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25日 星期一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资本项目开放路径

  责编:李刚美编:尹建电话:010-63070357E-mail:zbs@zzb.com.cn

  时间表

  采取分阶段推进方案 2020年可基本实现

  中国证券报: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具体时间表应怎样制定?

  宗良:毫无疑问,我国应该采取一种分阶段、渐进式的推进改革方案。在今后的3至5年内,按照风险或实际需求等因素,通过试点或者其他方式,基本实现90%左右的项目可自由兑换。然后在2020年前后,基本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因此,今年一定要提出总体目标,然后分阶段推进实施,同时把控制风险底线放到重要位置。这对于改革有一定压力,但是10年左右的时间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对我国是比较有利的。一方面,这表明将坚持推进市场化改革方向;另一方面,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和目标,才能让市场产生稳定的预期。

  陈炳才:今年至少会提出一个5年内的总体规划,并提出一些操作方向和思路原则,但是操作方案不会一成不变,未来会根据具体情况不断完善和调整。我预计会提出一个长期目标,即到2020年基本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而且,五年规划提出之后,接下来分别就近期和远期的操作方案作进一步规划。必须注意的是,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和资本项目可兑换是有区别的,这个操作方案只是针对人民币项下的方案,而不是储备货币项下的方案。

  根据IMF的资本项目交易分类标准(七大类43项),目前人民币资本项目实现部分可兑换的项目为17项,基本可兑换8项,完全可兑换5项,粗略算来占全部交易项目的75%,而这和我国的具体国情还存在一定差异。如果按照我国的实际情况细分,资本账户的项目可以有70至80项,在这些项目中,有很多项目我国已经完全实行可兑换,但也有很多不可兑换,这需要选择项目逐步进行突破。而现在明确的是,未来的操作方案一定是基于先长期后短期、先风险小后风险大等原则。

  中国证券报:央行行长周小川曾在公开场合称,人民币可兑换是一个有一定模糊性的目标。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宗良:现在的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已经进入攻坚期,需要进一步明确目标并加速前进。实际上,我国很多经常项目下的项目已经开放,很多资本项目也是开放的。

  人民币资本项目的开放,是我国未来金融改革的一个方面。资本项目开放,虽然不能说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条件,但是资本项目下的开放会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起到较大推动作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实现后,境内外投资者持有人民币就不再发愁,这会增加市场及其他国家企业和金融机构对人民币的信心。

  事实上,没有哪个国家的货币可以实现百分之百的自由兑换,这也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但是在SDR货币篮子中的几种货币,比如欧元、美元、英镑、日元等,基本上可以看作是完全可自由兑换,尤其是美元的可自由兑换程度比较高。另外,包括一些能为全球央行统一储存的几种货币,比如瑞郎、澳元、加元,也基本可以算是可兑换货币。人民币若干年后成为可自由兑换的货币,是我国金融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和目标。

  陈炳才:目前没有哪个国家的货币是百分之百的可自由兑换,最多只是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各个国家仍然有管制。因此,我们的目标就是在2020年基本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另外,目前已经放开的部分也还有很多可以完善的地方。

  路线图有望明确

  资本项目可兑换2020年或实现

  路线图

  先长期后短期 多点寻求突破

  中国证券报:央行课题组日前发布的一份题为《我国加快资本账户开放的条件基本成熟》报告,为资本账户开放的路径描绘出了一幅清晰的路线图:先流入后流出、先长期后短期、先直接后间接、先机构后个人。您认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操作方案应该是什么?

  宗良:在推进改革的过程中,坚持渐进式改革的发展思路,按照与实体经济的相关程度和风险状况来进行逐步放开。先放开风险小、复杂程度不高的项目,到最后再放开风险较高、比较复杂的项目,比如衍生产品的投资、股票市场的投资。债券市场的放开可能会略早。

  中国式的改革开放有一个关键点,即只要是真实合理的需求都去满足,但炒作的需求就必须控制。主要是防止炒作或投机,尤其是脱离实体经济发展的、杠杆效应比较强的某些领域,可能会放开得较慢一些。

