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6日 星期三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神奇小子史玉柱

  □本报记者 高改芳

  4月9日晚间,在巨人网络的仙侠世界游戏发布会上,公司创始人史玉柱当众宣布辞去CEO职务,正式退隐江湖。在现场,他把杯中啤酒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几滴全倒在了自己的光头上。没人知道,当时他的心境是如梦幻泡影般心有挂碍,还是醍醐灌顶后功成身退。

  “公告我辞去巨人网络CEO,至此我已不担任任何公司实职。终于彻底退休了,把舞台让给年轻人。告别江湖后,我的主营业务是玩,副业是搞些公益。江湖好汉们,忘掉‘史玉柱’这厮吧。”稍晚,史玉柱在微博上再次宣布退休消息。

  曾经的商界神奇小子盛时而退,留给外界无穷的猜想与琢磨。在中国当代所有白手起家的商业大佬中,史玉柱的传奇性和争议度无人能及。誉之者褒其为创造财富的商业奇才和价值投资大师,毁之者贬其为唯利是图的投机奸商和股票内幕交易分子。

  面对任何评价,史玉柱早就不放在心上,他甚至刻意将自己打造成中国“第一屌丝”形象。永远以一副吊儿郎当的姿态面对自己的大起大落大富大贵,而微博上的他又像一个老顽童,说话做事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举重若轻,熊市对民生银行数十亿元的投资犹如闲庭信步。观察人士认为,史玉柱退出实业后将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金融投资上。或许股市对这位社会心理大师而言,才是更好的心性博弈的名利场。

  最贵微博

  史玉柱并不擅长人际交往。他成功的秘诀在于对中国人心理的了解,例如他卖脑白金,他的卖点不是商品本身而是中国人对送礼的需求。他做网络游戏,抓住的也是游戏者的心理。“他洞悉游戏是现实世界的映射”,曾经接触过史玉柱的人如是说。

  “闲居山林,无欲无求。江湖恩怨,别来烦我。”这是史玉柱给自己的微博贴的标签,也被他自称为“座右铭”。

  的确,近两年来,史玉柱几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有接近史玉柱的人士介绍,除了参与公司大手笔的资本运作,史玉柱已经从公司的具体业务中抽身。再加上他天生就不擅人际交往,独处的时间越来越多,颇有参禅的味道。而他琢磨最多的,就是人性。

  而这恐怕就是“史玉柱模式”成功的关键——在对人性了解的基础上成功营销:把不是白金的脑白金卖出白金价,把业界口碑一般的网络游戏《征途》、《巨人》卖到了纽交所……史玉柱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的营销奇才。

  今年,史玉柱头上的光环变成了“股神”,而他借以影响舆论的工具从大众媒体变成了“自媒体”微博。看似已经过上退休生活的史玉柱其实还在导演着他的资本大戏。这一次他要营销的是银行股。

  今年1月26日,周六,史玉柱在微博上晒出了“大嘴巴不靠谱行业研究八卦报告”,称2013年银行业,全行业不良率拐点出现在上半年;息差维持在2012年四季度水平附近;利润增速从超高速恢复到常态,五大国有银行的增速为8%左右,有特色的商业银行为30%左右,其他多在20%附近。如果出错,恳请砸烂屏幕,取消对俺关注。

  不知是巧合还是史玉柱真有如此大的市场影响力,1月28日,周一,民生银行当天大涨7.18%。

  史玉柱太知道怎样操控他的追随者了。

  民生银行可转债今年3月15日发行,他不失时机地在3月13日凌晨发了“不全额认购有点傻”的微博,并附上了“新希望将全额认购民生银行可转债”的新闻链接。在史玉柱、郭广昌卢志强刘永好等“全明星”股东的助威声中,民生可转债炙手可热。

  早在2011年8月,中国人寿中期业绩说明会上,中国人寿副总裁刘家德表示,中国人寿依然看好银行股,未来民生银行无论通过股权形式融资,还是采取债务形式,都会提供支持。史玉柱当天就在其微博上回应:拜托中国人寿,别虎视眈眈想控股民生银行,给民营一块小小的天空吧。尽管史玉柱随后删除了上述微博,但仍被投资者大量转发。民生银行的股价更是在第二天“碰巧”大涨6.47%。有媒体计算,史玉柱当天账面浮盈2.3亿元。史玉柱的微博由此被称为“史上最贵微博”。

