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2日 星期六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直补政策进入“备孕期”

  “收储政策本意是好的,从近两年的收储效果看,收储政策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保护棉农、稳定种植面积的作用。但是通过连续两年不限量收储,国家累计收储量超过1000万吨,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本年度中国的棉花库存消费比达到140%,棉花库存占全球期末库存的50%以上,这种收储规模在全球十分罕见。”银河期货分析师纪红说。

  中纺工业联合会副会长高勇给记者算了笔账,2011/12年度收储313万吨,收储价为19800元/吨,耗资619.74亿元;2012/13年度的收储价提高至20400元/吨,收储量累计高达650万吨,耗资1326亿元,两年累计收储量963万吨,合计耗资1945.74亿元。

  “收储的资金来自农发行贷款,收储和放储的差价则由财政部补贴。收放储差价加上仓储、管理、人员等费用,一吨棉花国家大约倒贴3000元,1000万吨就是300亿元。如果改用直补政策,可能只需要花费其中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少,便可达到保护棉农、稳定市场的目的。”高勇叹息道。

  据权威人士透露,国家高层领导已表态“目前的棉花收储政策已经不能再继续了”,农发行也表示难以长期支持如此大规模的收储放贷。同时,记者了解到,发改委、财政部和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等有关部门正在就直补政策进行调研,下半年有望启动试点,明年或正式推广。这意味着直补政策已经进入“备孕期”,但怎么补、补多少,怎样保证补贴到位都是需要仔细斟酌、周全设计的内容,这个孕育的过程势必复杂而又艰辛。

  首创期货首席分析师董双伟表示,直补政策在实施之前必须解决好一系列细节问题,如直补的依据,是按交收籽棉量还是种植面积;补贴的具体标准如何;补贴的执行主体是某个部委还是协会,亦或者是下放到企业;补贴执行过程中的监督如何来进行并尽可能防止寻租行为等。

  “棉花直补政策使纺织服装业有望获得价格更为低廉的原材料,但若直补政策没有落实到位,并未从根本上保护棉农利益、稳定棉花产量,那么,可能反而会因棉花供应大幅波动而导致棉价大起大落。因此,政策设计者十分谨慎。”银河期货分析师陈晓燕表示,由于棉花种植区域分散、面积不明,直补资金如何保证补贴到种植农户的手中,仍是问题。具体到是按亩补还是量补、是否选择试点,有关部门还未形成最后意见。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