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3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创新要以迎合客户需求为基础

  中国证券报:鑫元基金短期内的产品思路如何?

  束行农:第一个公募产品可能是一只传统的债券基金,另外打算年底时再推出一只货币基金。中短期之内我们不会考虑推出权益类产品。

  中国证券报:眼下债市形势不佳,债券基金发行会不会有压力?

  束行农:作为新公司,我们并不想急于求成。第一只基金能够发到5-10亿元,我们就很满意了。我们的态度是慢慢地做,慢慢去摸索。

  中国证券报:为什么不尝试一些创新产品,例如与互联网金融有关的产品?

  束行农:互联网金融是建立在物流基础上的,到现在整个互联网金融还处于萌芽状态,还没有形成一整套完整的技术、监管规范,比如资本约束、风险拨备等等,所以要等到一定阶段才能作全面的评价和认识。目前,我们只想运用一些通用的资源,不想标新立异。虽然我们也会提前去研究一些创新,但我们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因为我们发现,真正能赚钱的产品还是一些主流、通行的产品。所以,创新还是要基于市场需求,要让投资者一看就透彻明了,知道风险点,知道收益或者收益的预期。

  中国证券报:近年来行业创新不少,也引发大家对于风险控制的关注,鑫元基金在这方面准备得怎样?

  束行农:我们严格实行对道德底线的“零容忍”和对业务运作的风险管理,而且我们几位高管都有风控的工作经验,所以对于风控的把握水平更高。另外,南京银行做了这么多年的债券市场,风险控制已经相当好。总体而言,鑫元基金未来要建立一个全员化的、纵向和横向相结合的风险管理体系。

  中国证券报:现在基金子公司规模发展很快,不少都是对接银行的非标业务,这其中的风险如何认识?

  束行农:这也是大家现在关注的一个热点。其实应当从两方面来看:一是基金公司近几年发展比较艰难,要寻找一条生路,所以创新之风比较浓厚;二是银行的货币需求量比较大,又有那么多的客户资源,双方合作肯定会快速发展。当然,说它没有风险是不现实的,但这些客户往往都是银行的授信客户,而银行内部的风险管理能力较强,也有一些风险缓释的机制,所以这种风险未必有大家想像的那么可怕。我的感觉是,风险总体上还是可控的。

  中国证券报:你在金融业务领域经验丰富,展望债券市场,可能还会有哪些大的发展?

  束行农:现在债券市场有三个主渠道:一是银行间市场,一是交易所市场的公司债,还有一个是发改委的企业债。虽然目前银行间市场还占据主导,但几个市场之间相互竞争、相互推动的迹象越来越明显,比如说原来银行间市场走得快,就推动了发改委这边对于企业债的审批制度改革,而现在交易所私募债的发行效率更高,反过来又会推动银行间市场的发展。这种体制有一定的优势,但债券市场将来达到一定的规模之后,还是要解决统一互联的问题。现在几个市场之间还是分割的,交易上、结算上和托管上的分割,都是具有成本的,会体现在价格上。例如会形成利差,导致套利,交易上也不是很便捷。一旦多头管理的问题解决之后,成本的优势将显现出来,中国债券市场将更具魅力和前景。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