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安倍惹恼美国“三巨头”

  □刘洪

  安倍的超级量化宽松新招,让日元一路走低,出口一片向好。可能顾及同盟情谊,欧洲态度暧昧,白宫言辞谨慎,但底特律“三巨头”——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却是怒火中烧。美国汽车巨头和日本汽车超人之间的新战争,一触即发。

  美日汽车业已是数度交锋,迭有胜负。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丰田超越底特律“三巨头”之首的通用,历史性地登顶成为世界头号汽车商。在随后一年,底特律颓势便一发不可收拾,昔日风光无限的通用和克莱斯勒,一度陷入破产保护的境地。

  但风水轮流转。日本大地震、泰国大洪灾,尤其是美国丰田“召回门”事件的持续发酵,日本汽车商迭遭顶头风,美誉度也接连受创,丰田更成为众矢之的。丰田董事长丰田章男洒泪美国国会山,亦未能力挽颓局。2011年,通用终于从丰田手中夺回了头号汽车商的宝座。

  不想,随着2012年安倍上台,美国汽车商的噩梦又开始了。在底特律“三巨头”看来,正是受益于日元的急剧贬值,日本汽车竞争力陡增,日本车商再度高奏凯歌。2012年,丰田销量达到了975万辆,完胜通用的930万辆,从后者手中夺回了失去两年的头号汽车商桂冠。

  美国汽车业恨在心头。福特副总裁史蒂夫·拜根近来就抨击说,日本汽车商的绝地反击,正是受安倍量化宽松的鼓动,而美国汽车商成了最大牺牲品。按照他的说法,日本从未接受自由贸易模式,实行的完全是“重商主义”,即以出口驱动型增长为重点,“而从‘安倍经济学’迄今的表现来看,它基本上是经过重新包装的‘日本公司’(Japan Inc)口号:以补贴支撑出口,然后将其吹嘘为竞争力”。

  在美国,日本汽车随处可见;但在日本,美国车相对较少。这种差别,就真的是日本人更爱国、美国车更糟糕?至少底特律“三巨头”很不以为然。按照拜登的说法,“日本是全球最封闭的汽车市场。几十年来它接连设置了各式壁垒,从完全排除进口商,到骚扰进口品牌,以及往往针对少量进口的独特监管要求,造成过高的成本。”

  “三巨头”的愤怒也获得了华尔街的佐证。根据摩根士丹利的一项研究报告,随着近来日元的大幅贬值,丰田、本田和日产在美国市场每辆车可多获得2000美元的利润。而日本车占到了美国汽车市场的35%,在到今年3月前的上一财年,日本车向北美市场出口量达到了180万辆,增幅为6%。在竞争力此消彼长之下,按照摩根士丹利的预测,底特律“三巨头”的前景不容乐观。

  底特律开始反击,主要发力点就是美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在“三巨头”步步紧逼之下,据称日本已愿做出部分让步,比如通过一个特别计划,取消汽车进口配额。但“三巨头”认为,这仍远远不够。英国《金融时报》评价说:“与市场准入问题相比,日本被指操纵日元引发了底特律乃至美国整个制造业腹地的更大怒火,因为日元贬值让美国产品在其他国家的销售与日本产品相比处于不利地位”。

  底特律曾是美国工业的荣耀和象征,也是今日美国经济最保守的地方,最近更因债台高筑而寻求破产保护。保守的底特律遇到保守的日本,斗争显然不会轻易结束。按照许多经济学人士的看法,“三巨头”将会借助它们在国会山和舆论中的强大的影响力,对日本汽车对手死缠烂打,甚至不排除再度发生“召回门”类似事件的可能。

  公允地说,2010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召回门”,从美国国会到政府,再从媒体到普通民众,人们一致指责丰田刹车问题,丰田销量由此一落千丈,即使丰田章男百般道歉,亦无济于事。但随着时间的沉淀,其中操纵的痕迹也非常明显,所谓刹车失灵的个案,很多最后被证实是美国司机将油门当作了刹车。

  “召回门”发生之际,正是“三巨头”存亡之秋。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的美国车企,自然希望转嫁外界注意力,由此,丰田遭遇了无妄之灾,“三巨头”也获得了喘息的机会。时光轮转,丰田元气恢复,底特律妒火中烧,新的更激烈的交锋,或已拉开序幕。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