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上海家化进入“资本”时代 葛文耀系全面出局

  • 发布时间:2014-06-23 07:44:08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李媛  责任编辑:王文举

  6月12日,上海家化股东大会在吵闹声中结束,超过90%的股东同意罢免上海家化原总经理王茁。在这场长达一年之久的大股东与原管理团队的内斗中,王茁是第二位被扫地出门的公司高层。他的老上级,一手将家化打造为国内日化行业龙头的原董事长葛文耀,在去年9月已“退休”。

  “葛系”离开,意味着“资本”替代“产业”掌权,上海家化正式进入平安时代。作为唯一能与外资品牌抗衡的本土化妆品企业,上海家化的未来发展路径及前景成为产业内关注的焦点。

  上海家化内部震荡

  在王茁被罢免的同时,家化部分中层管理人员被调离原岗位,大股东平安集团从平安系统内部抽调部分人员空降上海家化。

  6月12日,上海家化召开股东大会,表决上海家化原总经理兼董事王茁被罢免事宜。

  会议在上海家化办公楼8楼举行。当日早上,关注此事的股民、记者与家化员工混杂着走进公司大门。门口有十几个保安检查过往人流,无员工卡、无股民身份证明的,不准上楼。有人不服,去跟保安理论,争吵声不断。

  对于王茁出走、公司现状,多位上海家化员工都不愿再置评。在去年葛文耀离开时,一些家化老员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还侃侃而谈,追忆“葛总”。

  “现在家化员工基本没有敢于站出来支持之前管理层的。”一位接近家化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自去年9月葛文耀离开后,先后有多名上海家化员工“冲动”离职,其中不乏手下带领二三十人的中层管理人员。

  今年5月,上海家化再次出现人事震荡,原总经理王茁被董事会“罢免”,原财务总监丁逸菁辞职。同一时期,部分中层管理人员被调离原岗位,大股东平安集团从平安系统内部抽调部分人员空降上海家化。

  人事震荡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家化的内部运转。“原来流程管理非常顺畅,谁负责哪个环节分得很细,命令也是从上到下直达,一环接一环没有任何阻力。但现在,每层级之间,命令都会大打折扣。比如产品的调整上,过去接到订单10万份,由于考虑到库存备货,都会稍微多生产一点,现在是你要多少,就生产多少。谁也不知道明天的销售会怎样。”上述接近家化的人士称。

  不久前,上海家化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谢文坚召开媒体会,发布五年发展规划,其间对人事动荡闭口不谈,仅在发布会结束之后称,管理人员的变动在公司发展过程中是正常的事情。他说,已经找到一家国际公司梳理整个职级标准,对照市场给不同职级员工制定薪酬,长期奖励对留用员工非常重要,未来公司一定会做长期激励,甚至扩大覆盖面。

  “产业”与“资本”的冲突

  王茁认为,大股东的“成功文化”及其主导的职业经理阶层的价值判断,不能认同上海家化原有的企业家精神与企业文化。

  2011年10月,上海家化集团国资退出,引发平安、海航、复星三大集团的争相竞购,最后,平安胜出。这场联姻曾被看作是“产业+资本”的完美融合。

  吊诡的是,当双方矛盾激化直到关系破裂,葛文耀派系被清洗出上海家化后,人们寻根溯源,“产业+资本”的融合又一次被聚焦,而这一次它被冠以形容词“难”来评价。

  上海天强管理咨询公司总经理祝波善说,家化事件说明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磨合很难,过程难论谁是谁非,主要是因为各自的着力点、各自的角度不同带来的冲突。

  实际上,当初平安最终能控股家化,原董事长葛文耀功不可没,葛文耀的决定也获得了大部分管理层的支持。是葛文耀劝退了复星集团,在剩下海航与平安两强对决中,葛文耀又被平安的承诺“未来投70亿帮助家化发展”所打动。

  双方不合的苗头始于海鸥手表项目。葛希望把家化打造成时尚集团,想投资天津海鸥手表,平安不认同,随后矛盾激化直到关系破裂。一位信托从业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从平安做投资的角度看,它的资金属性会趋于求稳,它会考虑葛文耀打造时尚帝国的想法存有不确定性,难以保证稳定回报,所以不支持。

