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17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全球经济增长中国动力不可忽视

  • 发布时间:2014-08-22 15:34:35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报记者 张钰芸 连建明

  人物简介

  黄海洲,1983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获电气工程学学士学位,1987年于上海理工大学获(中美联合)系统工程学硕士学位,1994年在印第安纳大学Kelley商学院获商业经济学与金融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首席策略师、董事总经理。

  黄海洲长期在海外著名金融机构工作,1998年至2005年,任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先后任货币汇兑部、欧洲部和研究部经济学家和高级经济学家。2006年至2007年,任职巴克莱资本,任大中华区研究主管兼首席经济学家。2008至今任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他对世界经济有深入研究。

  个人观点

  黄海洲在最近一次演讲中认为,随着上海自贸区的推进、金砖银行落户上海和人民币国际化步伐的加快,中国经济面临新的发展机遇,对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十分有利。

  新兴市场国家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是印度,印度的新总理刚刚就任,期待印度启动一轮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改革。

  前不久,由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卓越国购发展专项基金/卓越发展研究院主办的“2014世界和中国经济论坛”在上海举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首席策略师、董事总经理黄海洲在会上作了题为“去杠杆化与长期性经济停滞”的演讲。

  黄海洲认为,未来对全球经济增长应该还是可以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他把全球经济划分成三个板块,即美国、欧元区国家与新兴市场国家。他说,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后,这三大板块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板块一 美国5年完成去杠杆

  首先,美国经济去杠杆化过程基本完成了。黄海洲展示一张PPT进行解释:这张图是美国经济四大块的资产负债表,最下面一条曲线是美国的金融业,美国的金融业杠杆比例2008年高点时,负债率占GDP比例高达120%,经过5年的调整,金融业去杠杆化过程已经完成,现在实际上的负债率80%不到。第二条线是美国的家庭,美国是个超前消费的国家,家庭借贷相对多一点,实际上负债率超过了90%。还有一条线是美国企业的负债率,相对比较低,危机之前、危机之后都比较低。最后再看政府负债率,金融危机之后政府负债率实际上大幅度提高了。

  为什么政府债务大幅度提高?政府做了什么?黄海洲解释说,一是政府财政赤字很大,美国政府给老百姓进行一定补贴如旧车换新车等等,使得赤字进一步加大;二是帮助金融业,尤其帮助银行业快速降低杠杆率,也帮助家庭部分降低杠杆率。这些因素使得政府杠杆率往上提升。家庭降低杠杆率会造成美国消费下滑太猛,不过,过去几年虽然美国经济增长不力,没有出现当时担心的大萧条式的危险。

  到今天为止,美国的金融系统、企业系统都具备了再出发的条件。因此,美国经济具备了一系列再出发的条件,因为美国花了5年时间去杠杆,目前去杠杆化已完成。

  其次,黄海洲讲了欧洲主要是欧元区板块的情况。欧元区板块从四个维度来看:金融系统、企业、政府、家庭,这四块中,欧洲政府的负债率在金融危机以后也拉上来了,但是,政府的负债率上去了,并未有效帮助金融系统去杠杆。那么,钱到哪里去了?第一,欧洲社会福利支出所占的比例较大,危机时失业率上升,社会福利支出增加。经济增长下行,社会福利反而增加,造成政府杠杆率上升很快。政府杠杆率上升之后这部分钱,基本上都用于社会福利支出,没有能够帮助政府去杠杆。

  另外,欧元区里没有财务统一。有问题的国家没有钱,如西班牙、希腊,到了国债都发不出去的地步。按道理来说如果能进一步提升国债的水平,有可能帮助银行去杠杆,但是这些国家没有这个能力。没有问题的国家,比如说德国根本不需要再进一步的去杠杆。

  所以,社会福利和欧元区财政体制的原因,造成欧洲政府杠杆率上升,但是欧洲去杠杆过程尚未完成。因此,过去5年欧洲还是在泥潭里打滚。

  如果把全球分成三大板块,美国、欧洲、新兴市场国家,那么,美国去杠杆化过程已经完成;欧洲去杠杆化尚未开始,但是欧洲没有加杠杆;而新兴市场国家过去5年都在加杠杆,银行给企业贷款占GDP的比例,包括中国在内都是在上升。

  板块二 欧洲没有找到好办法

  未来世界经济会如何发展?黄海洲博士认为,一个结论是美国可以加杠杆了。美国去年银行股股价涨了很多,虽然今年一季度美国GDP增长速度不好,但美国就业率在提高,实际上超出市场预期,因此,美国实际上具备了加杠杆的条件。

