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1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证券 > 股民学校 > 正文

字号:  

内幕交易中的提前“翻牌”

  “投资和德州扑克有类似之处”,喜爱这一活动的一位投资经理说。这种考验人性和充满博弈的活动在投资圈盛行。但在真实的A股市场上,一些投资者总想提前看到下一张牌,另外一些投资者则总想看到对手的牌。

  证监会上周一则平常的公告,揭示出证券市场长久以来存在的,一些内幕交易者提前“翻牌”的做法。

  专户经理利用“小道消息”管理资产

  证监会上周披露的一则处罚公告显示,部分投资者在宏达股份一次不成功的重组中利用内幕信息交易。

  事情追溯至2010年,沪市公司四川宏达股份在当年4月份筹划收购西藏天仁矿业,宏达股份总会计师包维春负责评估的工作。

  他得知这一情况后,打电话把消息透露给了冯振民,后者是另一家上市公司四川路桥证券部的员工。

  中国证监会事后的调查还原了内幕信息泄露的过程:

  2010年5月14日,包维春告诉冯,“宏达股份”近期可能有动作,可以买入一些。他说宏达股份有将天仁矿业资产注入的计划。冯振民说,“我知道了”。三天后的晚上,投资经理吴春永打电话向包维春询问有色金属下半年走势,顺便问到宏达股份最近有什么动作?包维春说,不清楚。吴又追问,宏达股份的股票能不能买?包说,买了风险不大。

  吴春永时任交银施罗德基金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在吴春永并未获得准确消息的情况下,证监会仍认定,其行为构成证券法202条中描述的利用内幕信息交易的行为。

  后来冯振民和吴春永都买入了这一只股票。稍早买入的冯振民利用妻子账户买入获利,而吴春永利用其管理的7个账户买入了股票,这些专户包括个人的,也包括部分公司委托账户。

  但在这些“听消息”炒股的案例中,并非所有获知内幕消息的人都会赚钱。

  5月19日,宏达股份涨停后停牌;最终,宏达股份取消重组,6月7日复牌跌停。

  跌停当日抛售离场的冯振民获利不足2万元,而跌停隔日抛售的吴春永管理的产品则合计亏损了316万元。

  中国证监会最终对三人做出了各30万元的罚款,其中冯振民被警告。一名投资经理说,这一宗处罚表明监管者对内幕信息和股价异动的监察越来越严厉。

  而另一名投资经理说,至少到2010年,还有上市公司会主动提前透露部分信息给关系较好的分析师或者投资经理。部分人士称之为“市值管理”。她说,“上市公司也有想抬一抬自己股价的时候,尤其当他们有一些重组或者股权激励计划的前夕,更高的股价对他们更有利。”

  前述公司人士和专户经理的行为可能只是利用内幕信息交易中情节轻微的案例。

  在更严重的案件中,上市公司高管和中介机构直接牵涉其中。德赛电池重组案中出现的内幕交易便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德赛电池在2011年底正式讨论一项重组计划,由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层持有的三家子公司部分股权。时任总经理的冯大明利用他人账户,在重组期间买入自家股票,获利1800多万元;此外为德赛电池重组提供财务顾问服务的申银万国员工王文芳也将内幕信息透露给第三人,后者获利超过700万元。

  投资经理“看客户的牌,买自己的股”

