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09月23日 星期一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估值方法发生变化

  直到2013年上半年,歌尔声学大华股份欧菲光等一批业绩高增长的股票都是基金经理们津津乐道的牛股,这些股票曾以数倍的收益为不少成长风格的基金带来丰厚回报。但随着这些昔日的牛股纷纷步入三四百亿的市值平台,股价涨势也开始显露疲态。而在此时,乐视网卫宁软件网宿科技等一批新兴产业类创业板小盘股接力走出了一拨新生代牛股行情。

  “从2009年到2013年5月,市场对成长股的关注点都是业绩的持续高增长,但从去年5、6月份开始,市场的偏好突然发生了变化。”朱纪刚表示,传统的利润驱动型投资模式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经历业绩和估值的双杀,即使业绩继续高增长也无法支撑起估值,反而一些暂时没有利润但经营模式先进、成长空间比较大、市值比较小的公司估值却可以一升再升。

  Wind数据统计显示,在2013年创业板板块涨幅靠前的股票中,东方财富上涨225%,但该公司业绩却仅仅是实现盈利,比上年同期还下降约77%-91%。乐视网2013年同比净增也仅30%-40%,并非严格意义上的高增长类股票,但其对应的动态市盈率却高达160倍。

  “对这些企业市场不大可能按照传统的方法来估值,换句话说,大家对它们的利润和估值的容忍度都在提高。”朱纪刚举例,原来如果利润不涨5倍,市值涨10倍是基本不可能的,或者原来百分之七、八十的增长市场只肯给40倍的估值,但现在敢给60倍。再如,以往如果一个公司一个季度、两个季度业绩增长低于预期,大家都倾向于抛弃,或者先出来再看。现在只要公司长期空间还在,一个季度、两个季度,甚至当年有没有业绩都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重要了。

  表面上是对估值和业绩低预期容忍度的提高,背后的原因可能意味着市场对整个企业评判标准的转变。仔细研究不难发现,掌趣科技奋达科技、网宿科技、中青宝、乐视网等去年的大牛股主要聚集于软件、互联网等新兴产业。

  “这是移动互联发展到一定时期必然会出现的现象。市场做出了反应,投资也应当闻风而动。”朱纪刚举例,互联网类的企业从来都不能按照当期利润估值。如果腾讯按照当期利润估值,当年早就该卖了。

  除了互联网企业的崛起,在经济转型期,很多传统行业的企业也会选择“触网”,OTO、互联网金融等成为传统企业拥抱互联网的主要途径。朱纪刚指出,有些企业是真正为了转变经营模式,而且确实有可能利用新的经营模式做大。

  在朱纪刚看来,对于新的经营模式,企业有可能暂时找不到变现的方式,但是仍然可以体现出企业的成长性,“长大”的定义不再像以前那么狭隘。从这个意义上讲,成长股不只限于净利润的持续高增长,还可以体现在收入的增长,如果与网络有关甚至不能体现在收入上,而是体现在用户数、交易额、市场占有率等指标上。

  新潮流使得企业经营模式和发展前景变得更加重要,不少市场人士开始用市值法来对相关企业进行估值,而不仅仅是用基于净利润的PE估值法。

  朱纪刚介绍,“在中国目前的经济体量下,做到一千亿市值可能比较困难,所以一旦提升到三四百亿、四五百亿,就感觉到了增长的末期,大家更愿意去买行业景气度好、市值小一点的股票,这些公司未来继续长大的概率也比较大。”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