  同时,如果从实体经济来讲,美国还有顺风顺水其他5个条件——

  ● 第一,美国资金实力比较强,利率从3%到13%。

  ● 第二,美国的能源价格低,这是得益于这几年页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大量开发。

  ● 第三,美国的劳动力成本在下降,结构调整正在发生。整个劳动力成本在危机之后处于一个下行态势。

  ● 第四,美国单一市场比较大,美国有15万亿美元的GDP,世界500强的公司里面很大一部分来自美国,美国市场规模从国内单一最大市场到全球占的市场份额都是最大的。

  ● 第五,美国的技术储备和技术创新能力很强。资产价格里面很大一块是靠技术进步在往上拉。2000年、2001年纳斯达克泡沫破裂以后,美国新经济经过几年调整已经挤了水分,2008年以后又在往上拉。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在未来3年里有可能成为全世界市值最大的公司。

  欧洲未来5年可能还是在打滚,没有找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货币没有同时解决过冷和过热的问题,货币政策只能找一个中间值,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同时,去杠杆化的过程和结构调整的过程都相当困难,很大原因在于欧洲社会福利难以改革,还有财政没有统一。

  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在内都面临去杠杆、调结构的过程,中国提的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实际上反映了我们经济的状态,也反映了过去5年的状态。未来的状况是这个状况的反镜像,新市场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巴西都面临改革的挑战。黄海洲说:我们已有的经验表明,不改革不行,你做得慢的话市场像老虎一样跟在后面追,你跑不过老虎就被老虎吃了。亚洲金融危机时,亚洲部分国家,以及拉丁美洲部分国家在金融危机的时候,都受过这方面的创伤。当然这里也有一些外部条件,比如说看这些国家本身外债占的比例有多高,尤其短期外债比例多高,相对来说,中国处在比较好的位置。

  还有一个困难,如果改革做得太猛,无序改革,也会面临较大的困难。所以如何能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比较平缓的、比较有序的改革,稳步向前推进,这是考验政治家和市场智慧的一个重大挑战。

  板块三 新兴市场国家发展机会较大

  黄海洲认为,美国过去5年去杠杆的过程可以给我们提供了一定的借鉴。2008年,美国号称是百年一遇的危机,最有可能出现两个结果,一个是大萧条式的去杠杆,上到华山顶,但是没有找到华山下来的那条道一转身掉到悬崖下面了。美国有9000家银行破产,这让人想起上世纪30年代美国遇到的危机。如果无序风险管理不当,就会出现这么大的挑战。还有一种可能是上到华山顶下不来,只能在华山上打坐,日本做过这个事情。过去20多年日本就是这样过来的:零增长,零通胀。现在欧洲正在出现这样的状况,欧洲正在进入打坐的状况。

  当然欧元区有好的国家,德国做得很好,基本上进入一个顺风顺水的状态。如果比较中国和德国,今天的德国有点像2007年时的中国,德国经常账户的盈余接近GDP的10%,中国2007年是这样的状态。所以进入危机以后,德国以前做的那些改革红利都显现出来了,如果从全球大的经济体而言,德国最有竞争力。

  黄海洲博士总结全球经济状况时说,现在状态最好的国家是德国,美国会渐入佳境,新兴市场国家未来5年都面临一个改革和去杠杆化的过程。中国处在一个相对比较有利的位置,因为中国资本目前不会面临亚洲金融危机这样的状况,但是有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比如说印度、巴西、土耳其,挑战较大,可能面临资金流出的挑战。

  当然,美国量化宽松退出是一个相对有序的退出,对全球影响比较小,今年新兴市场股市表现较好,如印度股市涨幅较大;日元也出现升值;土耳其去年处在危机的边缘,今年股市也往上涨了,货币也在升值。从这个影响来看,在相对有序退出的前提下,全球实际上发展机会应该是相当不错的。而且,虽然美联储有序退出量化宽松,但欧洲央行在进一步地放水,日本央行还会做更大的量化宽松,全球总体上货币条件不会太紧。

  基于这些分析,黄海洲认为如果给全球经济发展下一个结论,讲全球未来处于一个长期停滞的状态,这个结论下不了。他认为未来对全球经济增长应该还是可以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他相信这里面还是有很好的发展机会,包括中国,他相信中国在下一轮改革里面会成为全球经济增长一个重要的动力。

  中国经济改革已经进行了30多年,新一届政府进行的新一轮改革,是非常值得期待的。新兴市场国家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是印度,印度的新总理刚刚就任,期待印度启动一轮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改革。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