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09月16日 星期一

紫光古汉业绩巨亏过亿 内乱阴影难去转型或夭折

  业绩骤然变脸之下,紫光古汉(000590.SZ)谋局数年的转型之路戛然而止。其业绩预告称公司2013年预计亏损1.3亿元-1.5亿元,而2012年公司的净利润则为1.38亿元。

  “从表面看,2013年巨亏是因为子公司衡阳制药停产和官司败诉导致的大额资产减值损失计提。”中信建投湖南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刘亚辉话锋一转,“但根本原因则在于公司积弊已久的信披违规、财务造假、股东内讧等内部乱象。”

  拨乱反正未了局

  紫光集团2000年入主紫光古汉以来,始终没有对上市公司进行实质性资产重组,导致公司近十年来业绩一直徘徊不前。及至2009年紫光古汉前总裁刘箭勾结外人侵吞公司资产的丑闻被曝光,紫光集团不得不开始拨乱反正:对公司高层大换血,组建以现董事长李义为首的新高管团队,并确立“剥离副业、聚焦养生精等中成药核心主业”的战略转型目标。

  但公司转型却是“不该丢的丢了,该丢的没丢,该做大的没做大”,章法十分凌乱。其中几乎年年盈利的子公司南岳制药在被刘箭伙同外人蚕食64%股权之后,紫光古汉并未坚守余下36%股权,2012年,这部分股权被汉森制药(002412.SZ)大股东海南汉森以1.82亿元摘得。

  但对于旗下亏损累累的西药资产衡阳制药,紫光古汉却迟迟未能甩掉包袱。早在2010年12月,公司就发公告拟将该资产卖出,但后交易方发现该资产财务亏空太大,所以放弃收购。2013年,衡阳制药因拆迁停产,公司不得不为此计提各项减值损失8300 万元。

  而紫光古汉与销售外包公司衡阳同德祥的官司更令公司业绩雪上加霜。2013年,紫光古汉与同德祥的官司两审均败诉,最终不得不“割地赔款”,这场官司预计将减少紫光古汉2013年净利润5300万元。

  内控乱象频出

  转型蹉跎的同时,紫光古汉公司治理乱象却层出不穷,而这也被市场视为公司业绩一直徘徊不前的根本原因。2013年3月12日,紫光古汉收到的证监会一纸《行政处罚决定书》,令公司虚增营收和利润等违法劣迹昭然于众。

  调查显示,2005年至2008年,紫光古汉通过向紫光药业等公司虚开、高开发票,虚减营业费用等造假行为,分别虚增利润3750万元、676万元、622万元、116万元,如扣除造假部分,对应真实净利润应为-3321万元、-212万元、1460万元和1921万元,使得公司逃脱ST厄运。

  此外,紫光古汉还在未经董事会授权情况下,以代偿债务方式承接南岳制药不良资产和负债,并通过虚构土地出让金代付协议和资产剥离协议等方式冲销与南岳制药往来款余额。“这些违法行为基本都是在前总裁刘箭操控下完成,他做这些都没通过董事会。”紫光古汉一名中层干部曾如是向记者透露。

  财务造假之外,紫光古汉股东内讧沉疴亦久治难愈。目前,紫光集团和衡阳国资委持股比例分别为18%、17%,公司此前四名董事中,李义、方继文来自紫光集团,程昌衡出身衡阳国资委、刘炳成出身南岳制药,更像是衡阳国资委代表,两大股东力量可谓势均力敌。

  “两大股东持股比例相差无几,双方矛盾亦为资本市场共知,股东暗战并未完全止歇。”内幕人士透露,李义的突然去职,亦与股东暗战颇有关联。

  2009年底李义上任后,曾试图力挽狂澜,奈何紫光古汉历史负担沉重、内部情况复杂,新任管理团队近年一直忙于处理遗留问题,重振主业成效甚微。李义去职不久,乔志城空降接任董事长,资料显示,41岁的乔出身于涌金系,曾先后任职于千金药业(600479.SH)和复星医药,是医药业内有名的少壮派。

  • 来源:新华网
  • 编辑:邹琳

启迪古汉(000590) 详细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