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财富管理市场群雄并起

  5月18日,由中国证券报社指导、金牛理财网主办的首届“金牛财富管理论坛”暨2012年度“金牛理财产品”颁奖典礼在京举行。来自行业协会、银行、券商和信托公司的多位专业人士出席论坛。中国证券报董事长、社长兼总编辑林晨在致辞时表示,银行、券商和信托公司目前都面临着财富管理市场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各家机构之间有竞争,但更多的是合作。业内人士认为,财富管理市场发展空间巨大,各类机构需要不断创新产品和服务,实现共赢。

  多位嘉宾探讨了目前正面临整顿的银行理财业状况。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杨再平提出“银行理财利民利国”,应当让其可持续发展并且“牛起来”。一些信托人士指出,未来银行理财要继续和信托合作,并将银信合作打造成多功能的平台。

  各家机构在论坛上都深入分析了自身的优劣势,阐述了新战略。“资产证券化”在论坛上成为高频词汇,无论是券商、信托还是银行,都表示正在推进该业务的发展。

  银信合作走向多功能平台

  自2005年诞生以来,银行理财业务近年来迅速发展。根据银行业协会和普益财富提供的数据,2005年,银行理财业务规模为两千亿元人民币,2006年增加到四千亿元,2007年扩大到一万亿元,至2012年,该数据再创历史新高,仅针对个人发行的银行理财产品规模就达到24.71万亿元人民币,较2011年增长45.44%。

  然而,银行理财产品运作过程中的种种不规范也开始被诟病,有人指责期限错配资金池带有庞氏骗局的影子,有人认为部分银行理财产品是在为高风险项目融资,有引发金融危机之嫌。2013年3月,银监会下发了著名的8号文,即《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商业银行公示每个理财产品的投资对象,做到每个产品单独管理、建账和核算;对投资于非标债权资产的理财产品进行监管等等。

  一时间,银行理财产品风声鹤唳。不过,在此次论坛上,与会嘉宾指出,不应该把银行理财的资产模式妖魔化。光大银行个人金融部总经理张旭阳认为,理财产品本身并不是藏污纳垢的场所,相反,理财产品创新的结构化设计,平滑了中国传统金融市场的投资差异。他表示,中国有风险较高的股权基金,也有风险较低的国债储蓄,但是没有风险更高或更低的产品。而银行理财的结构化设计,使得各类机构都能找到匹配自己风险预期的点。

  杨再平表示,银行理财利国利民,不仅增加了居民投资渠道,还增加了对实体经济的资金供给渠道,其募集来的资金,70%直接应用于实体经济。他指出,面对目前存在的问题,银行要加强对理财产品风险的关注和管理力度,投资者则应当加强对银行理财的认识。

  杨再平指出,银行理财业务的发展空间还是非常大的,应该继续“牛起来”。从2007年到2013年一季度,银行理财业务的营业额在五年多时间里增长了16倍,但余额仅占银行业总资产的5%。而在美国,2008年财富管理的余额就占整个银行业资产的70%。

  这一观点得到现场多位其他机构嘉宾的认同,他们为银行理财产品的发展提出了许多合理化建议。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银熙表示,理财产品的大发展,也带来了信托业务的大发展,未来银信合作仍然大于竞争。过去银信合作中通道成分比较多,未来银信合作是“真正的合作业务”。她透露,目前,外贸信托已将银信合作列入重点战略业务领域,计划打造出一个多功能的银信服务平台。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认为,监管机构应当明确对信托、券商资管、基金资管、银行理财的共同发展持支持和鼓励态度,因为这是整个金融业发展的动力。例如银信合作的确填补了社会上投融资的很多真空,对实体经济发展的贡献非常大。只有鼓励创新和共同发展,才能够形成真正的、开放的、包容的、竞争性的金融环境。

  围猎资产证券化“蛋糕”

  面对混业经营的未来,各方机构都在寻找创新业务。在此次论坛上,信托、券商、银行也不约而同地表示,看中了资产证券化这块“蓝海”。

  所谓资产证券化,是指将预期能产生现金流的资产或资产组合,转变为可在资本市场上转让和流动的证券,这些证券能够公开进行认购,并由特定机构登记托管并交易,还可以引入中介机构参与。

  张旭阳认为,银行未来要拓展的一个方向是产品的管理能力,资产证券化将是其重要体现。张旭阳表示,一方面,资产证券化能使银行的理财产品变成中长期机构的投资对象,通过穿越不同周期为投资者带来长期收益;另一方面,通过基础设施资产证券化,可以改变地方政府融资环境。目前,资产方的资产是按照历史条件估值,资产证券化则是未来价值的发现,可提升地方政府的资产估值,降低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率。而且,资产证券化是一个标准化的过程,相当于把资产从地方政府那里进行剥离处理,限制地方政府来做资产的能力,使得地方政府的经济模式有所转变。

  信托公司在资产证券化上也豪情万丈。长安国际信托副总裁徐谦认为,信托作为一种财产管理制度,在整个金融的资产证券化运作过程中是一个最基本的制度平台,所以,在资产证券化领域有着广泛的参与前景。

  至于券商,虽在投资能力上有基金这样的强势对手,在投融资领域又有信托与其竞争,但券商仍透露早已悄悄开始在资产证券化上起步。多位券商表示,资产证券化是今年的重点任务之一。东方证券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陈光明认为,资产证券化的业务发展不会一蹴而就,需要品牌的积累和投资管理能力的不断提升,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申银万国客户资产管理总部总经理单蔚良认为,信托融资实际上是一个简易版的资本证券化,券商应当发展正规的资产证券化。目前多家券商正在学习,在扩大相关业务规模和挑选优质项目上努力。

  深挖优势 老旗不倒

  在开拓蓝海的同时,各家机构也丝毫没有放弃各自的优势,并在优势项目上加速发展。四川信托副总裁刘景峰表示,混业经营对信托公司仍然是利好,因为各类机构的产品模式、资产类型、客户群细分不同。信托公司的优势不在于资金,而在于“找资产”。信托不是简简单单提供平台,而是为银行和券商的资管计划寻找适合其投资的项目。“找资产”既能实现高收益,也能体现公司主动管理的能力。金谷信托总经理助理冯彦明表示,各个公司也可以走专业化、优势化道路,金谷信托的股东信达资产由于有分公司的地域特点,为金谷信托做中小企业贷款提供了优势。

  券商则更是信心满满。在证券资产管理上,6月1日后,券商也可以和公募基金同台竞争,发行公募产品。单蔚良表示,国内金融市场格局今后将是开放性竞争的格局。如果券商重复公募基金依靠银行发产品的老路,一定做不活基金,可以考虑用银行理财的方法,即用信托的方法来发产品。他表示,券商在公募业务上相比基金有一定的优势——券商有自己的网点,有长期的品牌和客户的积累,从这个角度来说,公募基金未必做得过券商。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