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1日 星期四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五大变化轨迹微露明年美国经济亮色

  透过2012年看2013年,美国经济有一系列易于忽视、却影响深远的变化,它不仅意味着力量的积蓄,更代表着方向的指引,而2013年美国经济将沿着这些变化方向继续前行。全球经济的积弱不振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将逐渐减小,美国经济的韧性有望超出市场预期。

  程实

  2012年行将过去,这一年的全球经济,尽管不是衰退年,但依旧是失意年,各类风险的层出不穷超出预期,实体经济的自由落体令人扼腕。如果说尚有亮色,那就是美国经济的周期性领跑,有望实现2.17%的经济增长,较去年加速0.3个百分点,是发达国家中实现增长率提振的唯一成员。那么,2013年美国经济的周期性领跑是延续还是终结?

  表面上看,风声鹤唳的财政悬崖似乎将成美国经济不可承受之重,并可能把美国经济的温和复苏拦腰斩断。面对财政悬崖,美国经济复苏是否会戛然而止?笔者以为不然。当然,财政悬崖的冲击只能部分缓解,影响只能跨期分摊,本身无法全然回避,但财政悬崖并不是美国经济的全部,仅是影响美国经济未来走向的一个因子。在对财政悬崖保有充分警醒的同时,可将2012年-2013年的美国宏观经济视作一个连续的时间段,带着2013年的疑问回望2012年,周期性领跑只是表象,变化才是深层内涵;而透过2012年看2013年,2012年带来的美国经济一系列变化是易于忽视、却影响深远,变化不仅意味着力量的积蓄,更代表着方向的指引,而2013年美国经济将沿着这些变化方向继续前行。

  变化之一,是家庭在去杠杆化后的消费模式回归。经历了四年的调整,美国家庭的去杠杆化取得明显成效,今年二季度,美国家庭负债率降至10.69%,不仅大幅低于危机期间(2008年-2012年,下同)12.27%的平均水平,还低于11.96%的历史平均水平(季度数据是1947年以来的平均,月度数据是1995年以来的平均,下同)。与此同时,美国家庭消费更趋扩张性,今年二季度,美国个人储蓄占可支配收入比例降至3.6%,接近危机前水平。消费模式的回归伴随着透支风险的下降,今年前三季,美国信用卡拖欠率均值为2.93%,明显低于危机期间的4.67%,甚至低于历史平均的4.46%。此外,随着就业形势的改善,11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升至82.7,大幅高于危机期间的69,并接近历史平均的87.6。

  变化之二,美国楼市去泡沫化接近完成,并出现触底迹象,今年6至9月,标准普尔美国20个大中城市房价指数连续四个月上升,结束了此前连续20个月下跌的颓势;今年前十个月,美国丧失住房赎回权案例数量月均下降13.38%,出租房空置率和住房空置率的月均值分别为8.67%和2.07%,明显低于危机期间的9.87%和2.54%,并接近历史平均水平。11月,全美住宅建筑商协会住房市场指数回升至46,大幅高于危机期间的19,并接近46.97的历史平均水平;今年前十个月,美国新房销售和现房销售环比增长率的月均值分别为0.87%和0.98%,既高于危机期间的-0.58%和0.48%,也高于历史平均的-0.05%和0.15%。

  变化之三,是金融行业在风险下降过程中的经济助力提升。今年前11个月,美国银行业借贷意愿月均净上升17.38%,大幅高于危机期间的4.1%和历史平均的7.07%;美国银行业对大中型企业和小企业的贷款标准月均改善4.65%和3.1%,而危机期间恶化幅度高达13.65%和16.46%。在风险管控前提下的业务扩张使得美国银行业盈利状况明显改善,三季度,美国银行业总收入同比上涨3%,创近三年以来的季度新高;美国银行业总利润达376亿美元,同比上升6.6%,创六年以来的季度新高。从宏观金融调控看,长期低利率和连续三轮的量化宽松使得美国货币供应快速扩张,2012年前十个月,美国M1和M2的月均同比增速分别为15.67%和8.7%,高于危机期间的11.1%和6.49%,也高于历史平均的5.59%和6.32%。

  变化之四,随着次贷冲击的逐年消化,以及全球风险重心从美国向欧洲的转移,美国经济的自我修复渐显效果。2012年前十个月,美国工业产出月均增长3.91%,大幅高于危机期间的0.28%和历史平均的1.15%,美国产能利用率月均值为78.62%,高于危机期间的75.57%和77.28%。产能恢复过程中,企业裁员数减少,就业吸纳力增强,2012年前三季度,美国大规模裁员人数的季均值降至25.7万人,明显低于危机期间的35.6万人和历史平均的30.1万人;2012年前十个月,美国月均新增非农就业15.7万人,高于危机期间的-7.3万人和历史平均的8.3万人。受市场自我修复的影响以及财政巩固的约束,美国政府部门对经济的边际助力有所下降,2012年前十个月,美国政府财政支出月均增长仅1.13%,明显低于危机期间的6.64%和历史平均的5.83%。

  变化之五,是实体经济在失衡纠正过程中的内生动力增强。今年前三季度,美国GDP季均增长2%,个人消费的季均贡献为1.26个百分点,明显高于危机期间的0.53个百分点,62.83%的贡献率也已接近历史平均的65.89%;投资平均贡献为0.58个百分点,接近历史平均的0.63个百分点,在房市触底回暖的支持下,住宅投资季均贡献0.31个百分点,高于危机期间的-0.24和历史平均的0.1个百分点;贸易平均贡献为0.14个百分点,低于危机期间的0.28个百分点,但略高于历史平均水平;政府支出平均贡献为-0.02个百分点,明显低于0.57个百分点的历史水平。数据非常清晰地表明,2012年美国经济的引擎分布正在向消费为主、投资为辅、贸易和政府减弱的方向转变,这既意味着内外失衡的改善,也意味着美国经济内生动力的增强以及以我为主增长模式的回归。

  顺着上述五大变化轨迹,展望2013年,全球经济的积弱不振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将逐渐减小,美国经济的韧性有望超出市场预期;美国家庭资产负债表修复、消费倾向上升,将为消费可持续复苏奠定坚实的基础;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修复、盈利状况改善和信贷意愿增强将有助于其资金融通功能的发挥,并给经济增长输入货币助力;而在政府支出边际贡献已然缩小的背景下,财政悬崖的长期拖累也有望被其他积极因素的助力增长所稀释和消化。根据IMF的预测,2013年,美国经济有望实现2.12%的增长,增长率虽较2012年略有下降,但增长可持续性得以维系,通胀率有望下降并居于2%以下,失业率则有望下降至8%左右,贸易失衡则有望小幅缓解。

  (作者系金融学博士,经济学者)

  • 来源:东方网
  • 编辑:罗伯特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