  内幕交易者的另一大群体是资产管理经理。他们翻看的是客户的“牌”,为自己获利。在市场上,他们被投资者深恶痛绝地称为“老鼠仓”。

  公募基金已经出现了十多例这样的案例。但在非公募领域,这样的情况同样存在,这些案例在近期得到投资者和监管机构的重视。

  最近调查完的案例出现在平安资产管理公司。中国证监会在2月份到3月份间两次通报了这一案例。

  平安资产的一名投资经理夏侯文浩在2010年2月至2011年5月实际管理保险资产账户,在此期间,他利用三个保险资产管理账户投资交易的有关未公开信息为自己进行交易。

  其“理念”并不复杂,即利用他人账户,先于或同时与其管理的保险资产账户买入相同股票11只,成交金额累计达1.46亿余元,获利919万余元。

  这与早期公募股票基金的老鼠仓操作如出一辙,但这是保险资产管理领域被揪出来的第一例老鼠仓。

  但与重组中的内幕交易相比,资产管理行业人士的内幕交易行为更为隐蔽,因为多数时间其股价波动并不剧烈和异常;这些投资经理规避监管的手法也更繁杂。

  证监会事后的调查显示,夏侯文浩使用的证券账户先后转挪于广州、上海等地多家证券营业部,账户资金更是通过其亲属、朋友等多人银行账户过桥走账。

  在今年2月份的一审中,夏侯文浩被判2年徒刑,并处罚金1000万元。

  在上诉后二审中,夏侯文浩说,之前只知道基金从业人员不能开户炒股,不知道保险从业人员也不可以。当时参与旁听的人士复述了他这一说法。

  监管层推进信息公平改革

  前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将内幕交易的人称为“小偷”。

  “小偷从菜市场偷一棵白菜,人们都会义愤填膺,但是若有人把手伸进成千上万股民的钱包,却常常不会引起人们的重视。”郭树清说。如今,这样的“小偷”越来越被市场和监管层重视。

  在早期,并购重组中的内幕交易主要是通过股价异动得以发现。比如一些股票在重组消息发布前就已经开始涨停。而在另一些情况下,股价的异动并不明显。

  今年三月份,证监会发言人说,在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审核与内幕交易稽查之间已经建立了快速反应机制,无论公司股价是否发生异动,上市公司停牌进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后,立即启动股票异常交易核查程序。

  这位发言人说,“这将使妄图通过内幕交易获利的‘小偷’无所遁形”。

  而在另一方面,A股市场过去天然存在着分析师与普通投资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长期跟踪上市公司、与公司关系密切的分析师容易获得更多消息。

  但这种局面也面临改变。

  今年4月,一些个人投资者得知华谊兄弟在年报发布后的第二天将召开分析师会议。隔天,华谊兄弟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发布了前一天分析师会议的速记。而在2012年以前,散户难以获悉分析师会议的详细内容。

  这种针对信息披露公平性的设计已然推开。

  2012年下半年开始,深交所要求上市公司将机构调研、年报后的分析师会议内容、路演、媒体采访等内容,通过旗下“互动易”平台渠道发布给公众投资者。到2012年底,上市公司已经在这一平台上刊发了超过3000份各类调研报告。

  在制止一部分投资者随意翻开上市公司和对手底牌的同时,A股市场也在力求保证每个投资者能在同一时间了解自己的牌局。

  近期内幕交易案回顾

  神剑股份:2012年度利润分配预案公告前,公司股价区间最大涨幅达126.5%,王敏雪、王学良、吴昌国三位高管从中获益,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向日葵:公司半年业绩由预减到预亏,总经理丁国军、财务总监潘卫标曾踩点减持,被证监会稽查总队立案稽查。

  神州泰岳:3月29日,神州泰岳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许芃违反了上市公司高管不得在窗口期买卖股票以及不得进行短线交易的规定,对其罚款49万元左右。

  银泰资源:今年4月科学城(银泰资源)内幕交易被曝光,两年前,李国刚、白宪慧、周富华、姚文喜等四名知情人因在敏感期多次交易科学城股票,最终被罚款超160万元。

  华星创业:去年8月30日起停牌筹划资产重组。在停牌前6个月的核查期间,重组交易方以及华星创业监事长黄波均存在买卖股票的情形。3月29日,公司接到证监会通知,因参与本次重组的有关方面涉嫌违法被稽查立案,公司并购重组被暂停审核。

  • 来源:新京报 作者:吴敏
  • 编辑:孙毅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