  也许上述微博营销只是巧合。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史玉柱对民生银行(600016),乃至民生系的介入之深是不为一般投资者所知的。史玉柱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的腾挪大戏甚至比他的营销“秀”还要精彩。

  早在十年前,在民生银行2003年年报中,健特药业就持有3,044,841股民生A股,占总股本的0.32%,位居第九大流通股东。这是万得资讯目前可以查到的最早的股东数据。而健特药业的灵魂人物正是史玉柱,脑白金和黄金搭档就是健特药业的主打产品。

  健特药业与曾经名为健特生物的上市公司同为史玉柱实际控制的公司。健特生物现在的名称是民生投资(000416)。打开民生投资的F10就可以看到其名称的演变,从青岛国货、青岛健特、健特生物、华馨实业,直到现在的民生投资。从其名称演变中不难看出其中有史玉柱的影子。

  此外,民生投资目前的控股股东是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泛海控股),持股22.56%;民生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是卢志强,他持有泛海控股77.14%的股份。

  截至2012年年末,由史玉柱控制的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健特)持有8.10亿股民生银行A股,占比3.58%,为第六大股东。而卢志强的泛海控股持有6.99亿股,占比3.09%。

  由此可见,史玉柱与民生系、泛海系的关系之深远。

  从未远离

  史玉柱在资本市场上的翻云覆雨被他狂轰滥炸的脑白金广告所遮掩。其实,史玉柱从未远离资本市场。

  早在2000年左右,史玉柱就在脑白金销售额突破10亿元的时候,通过民生投资(000416,当时的健特生物)成功逃顶,获利逾3亿元。史玉柱与股市首次接触就出手不凡。

  1998年,史玉柱在上海注册了健特公司,推出脑白金产品。到2000年,脑白金的销售额超过10亿元。同年9月,上海华馨投资公司(上海华馨)在上海卢湾区成立,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两名股东为自然人高洪英和王建平,都是史玉柱老家安徽怀远人。据媒体报道,上海华馨的幕后控制人正是史玉柱,上海华馨的任务就是实现史玉柱的资本运作。

  2001年1月,新巨人——上海巨人投资公司成立,并控股上海健特。2001年5月,史玉柱将旗下无锡健特90%的股权出售给上海华馨,然后通过上海华馨辗转将这部分资产卖给了上市公司ST国货,ST国货后来更名为青岛健特,2001年实现盈利之后摘掉了ST帽子。

  上市公司资产重组、更名之际,也是其股价暴涨之时。ST国货的股价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从12元直逼25元,除权后再度冲至27元,成为2002年底最为耀眼的明星股。

  接下来,史玉柱导演了一幕堪称完美的逃顶大戏。2002年11月,健特生物发布重要事项公告称,以史玉柱为首的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退出脑白金产品销售市场,不再从事脑白金产品业务,并将其所拥有的脑白金商标所有权和复合型脑白金及制作方法转让给无锡健特,其中,商标转让价款为1.46亿元。

  史玉柱不仅借机甩掉了江河日下的脑白金,更从资本市场上大捞一笔。

  市场人士粗略估算,根据健特生物2001年报称公司10转增7股派1元,上海华馨对健特生物的持股数由2800万股增至4770万股,分红4770万元;健特生物从上海华馨手中购买无锡健特39%的股份,支付现金1.22亿元;健特生物2002年中报称10送2转增1,派现0.5元,上海华馨对健特生物的持股增至5700万股,进账2850万元;通过无形资产转让,上海健特再进账1.46亿元。仅通过上市公司派现和关联交易,上海华馨与上海健特共获得收入达3.43亿元。

  而通过健特生物,就是现在的民生投资,史玉柱与泛海系的卢志强、新希望的刘永好,甚至四通集团的段永基等都建立了盘根错节的资本关系。而这层关系也为史玉柱在2011年大规模增持民生银行埋下了伏笔。

  从二级市场获利之后,史玉柱除了继续在保健品领域推出“黄金搭档”外,也开始在其他领域投资。显然,他更渴望IPO的财富神话。此时,征途网络的成立就绝非史玉柱的一时兴起了。

