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2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盐湖集团几年前即公开宣传收购S*ST数码

“教授门”事件将盐湖集团推向前台 CFP图

  若提及青藏铁路的发源地西宁,就无法回避青海省的另一座小城――格尔木。

  格尔木不单是通往神秘土地的必经之路,离格尔木60公里之外并被白色“盐地”所覆盖的察尔汗,则拥有蔚为壮观的万丈盐桥。

  因此,格尔木和察尔汗,便是青海盐湖工业集团(下称“盐湖集团”)的总部所在地和资源地,两处组成了中国最大的盐湖城。

  最近,这里的平静被一桩新闻事件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不久前,基于盐湖集团的青海盐湖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578.SZ,下称“ST盐湖”)因第一大股东――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任淮秀及其妻子自2006年起重仓该股,被市场怀疑有可能事先获得内幕消息。3月20日,有媒体透露“任淮秀失踪”,让这一事件增加了扑朔迷离的色彩。

  而《第一财经日报》在调查时发现,“股神教授”校园忙碌依旧。与此同时,本报记者赶赴目前ST盐湖所在地西宁、盐湖集团基地格尔木和察尔汗等地采访时发现,盐湖集团在多年前已经对外公布了可能会重组S*ST数码(25.03,0.00,0.00%)的消息。

  尽管如此,围绕一只股票黑马的风波似乎仍在继续。

  “股神教授”校园忙碌依旧

  本报记者3月25日下午2~3点在人民大学明德楼见到了任淮秀,当时是他每周接待日时间,但任教授显然异常忙碌,记者并未就他操作ST盐湖大赚之事进行详细沟通。

  《第一财经日报》获得的资料显示,任淮秀目前职务为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同时担任人民大学投资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方向为投资金融学,近年来致力于实业投资。

  任淮秀的投资理论与实践是:“中国已经进入大众投资时代,投资的精髓在于实业投资、金融投资与产权投资三者的结合与统一,投资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会在相当长时间占据主导地位。”

  任淮秀对自己在ST盐湖中的出色表现不感到十分意外,他公开表示,此轮牛市中他发掘的大牛股很多,包括涨了30多倍的驰宏锌锗(77.92,0.00,0.00%)、涨了近20倍的宏源证券(22.20,-0.70,-3.06%),但买入ST盐湖能赚这么多,的确没想到。

  “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多人关注ST盐湖,是我的学生看到网上一些情况告诉我的。”任淮秀表示,那是2006年下半年的事,他在8元附近买入驰宏锌锗,已经到了30多元,3元多买入的宏源证券也到了8元附近,他开始寻找新目标。“我发现ST数码的股价才5元附近,而整个市场平均股价在15元,我判断这只股票应该能涨到10元,于是就以玩玩的心态买了一点。”任淮秀说。

  任淮秀进一步分析,作为ST股,市场对其一直有重组预期,但公司股价突然暴跌,连续跌停后,公司还否认重组传闻。凭经验,他认为里面很可能有猫腻。“股价连续跌停,成交量却在放大。真正的利空出来,应该是无量下跌,因为没有人敢买啊,而卖的人也不知道消息,只能不断卖出。但它却放量下跌,那就说明有人看好!我就不断加仓,加倍买,跌一个数量级,再加倍买,金字塔形,跌一块我补一块。”

  不过,对上述说法产生疑问的某券商人士说,2006年11月2日~3日连续跌停的时候根本没有放量,只有跌停打开的交易日才放量,这个属于正常情况。并没有出现交易异常,而重仓即将退市的ST股,风险极大。

  职代会上曾提收购一事

  在格尔木当地,记者遇见了多位盐湖集团的内部人士。其中一位公司的中层人士表示,盐湖集团重组S*ST数码的消息已在公司多年前的职代会上说过。据其本人回忆,提及时间有可能是2005年年底。

  盐湖集团一直以来都有举行职代会的传统。公开消息称,就公司收购S*ST数码的最近一次职代会表决,是去年12月。

  一位盐湖集团的基层员工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盐湖集团的职代会,由下属各个公司为数不多的人参加,“大约有几个人”。但他说,集团重组S*ST数码的事,他本人也是事后才知,“现在可以买,当时我没买。”

  但另一些人士则说,公司当时确实传出过消息会重组该股,后来公司内部又传闻该重组可能失败,所以一些人再度抛出了该股。

  盐湖钾肥(90.00,1.66,1.88%)(000792.SZ)的人士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给予正面回答。而包括盐湖集团以及青海国投等多家企业都表示,他们并不认识任淮秀本人,也不可能向其透露有关盐湖集团重组S*ST数码的事情。

