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28日 星期四

炬华科技IPO股东套现8.6亿 或步奥赛康后尘

  中国网财经1月15日讯(记者 薄毅) 继6只新股上市前夜被暂缓发行后,此轮以发行价55.11元/股的炬华科技亦被关注,其发行价仅次于奥赛康,而老股东发售1560万股套现8.59亿元,有中签的投资者担忧炬华科技成为第二个奥赛康,直呼千万别再挂牌之前被暂停。

  招股书显示,炬华科技主要从事电能计量仪表和用电信息采集系统产品研发、生产与销售,此次发行定价55.11元/股,发行市盈率33.17倍,此次发行1988万股,其中公开发行新股428万股,股东发售1560万股。

  13日晚间,炬华科技公布中签率为2.249%。按其发行价计算,网上冻结资金292.27亿元,网下冻结37.64亿,合计冻结资金329.91亿元,超额认购倍数为44.46倍。

  面对相对较高的中签率,已中签的打新族在喜悦背后却引发了炬华科技能否顺利挂牌的担忧。

  此前,拟在创业板上市的奥赛康IPO因发行价高达72.99元、市盈率67倍以及股东套现32亿元被暂缓上市,引发市场对新股市盈率和发行价高度关注。此次炬华科技虽然市盈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但同在创业板上市,面临同样的高发行价以及股东套现问题,最终能否挂牌仍存变数。

  而55.11元的发行价成为众矢之的,有媒体质疑炬华科技“顶风作案”。

  众所周知,新股发行价由众多因素考核最终确定,除了考量公司盈利能力、资产质量、技术水平以外,公司产品市场占有率及预测市场空间也占有相当大的比重。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炬华科技的市场空间并非如招股书中描述的美轮美奂。

  一位券商分析师对记者描述了该行业现状:现在智能电能表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出现供给稍大于需求局面,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等两大公司已经控制供应商的数量。面对没有新生市场份额的市场,炬华科技想要和行业龙头在竞争中取得一席之地恐怕很难。

  “现在两市已经有华智控股林洋电子三星电气浩宁达等多家该行业的上市公司,市场饱和了还让新公司上市算是罕见了,这么高的发行价,将很难得到市场的认同。”该分析师如是说。

  除发行价过高外,股东套现金额高达8.59亿元则成为了另一个被质疑的对象。

  招股书显示,公司股东共计发售1560万股,按照55.11元发行价计算,套现金额高达8.59亿元。而其募资金额仅有2.08亿元,股东套现金额达其4倍之多。

  业内人士对此表示,之所以股东套现超过募资额由两大原因构成:一个是发行价,一个则是新股发行中规定的比例。按照《创业企业股票发行上市条例》,首次公开发行新股后,公开发行的股份需达到公司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二十五;而炬华科技定价如此之高,不但轻松的完成了募资额度,也为股东套现大开方便之门。

  另一倍受质疑的事件,则是炬华科技第五大股东崇德投资的精准入股。三年爆赚十倍的操作被投资者质疑暗藏利益输送的黑幕。

  2011年,刚刚成立两个月之久的崇德投资出资1543.75万元突击入股炬华科技,以4.75元/股的价格获得炬华科技325万股,一跃成为公司第5大股东,占股4.33%,按照当年净利润计算,折合仅4倍市盈率。

  而这次精准入驻是在炬华科技开始IPO进程的5个月前,崇德投资更像是为了对炬华科技股权投资而专门设立的公司。此外,崇德投资出资人此前曾有过突击入股的相似经历。

  资料显示,崇德投资由杨富金与陈建青共同出资2000万元成立,其中杨富金出资1800万元,占股90%。引发人们关注的是,杨富金为原银江股份董秘,此前曾与银江股份原股东杨增荣曾经突击入股金固股份,并收益颇丰。

  巧合的是,上述三家公司保荐机构均为海通证券,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提前知道消息后而有计划的操作,其背后是否藏着利益输送的链条引人深思。

  肖钢主席倡导“宽进严管”理念,这些从暂缓发行的6家新股中已经显露端倪,而崇德投资如此精准的入驻很可能会引起监管部门注意。尽管炬华科技已经完成网上发行程序,但仍存在暂缓挂牌的风险。

  • 来源:中国网财经
  • 编辑:李杨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