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2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娱乐圈为何毒魔难除?

  • 发布时间:2014-07-21 08:31:56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河西

  国际禁毒日,张元难敌毒瘾,被抓个现行,一声叹息;编剧宁财神,第一次暴露其瘾君子的身份,观众更是愕然!

  这些年,与世界接轨,吸毒一项,似乎也在其中。罗琦、满文军、谢东、孙兴、萧淑慎、张一白……这还只是被抓的,以一斑窥全豹,娱乐圈内的吸毒者,恐怕绝非这么几位而已。

  上世纪60年代嬉皮士文化推波助澜

  吸毒者前赴后继,考验大众对于明星人品和“毒品”的双重忍耐力。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明星会成为毒瘾的高发人群?

  在西方,毒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特别是上世纪60年代的嬉皮士运动中风靡一时。二战击碎了善良的普通西方人的心,犹太人中的怀疑论者开始大声质问:“如果有上帝,当您看到奥斯维辛上空的滚滚浓烟时,您为什么无动于衷?”成了上帝并不存在的最佳证据。信仰的轰然崩塌在唯物主义者看来可能是让他们弃暗投明的一次好时机,可是在唯心主义者看来,则无异于釜底抽薪。他们相信,他们自己就是时代的弃婴。

  现实生活像卡夫卡描写的那样冷酷,要摆脱这残酷的人生,似乎只有把注满吗啡的针头插入自己的静脉之中,医治自己病态而无助的心灵。的确,毒品可以暂时让他们忘记烦忧,在那短暂的瞬间,世界忽然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海洋,抑或是温暖的天堂,让自己在性爱中达到亢奋状态,或者就沉溺在毒品制造的幻觉中随波逐流。但可惜,它是那么短暂。“垮掉的一代”中吸食毒品的作家不在少数,最著名的,就是幻觉中写作《裸体午餐》和《吸毒者》的威廉·伯罗斯,他曾这样描述戒毒时的痛苦:“我躺在窄窄的木长椅上,辗转反侧。全身赤裸,微微发肿,扭曲着,被毒瘾折磨得僵硬的肉体正在溶化。”

  1988 年,英国政府印制了一张反对吸毒的海报张贴在各大城市的街头,画面上是一个沉溺于海洛因的年轻人,他面容憔悴,目光呆滞,可是结果呢?这张海报最后不得不被撤换下来,因为很多玩世不恭的年轻人觉得海报上的毒品男太酷了,他们想尽办法要将它撕下来,贴到自己的卧室里去。

  吸毒是危险的、挑战自我极限的生活方式中的一种。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兴起的吸食可卡因嗜好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可还是有不怕死的人愿意以身试毒,通过让自己的头脑产生幻觉的方式,以暂时逃离这个令他们感到绝望的现实社会。

  “过气”后心理落差大也是成因

  对于明星来说,高强度的演艺生活本身就要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压力。而在风光之后,不论是过气了不得不退居二线,还是急流勇退见好就收,都无法避免心理落差大的现实。这时就要看这位当事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了,相夫教子尽管轻松,但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着年华老去无所事事,只能空自嗟叹。于是,有人笃信佛法,有人出轨寻欢,还有的人则像酒井法子那样,用吸毒来麻痹自己的神经。这是他们这一代明星的宿命吗?还是所有意志不够坚定的明星和普通人在毒品这可怕的诱惑面前都要面对的生死抉择?

  (原载《新民周刊》)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