  今年4月1日,ST盐湖发表公告称,根据深交所《关注函》的要求,公司向相关单位及其相关人员进行核实得知,在公司重组期间,参与重组各方都未与公司股东、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任淮秀有过接触,也没有向他透露过重组信息。

  重组是否合理?盐湖集团为青海为数不多的重要国有企业,其最大股东方青海国投的一位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盐湖集团的一把手是由青海省国资委直接任命,其级别与青海国投相当。

  盐湖集团一位内部人士也表示,就盐湖集团与盐湖钾肥之间的合作,其实公司之前并没有太多计划。但青海省国资委的一位高层则表示,集团和股份公司之间合并是大的趋势。收购S*ST数码对各方都有利。

  该国资委高层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数码连续亏损,经营举步维艰,如此下去,不仅是退市的问题,而且面临破产的危险。”

  他还表示,盐湖集团对此事也是非常谨慎,认真地做了可行性分析。因此,使各方利益得到了有效的保障。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两企业的重组,不仅仅是从债权债务方面考虑,也并非仅仅为了保住一个壳资源。

??? 预测还是泄密仍然是谜

  ST盐湖的前身是濒临退市危险的S*ST数码(25.03,0.00,0.00%)。2006年10月,S*ST数码仍未扭亏,第四季度濒临退市,公司高管与西部矿业(25.27,-0.55,-2.13%)、西钢集团等协商重组无果。进入11月后,S*ST数码股价从11月1日的5.03元/股跌至11月30日的3.55元/股。

  2006年12月5日,S*ST数码突然宣布重组,开始停牌。根据S*ST数码和盐湖钾肥(90.00,1.66,1.88%)公告,重组方案包括,由盐湖钾肥控股股东青海盐湖工业(集团)受让S*ST数码53.63%的股份、新增股份吸收合并盐湖集团,并同时注销盐湖集团受让股份。

  2006年12月31日,盐湖集团借壳S*ST数码,实现集团上市,2007年7月16日,S*ST数码公布股改方案后复牌,公司股价在连续四天涨停(累计换手仅为0.14%)之后继续停牌,此次停牌前收盘4.8元。

  股改后,S*ST数码变更为ST盐湖,并由信息科技转为钾肥资源上市公司。而任淮秀和陈蓁蓁等ST盐湖十大流通股股东大部分均在2006年11月期间建仓。

  参与整个重组过程的ST盐湖董秘杜鹏环表示,S*ST数码重组期间聘请的多是机构顾问,并未聘请私人顾问,但政府层面是否聘请学者做顾问并不了解。

  而来自新华社青海消息称,2007年8月31日,由建设部城建司副司长,也即ST盐湖的第二大流通股股东陈蓁蓁带队的建设部国家园林城市考评专家组一行抵达青海西宁,实地考察西宁创建国家园林城市工作情况。

  不过对于盐湖集团重组S*ST数码是否需要经过“环评”,公司公告并未提及。

  整体上说,由于上市公司重组非常复杂,涉及到的中介机构较多,决策链条也较长,理论上存在内幕交易的操作空间,目前市场人士并不看好监管层能对此只股票的散户暴富一事作出实质性调查结果,“我们国家的举证程序是检举方举证,而非被控方举证,从这个程序看,ST盐湖内幕交易很可能不了了之”。

  另有人民大学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任淮秀所涉嫌的交易,属于其夫人的问题,她是S*ST数码上市公司的一个头儿,而目前“证监会正在调查”。

  作为人民大学的教师们是如何看待这一炒股暴富的事件?第一反应肯定有内部关系,“我们老师聊过这个事情,仅凭技术是做不到这个收益的。”该教师表示。

  人民大学另一知名教授则向本报记者表示,这是一个公共事件,需要认真查。一个散户,买的垃圾股,而且全部押进去,一下子就是800万元,这是没有道理的。“这样的事情如果没有人查,会严重危害股市的信心。”

  而且现在的学者,通过学生网络,进行权学商之间的交易,更进一步伤害了学者信誉。“‘股神’没有特殊背景是不能成为‘股神’的。”该教授表示,这实际上反映了当前资本市场法规在对内幕交易活动的管制还存在缺陷。

  相关

  3月20日 据北京某媒体报道,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任淮秀携妻逆势炒作ST盐湖(000578.SZ,原SST数码)大赚5000万元,之后,“多日来,任教授夫妻二人一直未露面,且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3月21日 青海盐湖控股子公司ST盐湖公告称:“公司在重组期间从未与流通股股东任淮秀有过任何接触,青海盐湖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及本公司控股股东与本公司流通股股东任淮秀也未有任何接触。”

