST国商董事会据此认为周迪不能临时提案。

  对于上述说法,律师出身的股东李奇颖认为,周迪的B股是通过国元证券在香港买入的,国元证券是代持股,周迪才是真正的股东,事实上国元证券已经出具了《持股证明》。

  周迪则显得更为激动,“你们为什么在11月5日晚上6点才通知我?你们是故意的,目的就是让我无法提前10天递交议案!”曹剑则解释称,周迪提交的议案走的是正常流程,公司并未拖延。

  由于双方迟迟未能达成共识,最终深圳证监局上市公司二处一位盛姓处长及李姓科长前来调解,现场才逐渐平息。

  9小时交涉无果而终

  投资者徐丹说,她看着皇庭广场项目一步步从无到有,也亲历了*ST国商的种种承诺。在她看来,皇庭广场迟迟不能开业,问题在公司,而不是坊间所传闻的钉子户、环保等原因。

  另一位田姓投资者是一家房地产装修公司的老总,有着20余年的从业经历,他对皇庭广场主体工程早已完成的情况下,旷日持久的装修表示非常不解。“正常情况下,几百个工人在两三个月时间内应该可以完成装修工程,我本人就可以做到。”他说。

  徐丹指责*ST国商除了屡次食言之外,还经常大规模举债,15日的股东大会即是商定借款事宜,对于资不抵债的*ST国商而言,继续举债将进一步加大财务风险,因此她将坚决投反对票。她担心一旦*ST国商破产清算,中小投资者将血本无归,而如果皇庭广场顺利开业,则又将是另外一番景象。

  “郑康豪不断抵押皇庭广场借钱,但该项目又迟迟不见动静,这么多钱到底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关闭网络投票?为什么将股东大会地点选在偏远的龙岗金海滩?明摆着是给股东投票制造难题。”徐丹如是表示。

  面对投资者的种种疑惑,曹剑疲于解释,就在胶着期间,深圳证监局盛处长强调*ST国商要善待投资者,首先与周迪、李奇颖等三位股东代表展开交流,听取中小股东的诉求,接着又约谈了*ST国商总经理陈小海及曹剑。虽然有证监局的调停,但事情未能当场取得实质性进展,*ST国商表示将及时商议中小股东的诉求。

  •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雪峰
  • 编辑:徐娜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