  2004年11月,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征途网络)正式成立。当时征途网络的办公室位于上海市徐汇区桂林路396号29栋2楼,由原上海电子仪器厂厂房改建而成,外观破败,办公室陈设老旧,更像一家乡镇企业而非现代化的网络游戏公司。

  “游戏是现实世界的映射。你要知道,大多数人并不在乎游戏规则的公平与否,他们只在乎在这个不公平的领域里,自己站在哪一边,是吃亏了还是占便宜了。”史玉柱曾这样描述他投资网络游戏的心得。

  正是这样对人性、对游戏的透彻了解,史玉柱硬是让这家看上去颇显破败的网游公司在三年后登上了纽约证券交易所。

  巨人网络因其自身的轻资产结构以及其靠出售非实体产品换取利润的特点,现金充足。尤其是成功上市融资之后,史玉柱手握一大笔钱没有地方花。从1992年巨人大厦立项到1997年公司资金链断裂时,这座号称“中国最高”的大厦只盖到了地上三层。时隔17年后的2009年,史玉柱再次在珠海启动新巨人大厦,却于2012年第二次放弃了该项目。

  盖大楼而不得的心情恐怕只有史玉柱自己才能体会了。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网络游戏行业短线收益的特性——动辄数十亿的建筑投资不是能靠一款运营良好的网游就支撑得起的。

  比起盖大楼来,也许还是早点分红的好。2013年2月,巨人网络宣布分红1.005亿美元。游戏行业的常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捞一票就走,在史玉柱身上也不例外。

  既然网络游戏像保健品一样,不是恋战之处,手握重金的史玉柱显然在思索他的财富大厦的下一步该搭一块什么样的砖。

  投资银行股,或许就是其中的一个答案。

  贩卖银行

  接下来的故事就为投资者所熟知了。

  自2011年3月以来,史玉柱通过上海健特增持民生银行A股多达30次,累计买进超过4.5亿股民生银行。按民生银行在此期间的平均股价推算,史玉柱买进民生银行股票至少花了26亿元,其在民生银行的持股比例也由最初的0.65%猛增至2.66%。早在今年初民生银行抛出定向增发再融资计划时,史玉柱便拟斥资65亿元参与,后因再融资计划修改而被迫放弃。一向高调的史玉柱近日通过微博解释称,资本市场对商业银行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过度悲观,国际投行低估了党对宏观经济的把控能力。

  巨人网络在纽交所上市之后,史玉柱曾经说过,“我是程序员出身,对于现在回到IT行业,有一种回娘家的感觉,这是求之不得的。另外,我本人特别爱玩游戏,我的工作主要是玩游戏,没有几个老板像我这样的,我会充分利用这一点。至于退休后,我也会干IT,我终于找到自己归宿了,感觉很好。”

  那么,对银行股的投资,让史玉柱回到了另一个家。

  史玉柱投资银行始于10年前。资料显示,史玉柱2002年从时任四通集团董事长段永基手中接手6000万股华夏银行,2003年又从冯仑手中买下了1.43亿股民生银行法人股。经过股改、定增、多次送股后,2008年民生银行中报显示,史玉柱持有民生银行A股达9.07亿股,持股比例为4.82%,为第四大股东。而2012年年报显示,史玉柱的上海健特持有民生银行8.10亿股,为其第五大股东。而2012年,上海健特共增持民生银行400万股。

  仅从这些粗略的持股数量上很难计算出史玉柱投资民生银行是赚了还是赔了。因为从2008年1月1日至2013年4月1日,民生银行的累计涨幅为-35.4%。而从今年2月5日民生银行股价最高时的11.71元算起,到4月1日的收盘价9.67元,也已跌去了17.4%。其实,早在2009年一季度,史玉柱还曾以每股4.5元左右的价格抛售了约5.7亿股民生银行。现在来看,损失惨重。

  不论对民生银行的投资是否成功,有一点史玉柱是绝对成功的:民生银行此轮涨幅遥遥领先于其他银行股,史玉柱的号召力不可忽视。单从这一点来看,史玉柱对银行股的营销就是绝对成功的。

  “这一轮的上涨,纯粹就是谎言缔造的猪市……有人过去成功贩卖过脑白金,现在又再次贩卖银行。中国股市,从来不缺带头大哥,也不缺跟风的赌徒和卖命的傻瓜。”一位投资界人士在今年一二月银行股大涨之后,在微博上如此评价。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