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5日 星期天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举报信致股价屡受伤 上海医药内忧外患何时休?

上海医药登陆H股命途多舛,先是上市前期遭遇安徽华源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举报信,5月20日成功挂牌之后股价却不如市场期待般表现。不久前,惊现两封从集团内部到上海国资委的举报信,继而出现副总裁葛剑秋辞职风波。

这使得集团的内部斗争浮出水面,部分投资者对上海医药管理层的团结性产生担忧。目前,葛剑秋已经撤回辞呈。但有公司治理专家认为,公司内部有争议属正常现象,股价接连下挫的影响因素很多,高管职位变动未必是其主导因素。

上海医药H/A股均不尽人意

在之前的全球发售中,众多投资者都对上海医药H股寄予厚望,全球最大医药公司美国辉瑞公司、全球最大主权基金之一淡马锡、亚洲知名财务投资人国浩及中银国际四家基础投资者总共认购了价值5.5亿美元的上海医药H 股股份。

东方证券医药首席分析师李淑花预计公司2011、2012、2013年每股收益为 0.96 元、1.21 元、1.48 元。国信证券研究报告也表示,假设赴港 IPO 股本摊薄 20~25%,估值仍较安全,维持“推荐”评级。

但事实上,以5月20日为基点,无论是H股还是A股,上海医药的表现都与分析人士的看法渐行渐远,H股从发行价23港元/股节节下滑,8月2日甚至创出15.7港元/股的最低成交价,幸好当天最后上涨以2.23%收盘。截止8月3日收盘,上海医药定格到16.94港元/股,已经比发行价跌去26%。

另一方面,上海医药A股也多多少少受到一定影响。在公司实际控制人上实集团增持公司A股提振市场信心的情况下,仍然在6月20日下探到15.64元/股。

5月20日上海医药H股上市的当天,上实集团子公司、上海医药股东上海上实增持了公司A股 9,803,224 股,占公司已发行总股份的0.369%,增持平均价格约为 19.15 元。当天上海医药A股收于19.36元/股,而截至8月3日,已跌至15.79元/股,比5月20日缩水逾18%。


举报信为何屡屡出现?

不知为何,上海医药屡屡遭遇举报信,安徽华源的举报事件尚未清理干净,又爆出集团内部人士向上海国资委提交举报信,直指上药副总裁葛剑秋在中信医药收购案中定价过高。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今年5月初,接连有两封举报信寄往上海国资委,称“中信医药收购溢价PE倍数达25倍,定价过高,有国有资产流失之嫌”。种种迹象表明,举报信可能是新上药管理团队内部人士所为,而掌管公司重组并购事项的是副总裁葛剑秋。

继而传出葛剑秋6月底愤而递交辞呈的消息,离职原因虽然有各种猜测版本,但普遍的看法是与这两封由内部发出的举报信有不可分割的关系。7月28日,葛剑秋在接受《新快报》采访时表示他在辞呈即将生效前改变主意,已经撤回辞职申请。

资料显示,葛剑秋2009年放弃外资投行高薪选择加盟上海医药,是新上药重组、收购中信医药、登陆H股中都是重要决策者,在公司是“改革派”。收购中信医药时上海医药给出的40亿元价码曾被业内惊叹为“天价”。但是这一收购对于上海医药在北京市场施展拳脚和巩固其医药龙头地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至于最终决定回归,葛剑秋承认他与上海医药集团董事长吕明方私交很好。

未来股价何去何从?

目前来看,上海医药5月来遭遇的第一封举报信的影响正在艰难地消解。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安徽华源举报一案,和解谈判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双方都有诚意,没有大问题。”现在存在案件管辖权上的一些争议,因此没有完全画上句号。

对于后来的两封内部举报信以及高管可能辞职的问题,仁达方略管理咨询公司董事长王吉鹏表示,如果放在非上市公司来看,高管辞职是正常的人事变动,有较长时间来评价辞职对公司的影响。但是上市公司不同,因为股市里影响因素过多,投资者随时可以用脚投票。他认为,高管辞职未必是股价下跌的主导因素,结合今年的总体形势来看,可能是在释放本来就有的投资风险。

但王吉鹏也提到,历史上出现过一些公司通过高管“假辞职”来达到打压股价的目的,但是总体而言,高管辞职只要符合相关法律规章,就无可厚非,“个人千变万化,但制衡的程序是一直存在的。”

另一方面,公告显示,上海上实及其一致行动人有计划在未来 12个月内(自首次增持之日即 2011 年 3 月 31 日起算)以自身名义继续增持公司股份,累计增持比例不超过公司已发行总股份的 2%(包含已增持的 0.486%股份)。

就在8月3日,上海医药H股呈现止跌反弹,上涨2.79%,收于16.94港元/股;A股则微跌0.75%,收于15.79元/股。

  • 来源:中国经济网
  • 编辑:习人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