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17日 星期一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发挥巴Ⅲ新规积极作用有前提条件

  1月6日,巴塞尔委员会公布了“流动性覆盖率”(LCR)规则,该规则不仅放宽了对高流动性资产(HQLA)的定义,而且放宽了实施时间(2015年1月1日启动,2019年初全面实施),比预期时间晚了四年。LCR新规出台后,欧洲银行股普涨。

  所谓银行业的流动性覆盖率规则,是2010年出台的《巴塞尔协议Ⅲ》的组成部分。该规则规定银行业流动性覆盖率必须达到100%,即优质流动性资产储备和30天资金净流出量之比需大于等于100%,以确保在发生短期危机时银行有足够资金渡过难关。制订该规则,意在确保银行在遇到紧急挤兑时不会发生兑付风险。2008年的金融危机,就是由于某金融巨头出现流动性困难而触发的。

  银行业LCR指标类似于普通企业的两个重要财务指标:流动性比率和速动比率,它可以考核银行的稳健性,不至于在紧急情况下发生倒闭风险从而累及金融系统。所以,银行业推行流动性覆盖率规则,有助于银行业稳健经营。同时,银行业手中有足够的流动性储备,在发生危机时也不至于要申请央行的流动性援助。

  但是,当今全球银行业全面贯彻LCR规则还存在困难。尤其是困难中的欧洲银行业,手中并无足够的流动性储备。欧洲央行从2011年12月到2012年2月,就通过两轮长期再融资计划(LTRO)向欧洲的银行系统注入了约一万亿欧元的流动性。如果按照之前计划(2015年全面达标),欧洲银行业是肯定完不成的。

  巴塞尔标准的放松给了欧洲银行业一个喘气的机会,对于全球银行业也算是一个利好。但是,新规在利好银行业的同时,也可能给金融和经济系统埋下一些隐患。按照2010年的规则,仅有政府债券和优质公司债才能被视为优质流动性资产,现在诸如优质股票和优质抵押支持债券等资产均可视为优质流动性资产。将优质股票和优质抵押支持债券等风险更高的资产纳入储备资产范畴会显著降低银行业的合规成本。但是,希腊的违约案例以及日本、美国的高比率债务问题,使得人们认识到即使是政府债券也是有很大风险的。抵押支持债券本身就是美国金融危机的一个触爆点,现在却将它以及某些股票权益和企业债券都纳入流动性储备,潜在风险明显上升,虽然新规要求上述三类资产的比例不能超过HQLA的15%。

  新规还使得银行业资产质量、稳健性、风险水平受到信用评级和企业风险的影响。如果出现评级的系统性风险,正如2008年之前评级机构普遍给予诸多债券高评级的现象那样,会误导银行的资产配置。而企业的各种风险,自然会成为银行的风险。经济繁荣期,债信评级被高估,银行上述流动性资产会包含大量的泡沫,会导致银行风险积聚,而经济低估期,债信评级被低估,也会导致银行资产被低估,招致风险。

  新规里还蕴藏的一个风险是,随着银行规模的扩大,那么银行的流动性覆盖规则中三类资产的规模也相应扩大。由于银行的杠杆效应,在经济繁荣期整个银行业的风险资产规模将会非常大,给金融系统造成极大的系统性风险。

  所以,要发挥新规的积极作用,抑制其负面作用,就必须满足两大前提条件。一是彻底解决金融机构“大而不能倒”的问题,避免银行业不择手段追求规模以挟持社会。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限制金融机构的绝对规模,还要限制银行业的天价薪酬。二是要因势利导,动态地、逆周期地调整三类风险资产的法定占比。在繁荣期,规定银行流动性资产中三类风险资产较小的比例,防止风险过快累积,在经济谷底期,可以规定三类风险资产的较高占比,防止银行资产低估值,以给银行喘息的时机,帮助银行业和整个经济走出低迷。(作者单位:东航国际金融公司)

  •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东海
  • 编辑:罗伯特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