  双方的不默契之处还有很多。

  熟悉平安风格,与平安集团打过多次交道的一位业内人士说,“平安是资本、股权运作的老手,在投资领域,一向生猛。”

  该人士介绍说,国内金融领域,平安集团是唯一拥有全牌照(银行牌照、保险牌照、基金牌照)的企业,它的营销人员可以通过一项业务渗透到各项业务。

  与平安不同的是,上海家化则是在改革开放后,以葛文耀为首的公司管理层带领所有家化员工一步步将企业做大做强,过程中孕育了公司文化和品牌。

  上海家化原有的企业家文化碰上平安集团的资本文化,矛盾不可避免。

  被罢免的家化前总经理王茁在获知“被罢免”后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中说,家化事件反映的主要是,大股东的“成功文化”及其主导的职业经理阶层的价值判断,不能认同上海家化原有的企业家精神与企业文化,双方存在较大的差异。

  平安未来卖掉家化?

  业内人士认为,作为资本大玩家,平安长期经营实体的可能性不大,更大的可能是未来转售家化,或将其打造成资本平台。

  6月12日,上海家化的股东大会上,股民浦家元第一个发问。

  他提了三个问题:平安入主家化后,做了哪些推动上海家化前进的事情?平安进入后,我们看到的是内斗,这是利还是弊?一个企业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这么多的高层换了,是好还是不好?

  对于这些问题,谢文坚在其后的回答中并没有一一作答。

  这是浦家元第二次参加上海家化股东大会。事后,谈起对于家化未来的发展,他对新京报记者说,他担心谢文坚推翻葛文耀的思路。

  对于家化的未来,业界还有疑问,即金融资本胜出后,家化是否会被出售?对此,谢文坚在6月10日召开的媒体会上回应称,平安信托一年内不会减持家化。

  “一年的说法可能是为了稳定管理层和股东。未来平安会不会转手家化,还要看转售收益是不是高。如果收益高,平安也可能会跑掉,长线持有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目前平安触及到金融各个行业,但没有一块业务与实体经济长期密切关联,资本的本质还是做短线、中线的盈利。”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任浩宁说。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信托行业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平安未来几年内的精力都是要打造全能型银行,投行是其重点发展的方向,“没有道理长期持有化妆品公司”。有一种可能是,它将上海家化作为资本运作平台,把一些之前的投资项目打包装入家化的上市公司内,以实现股权投资退出的目的。

  也有投资者看好平安时代的家化未来。

  一位机构投资者从浙江赶去上海参加上海家化股东会,他对新京报记者说,无论平安未来如何处理家化,希望把它做好是肯定的,只有将家化品牌做好,股价重新提升,平安才能赚到钱。明白这个利益一致的前提,就不会为家化过于担心。

  6月12日,上海家化的股东大会在吵闹声中落幕,王茁被罢免。任浩宁说,到现在,所有人都希望这场争斗赶快结束,既然原有管理层已经出局了,那平安就果断一点,按照平安的管理思维进行运作,成也平安,败也平安,从乱到治,仍需要时间。

  上海家化内斗大事记

  ●2011年9月 上海国资委挂牌出让所持有的上海家化集团100%国有股权。复星、平安、海航均有意收购。

  ●2011年11月 在上海家化原董事长葛文耀的支持下,平安旗下的平浦投资以51.09亿元夺得上海国资委出让的家化集团100%股权。

  ●2013年5月13日 上海家化内斗爆发,上海家化集团原董事长葛文耀遭控股股东平安信托罢免,平安称其有重大违纪,葛文耀则指平安“卖资产”。

  ●2013年5月17日 上海家化召开股东大会,葛文耀称,希望再做两三年,将修复与大股东的关系,内斗风波暂时平息。

  ●2013年9月17日 葛文耀提出退休申请,5天后申请被批准。

  ●2013年11月15日 强生医疗前中国区总裁谢文坚当选上海家化新任董事长。

  ●2014年5月13日 上海家化董事会发出公告,决定解除王茁总经理的职务并提请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解除王茁的公司董事职务。

  ●2014年6月8日 王茁发表公开信,呼吁投资者确保上海家化创新激情的传承,并全力去阻止其走向衰落的命运。

  ●2014年6月12日 上海家化召开2014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解除王茁董事职务。

上海家化(600315)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