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5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最“怕”存款利率浮动区间放开

  周日一大早,沪上几家股份制银行就召集各部门负责人开会讨论存款利率下限取消的影响和对策。

  某股份制银行相关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只是众多变量的一环。假如存贷比不放开,而另一头存款的上限也不放开,银行无法争夺到更多的存款也就没有冲动低价贷款。现在时不时流动性还有问题,低价贷款在短期应该只是一个提法,不会有太大影响。”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据他测算,截至今年二季度,银行各期限贷款中,基准利率和上浮利率贷款的占比达到80%以上。下浮利率贷款的占比不到20%。说明贷款仍是稀缺资源,银行的议价能力仍然很强,贷款利率很难大幅下降。

  对于这次贷款利率下限放开,一向被认为是影子银行最大“推手”的信托公司,反应也算比较平静。一家大型信托公司高管坦言,“因为信托公司的目标客户和银行并不冲突。能从银行贷到款的企业,往往也能通过发债融资。发不了债的,也基本从银行贷不到款。这部分企业才是我们的客户。既然从来没从银行贷过款,自然也就不会受贷款利率放开的影响。”

  “我们最怕的不是贷款利率下限取消,而是存款上限取消。”多位信托公司人士坦言,“因为银行的存款是无风险的,只要存款利率达到6%以上,几乎所有的信托产品就都发不出去了。”专家认为,这意味着影子银行将遭遇釜底抽薪。

  而专家和银行业内人士也认为,贷款利率下限放开,对于游走于灰色地带的“影子们”的威慑作用更大于实际影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政策研究室主任陈道富表示,“以银行理财产品市场来看,其规避的不仅仅是利率管制,还有信贷规模等其他管制。而且在利率规避方面,主要是为了规避存款利率管制。因此,此次贷款利率下限放开对于影子银行业务的影响并不是很明显。主要是释放一个改革的信号,将会对影子银行未来的扩张造成抑制。”

  中国银行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宗良称,贷款利率下限放开并不能完全挡住影子银行扩张的脚步。但是利率市场化一定会稳步推进,必然会限制影子银行的发展。“在存款利率不能很快放开限制的情况下,监管部门会适当限制影子银行的发展,比如此前对于银行理财产品中非标债权的规定,其实就是为了限制影子银行的一些业务,使得影子银行的扩张不至于过快、过猛。”

  对于各界期待的存款利率市场化,专家认为,一国利率市场化的进程相当复杂,存款利率管制的放开涉及银行经营能力,目前在存款保险制度尚未建立、金融机构公司治理尚未完全到位的情况下,存款利率市场化还需稳步推进。

  央行有关负责人也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存款利率场化所需要的各项基础条件,稳妥有序地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这其中包括继续完善市场化利率形成机制,优化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建立健全金融机构自主定价机制,逐步扩大负债产品市场化定价范围,更大程度发挥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