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7年09月21日 星期四

财经 > 证券 > 大盘分析 > 正文

字号:  

2307点政策底再遭“恐吓”12月行情鸡肋依旧?

  当沪指向下砸到2323.41点(2011年10月11日)时,汇金出手增持四大行,2307点成为第一个政策底;当沪指再次向下砸到2319.44点(2011年11月30日)时,央行在全球救市的浪潮下突然宣布存款准备金率降低0.5个百分点,这又成为另一个政策底部,12月1日沪指大涨2.29%,但11月PMI跌破50%的消息又“恐吓”了股市,12月2日沪指跌1.10%。

  管理层连续两次在跌向2300点整数关口时出台救市政策,2300点的政策底特征愈发明显。然而冲高回落后的股市依旧充满变数,国际板魅影、增持力度减弱、年末基金市值行情疲软,都预示着12月股市或为鸡肋行情。

  /救市动态/

  救市是个无底洞?

  在行情持续向上时,不够强烈的个别利空信号亦难扭转乾坤;在行情错综复杂时,投资者往往要在不停地得到利好信号的前提下,才能保持信心。从汇金增持到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救市脉络清晰明了。然而,当PMI跌破50%,留给市场的将是对经济前景的忧虑,而政策是否放松或也成为决策层头痛的问题。

  全球联合救市

  北京时间11月30日晚间,美联储宣布将携手欧洲、加拿大、英国、日本和瑞士五大央行联合救市,向市场提供流动性,以支持全球金融体系。大央行之间现有的美元互换利率下调50个基点,于2011年12月5日开始生效。

  据悉,该举措目的是为缓解市场流动性压力给家庭和企业带来的冲击,从而刺激经济复苏。全球银行的联动救市不由得让人想到了2008年年底,当时,全球主要经济体为了对冲金融风暴的冲击,也是联手救市,在那次救市后,全球股市短时间大幅上涨,基本确立底部。

  中信建投分析师周金涛指出,这次下调会降低欧洲银行融入美元的资金成本,缓解这些银行的美元流动性。因为美元流动性缺乏会导致欧洲银行的美元放贷减少,从而影响各国企业的经营。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全球央行集体救市,却说明问题的严重性,此项措施对于改善欧洲各国的财务状况没有多大用处,也无法改变欧债危机爆发的趋势。欧债问题从本质上讲,是一个财政问题,所以,欧债问题将继续深化。

  著名财经评论员叶檀也指出,上述救市“意味着以货币紧缩为代表的市场正常化努力,在债务危机的倒逼下宣告失败”。

  由此可见,全球主要经济体的集体救市并不能简单视作“利好”,由于救市暂无法解决根本性问题,市场就只能在期待更多救市政策出台的情况下继续反复震荡。

  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实际上,就在11月30日全球六大央行集体救市的消息宣布几个小时之前,中国人民银行率先宣布将释放流动性,表示将从2011年12月5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自2010年1月以来,存款准备金率12次上调后首次下调,将释放流动性约4000亿元。

  12月1日,A股市场受上述两大救市消息刺激,大幅高开逾2%,不过到了午后,市场再次出现获利了结的抛盘,最终沪深两市的涨幅分别为2.29%和2.32%。

  由于11月30日沪指一度跌至2319点,联系到汇金增持时沪指点位,2300点或再次成政策固守关键点。

  对于准备金率的突然下调,华泰证券分析师崔红霞认为,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在政策基调尚未转变的背景下,实际操作已转向宽松,也打开了后续存准率继续下调空间。长江证券分析师邓二勇也认为:“存准率调整窗口已经打开,不排除未来几个月存准率继续下调的可能性,可定义为货币政策的小幅转向。”

  然而,记者注意到,事实上,推动“降准”的最主要原因在于,经济增速下滑,下滑到不得不赶快“救市”的程度。

  从经济形势看,当前内外需求均呈减弱态势,两者共振加大了经济继续下行的风险。崔红霞认为,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加强系统性风险防范”的表述显示,随着世界经济复苏放缓和下行风险增加,政策的重心进一步向稳增长倾斜。

  而从金融形势看,外汇持续流入导致流动性过剩压力增大,是此前持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主要原因,目前这种情况已经出现变化。结合12月份公开市场到期资金量仅有不到1000亿元的规模以及年末和春节临近,市场流动性面临着冲击和考验。“降准”提高流动性更似一种无奈之策——在存量资金都面临抽离的情况下,再不补血,市场就将消耗殆尽了。

  政策放松VS经济下滑

  从7月开始,市场就期盼政策放松,如今,存款准备金率的下调终于将期待变成现实。

  从股市的上涨来看,“降准”在短期有利于改善市场过度悲观情绪,推动市场短期反弹。然而,这一反弹高度却面临基本面的掣肘——经济前景黯淡不支持上涨。

  11月1日,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数据显示,10月的PMI为50.4%,较9月的51.2%下滑明显,且明显低于市场平均预期的51.8%。虽然官方数据令人担忧,但汇丰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汇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为51,高于9月的49.9。由于汇丰数据的支撑,当时市场只是纠结于判断的不统一,但还未演变为高度担心。

  然而,12月1日,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官方数据定格为为49.0%,环比回落1.4个百分点,自2009年3月份以来该数值首次回落到50%以内;而就在此时,汇丰PMI也没有继续给力,47.7的数值环比降幅为3年来最大。汇丰和官方的PMI数值双双跌破“景气线”表明,中国制造业运行放缓,开始出现明显的收缩苗头。

  对此,市场开始认真思考,当前股市,到底是政策放松能“盖过”经济下滑的危机,从而引领市场走强,还是经济下滑始终走在政策放松的前头,形成政策不断出台,但始终无法阻止经济下滑的局面呢?如果是后者,自然就会带动A股市场下行了。

  长江证券分析师邓二勇指出,存款准备金率下降带来的反弹预计(股市)涨幅在10%左右。从国外来看,意大利国债利率新高,欧债问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风险压力不减;从中期来看,货币政策调整干扰房地产调整从而继续延长经济衰退期,经济见底的时间可能继续延后,因此市场中期行情为“抵抗式”行情。

  • 来源:中国经济网
  • 编辑:付竟思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