  但是,在当前国际金融市场比较复杂的背景下,金融开放仍然需要稳妥推进。资本大进大出,常常会成为金融风险的导火索。一旦我国出现问题,即使有国家愿意出手援救,也会附加很多条件,这个条件比稳步开放付出的代价要大得多。另外,我国一旦出现风险,所需资金量将非常大,其他国家很难救援。我们需要在IMF的规则范围之内,适度保留IMF认可的手段。

  陈炳才:我认为,目前应该首先从人民币项下的信用证、保函和对外担保以及相应的账户管理开始放开,从允许境外机构在境内发行人民币股票、债券并以人民币出境为突破,逐步推进双边、多边和区域性资本账户开放或资本项目可兑换。当然,还可以选择银行间的人民币和非主权货币的借贷进行突破。

  如果本国资本账户开放不涉及储备货币,只涉及其他货币,或者就是本币的跨境流动,就不必担心开放风险。允许人民币自由流出,也允许人民币自由流入,允许境外机构在境内开设人民币账户。流出的本币相对国内来说,规模和比重都较小,不会产生投机冲击,只会有正常的市场波动风险。因此,在推进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过程中,可以逐步放开人民币证券、债券市场,允许境外机构在境内直接开立人民币账户,进行债券、证券和理财投资。

  中国证券报: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操作方案将从哪些方面率先提出改革或者试点?

  宗良:我认为,与个人有关的境外投资有可能先放开,而这次国务院会议上也提出建立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此前市场期待的港股直通车,如果能变为现实,就会成为一个很大的投资领域。此前已通过QDII、QFII放开很多投资渠道,但都是针对机构,未来也应考虑针对个人投资者进行开放。但是,个人投资者也必须清楚认识到,这其中意味着机会与风险共生。在与国际市场联系后,承担的风险也会有较大变化。建议个人投资者不要配置太多资金,尽量以多余的资金进行这方面的投资,只是将其作为分散投资风险的渠道。

  而对于企业而言,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带来的风险,主要体现在又回到利率和汇率的变动上。预计企业的各种金融服务需求将增加,企业应通过各种渠道规避风险,把潜在的既有风险降低。

  陈炳才:此前有观点认为应先机构后个人,但是我认为在人民币资本项目下,放开个人境外投资的风险和问题不大,可以同时放开机构和个人的投资。实际上,此前相关部门一直在尝试个人境外投资。

  目前,在居民个人境外证券投资和银行商业票据发行、外币债券,机构和个人的主权货币债权、债务方面,本币商品和本币金融衍生工具、本币离岸交易等方面,还按照美元制度进行严格限制甚至禁止,不允许境外人员参与,在主权货币信用证、担保、保函等方面仍然使用第三方货币,未使用主权货币。这些应该进行战略调整,选择时机和步骤,进行改革和开放。

  而对于居民个人境外投资者的风险,需要从政策设计层面进行考虑,尽量帮助个人投资者规避风险。

  稳预期

  汇率将趋均衡 浮动区间有望扩大

  中国证券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将产生哪些影响?

  宗良: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主要是针对资金的流入和流出,当然也会间接对人民币汇率产生影响。

  首先,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是向市场传递一种更加市场化、开放的信号,未来人民币汇率形成的机制也将更加体现市场的需求变化。国际资本的流进或者流出可能会变成一种市场化、常规化的行为,使得国际资本的跨境流动成为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这反映在汇率上,就是人民币汇率的浮动区间会有所扩大,弹性也会增加,而且波动变化更加难以预测。不会像过去单边变化,而是更趋于双向波动,市场化程度也较高。

  陈炳才: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逐步实现,将影响对于跨境资本的流动,这在很大程度上将促进对人民币汇率的均衡。简言之,国际资本流入增加,则人民币汇率升值;而如果人民币也有渠道流出,则人民币汇率相对贬值,这就会形成一个平衡机制。

  而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主要取决于本外币流动的规模、市场的关注程度、投机炒作程度尤其是境外的外汇交易市场波动等因素。当然,人民币汇率的波幅或者弹性并不会发生太大变化,但是每天的波动幅度会相对加大,国际资金的跨境流动也会更加频繁。另外,还要关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逐步实现后,人民币出境的规模能有多大。在境外的人民币资金越多,则市场上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就越理性。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