  4月1日 青海盐湖董事会发布公告,该公司控股股东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青海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相关负责人,及对于重组涉及的财务公司、顾问公司等数量众多的中介机构亦未有通过其他渠道为任淮秀透露过重组信息的情况。

??? 舆论风口浪尖中的盐湖

??? 晚上9点乘火车离开西宁,第二天清晨,窗外的奇美景致不禁让人惊叹万分:一浪接着一浪的黄沙,宛若丝带般在铁路两旁连绵起伏;丝带的边缘,散落着一湾湾浅浅的湖水。

  当火车突然停歇时,凑近看,湖水的颜色居然黄白相间。

  “这就是卤水。”同坐车厢的一位长者提醒道,“它是天然的卤水。”

  盐湖集团下属的盐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盐湖发展”)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卤水”也称为饱和盐水或者氯化物。

  格尔木附近的察尔汗等多处盐带,实际是一个古盐带。这里没有土壤,原先地底下是盐,当昆仑山的雪水融化之后,变为淡水流入此地,并把盐融化,形成了卤水。

  摊开地图记者看到,格尔木所在的柴达木盆地都是沙漠,而这附近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盐湖。因此,路上可以看到多处淡黄色的小水沟。

  沙漠里面不单单有钾,也有镁。不过,散落的这些小盐湖和卤水,对于专业人士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资源了。这些盐带和湖水里的矿物质水分含量比较高,并不值钱。其中一些镁的价格每吨几十元左右,还不如运费高。

  而真正有价值的还是5到6个盐湖地带,其中以察尔汗最闻名国内外,它也是国内最大的干涸内陆盐湖。我国的第一袋钾肥,就是从察尔汗加工并且运出的。

  盐湖钾肥(90.00,1.66,1.88%)的一位内部人士介绍说,从1997年盐湖钾肥上市以来的这十年,相比前30多年,盐湖集团的钾肥产量已经是此前30多年的总和还要多。

  1997年盐湖集团将氯化钾生产经营主业重组,并成立了盐湖钾肥,后者在深圳上市。

  2005年,盐湖集团生产氯化钾148.51万吨,实现氯化钾销售116.61万吨;2006年生产氯化钾179.43万吨,实现氯化钾销售178.94万吨。2007年,盐湖集团的产量大约在200万吨。

  盐湖钾肥的人士回忆道,目前公司的稳定产能大约190万到195万吨左右,按照实际总的1.54亿吨资源量来看,可以开采70年。

  但盐湖集团所在的这块宝地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方面,盐湖钾肥这家上市公司目前不会有突飞猛进的产量提升,另一方面现有资源也有限。

  “盐湖钾肥产量的提升有一个前提,就是资源与装置需要搭配。”这位盐湖钾肥内部人士的言下之意,就是目前没有进行大范围开采的情况下,不是想要多少就能够有多少钾肥产量的。

  盐湖集团和盐湖钾肥共同参股的盐湖发展是一个年产达到100万吨的大型公司,也是盐湖集团和上市公司最重要的资产之一。

  记者在盐湖发展的码头看到,所谓的盐湖,其实是被人工切成的一块块盐田。盐田就是一个个形状如方块的湖。靠近湖边的水颜色异常奇特,为淡黄色。它们如同一个巨大的镜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闪亮。

  在湖面上的“盐花”,其实是结成小冰山形状的各种白色固体,就是光卤石。通过日晒和蒸发之后,凝结出光卤石,加工厂把其进行矿物质分离,分离出来的重要产品就是钾肥。

  “每一个盐田从3.8平方公里到4.2平方公里不等,一共有14个这样的盐田。每个盐田的面积,就相当于一个杭州西湖。”盐湖发展的一位人士称。

  就在盐田码头,记者看到还有大量的白色粒状的物质围绕在每一个盐田的周边。用脚轻微地拨动一下,路上的黄色沙带也潜藏着同样的白色颗粒。

  “十五”期间,盐湖集团共投资90亿元进行了两期盐湖资源综合利用项目,生产了如氢氧化钾、合成氨、尿素、甲醇、氢氧化钠等产品。

  目前,盐湖资源综合利用三期工程正在准备中,计划在“十一五”中后期到“十二五”前三年,建设年产2.5万吨金属镁、10万吨无水氯化镁、10万吨PVC等,总投资约30亿元,年销售收入约16亿元。

  入夜7点,80多辆白色大型客车驶入了黄河路盐湖集团北面的家属区,宁静的小城骤然间沸腾了起来。辛劳了一天的数千盐湖职工下班了。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王焘
  • 编辑:王焘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