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货基垫资压力加剧 小机构大呼扛不住

  □本报记者 江沂

  货币市场基金的火爆有目共睹,天弘基金凭借与支付宝合作,就攻下了基金业老大华夏基金多年的规模“一哥”地位。但余额宝模式的成功并非每个机构都能学得来,年底多家基金公司货基“T+0”出现有条件兑付的情况。有第三方机构透露,年末资金紧张,货基销售规模越大垫资压力越大,财力不够的,只能通过间歇性的暂缓支付来勉强支持。

  T+0赎回出现支付困难

  “上周五我通过基金公司的货基销售APP赎回了15万元,几分钟后,就看到银行卡上出现了现金,但是这个周一我还信用卡,只转出了一千多元,整整等了12个小时,发卡行也没有给我发出支付短信。由于当天是我的还款日,资金迟迟未到,差点就被银行罚息。”深圳一位投资者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后来他在基金公司网站上找到一条小小的公告,称暂时缩短公司T+0赎回时间,在某些时间段赎回,资金需要在次日才能到账。

  据了解,这已经是业内共知的应对垫资难题的惯用做法。即便是大型基金公司,百亿规模的货基在年节、月末等敏感时段,需要背负的垫资规模都超过1亿元,“我们的注册资本还不到1亿元,基金向来就是轻资产公司,货基规模一上去,需要的资金非常多,垫资的压力已经快让我们支撑不住了。”一家基金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告诉记者。据了解,目前很多大型基金争相与互联网公司合作,也是因为这些互联网公司财大气粗,垫资压力对他们来说是小事一桩。

  第三方垫资负担不起

  大型基金公司的压力,在一些中小型第三方机构看来,属于“甜蜜的烦恼”。“他们只要股东支持,资金再紧张,为了规模,大不了可以贴钱运作。但我们不行,垫资压力一大,我们就扛不下去。”据记者了解,有些小规模的第三方机构开始与基金公司商谈时,为了拉来合作项目,承诺由他们负责货币基金T+0的垫资,但运作之后,发现根本无法应对。“在规模小的时候,一两百万元的赎回,我们垫得起,等到宣传效应出来了,垫资很快上了千万级别,在特殊的节点,我们为了应对垫资,公司的流动资金全部放上去都不够,尽管垫资方可以获得赎回当天的资金收益,但年底这么高的资金成本,赎回当天的资金收益简直是杯水车薪。”实施了一段时间之后,这家第三方机构只好找来新的合作公司,这一次,垫资的成本由基金公司承担,他们只起到一个平台的作用。

  据了解,目前一些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仅有500万元的注册资金,根本难以应对大规模的货币基金T+0赎回,面对外部互联网机构的攻城掠地,基本上无招架之力。“微信可以为延迟确认的申购者发20元的红包,我们怎么做得到呢,所以现在对货基的推广更加理性,烧钱我们是烧不过别人的。”一家第三方机构的负责人坦言。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