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3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海南瑞泽:谁在制造“三沙”概念第一牛股

  海南瑞泽自6月25日启动以来,股价一飞冲天,堪称“三沙”概念第一牛股。7月11日,海南瑞泽同时现身大宗交易平台及龙虎榜,广发证券海口龙昆北路营业部抛售超300万股,而来自上海几路神秘资金悉数收入囊中。分析人士认为,卖出方有可能来自公司原始股东,种种迹象显示海南瑞泽背后的这场鏖战远未结束,而随着大小非加入,多空争夺战或变得更加残酷。

  尝鲜游资:几家欢喜几家愁

  6月25日开始,海南瑞泽接连收获三个“一”字涨停,此后的6月28日继续放量涨停。公开交易信息显示,国信上海民生路6月25日即出现在海南瑞泽买入席位的第一位,当天买入1598.25万元。6月28日,国信上海民生路在海南瑞泽第四个涨停板处抛出2095.41万元,若以当日最高成交价计,成交股数约126.67万股。如此算来,国信上海民生路在四个交易日内一进一出,斩获近500万元。

  以类似手法进行操作的还有中航证券杭州香积寺营业部。该营业部6月26日首次现身海南瑞泽买入席位,此后的三个交易日累计买入1837.75万元,卖出2410.30万元。

  同时,老牌游资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中心营业部潜伏时间相对要长一些。该游资自6月26日便开始收集筹码,即便在众多游资出逃之际也毫不退却。6月28日,该游资买入1659.29万元,卖出831.84万元。7月9日海南瑞泽股价涨至区域高位,华泰证券荣超中心再卖出734.70万元。

  不过,在这一轮搏杀中,敢死队“新兵团”华泰证券盐城人民中心营业部却落得惨败,该营业部在6月28日高位接盘海南瑞泽,并在次日疑似割肉离场。此外,6月28日接盘的还有江海证券哈尔滨西大直街、湘财证券杭州教工路两家营业部,从随后几日交易来看,这两家营业部似乎也兵败麦城。

  谁在导演“捡烟蒂”大戏

  6月28日,“三沙”概念炒作告一段落。不过,经过两个交易日盘整后,海瑞瑞泽却于7月3日再度爆发。在此前一个交易日,恒泰证券辽通中心大街、财富证券邵阳红旗路、长江证券杭州建国中路等多路游资便早已介入其中。

  恒泰辽通中心大街可谓海南瑞泽这一轮“捡烟蒂”大戏中的主力兵团。7月2日恒泰辽通中心大街买入299.84万元;7月3日,在海南瑞泽涨停、众多游资获利了结之际,该游资再买入372.32万元;7月4日,海南瑞泽冲高回落,恒泰辽通中心大街买入1006.15万元,卖出987.75;7月9日,海南瑞泽再冲击涨停板,恒泰辽通中心大街卖出880.80万元,7月11日再卖732.78万元。由此来看,恒泰辽通中心大街买入卖出时点都恰到好处。

  在这轮“捡烟蒂”大戏中,7月4日至6日国信证券北京平安大街、招商证券北京金融街等营业部均现身海南瑞泽的龙虎榜,此后鲜有再度现身。由此来看,似乎京城游资多以买入为主,而深圳、江浙等游资则是快进快出,并不恋战。

  原始股东减持搅动多空争夺战

  7月9日,海南瑞泽12位原始股东合计682.50万股限售股解禁上市。当天海南瑞泽放量上涨,出于大小非减持压力的担忧,恒泰辽通中心大街等多路游资仓皇出逃。果不其然,疑似原始股东所在营业部广发证券海口龙昆北路营业部7月10日首次现身卖出席位,卖出972.53万元。7月11日,广发海口龙昆北路通过大宗交易平台累计抛出159.4万股,套现总额2603.00万元。同日,广发海口龙昆北路还占据龙虎榜榜首,卖出额5770.31万元,以当日成交价计,该笔抛售约340万股。

  公开资料显示,海南瑞泽一季度末前十大流通股东多数为超级散户,其中持股最高者仅有46.63万股,前十大流通股东合计持股亦不超过300万股,而广发海口龙昆北路此前从未出现在海南瑞泽的交易席位上。分析人士推断,如此巨大的沽售量,可能来自海南瑞泽的原始股东。

  尽管如此,但一些大胆的游资依旧火中取栗。7月11日,广发海口龙昆北路通过大宗交易抛出的筹码被来自上海的几路神秘资金悉数收入囊中。分析人士指出,海南瑞泽背后的这场鏖战远远未结束,随着大小非加入,多空争夺战或将变得更加残酷。

海南瑞泽(002596) 详细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