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31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小小焊条撬开国际大门

  • 发布时间:2014-06-26 00:34:11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这是一位淳厚慈善的长者,这是一位抱定“焊材强国”宏图大志的追梦者、创世者,这是一位毕生都与中国焊材业牢牢焊在一起的行业泰斗,这是一位始终都把个人责任与家国天下紧密连接在一起的贤达君子。他的生命之旅,焊点无数,朵朵焊花灿烂绽放。

  2009年8月,在第十四次全国焊接学术大会上,他摘取了“中国焊接终身成就奖”。

  “侯立尊花甲之年开始创业,打造出焊材产销量世界第一的知名企业;潜心钻研,研制成功全面替代手工生产的成套设备,使我国焊条生产步入机械化时代;研制的还原钛铁矿替代金红石,结束了我国焊材原材料依赖进口的历史……”——“中国焊接终身成就奖”颁奖词。

  在侯先生之前,戴上这顶中国焊接学术界至尊桂冠的只有9人,且都是名院士名教授,真正从焊材制造业一线走上这学界巅峰的企业家,唯他一人。不夸张地说,在中国焊接材料产业史上他创立了一代王朝,他始终引领在行业潮头,翻越一道道波峰,其刚猛之态,凌云之势,令多少世界焊材巨子叹为观止。

  曾是全国政协(科技界)三(六、七、八)届委员,天津市三届人大代表,两届市劳模,获中国焊接终身成就奖、两次荣获国家民政部中华慈善奖,并被天津市残联和天津市慈善协会,分别聘为名誉会长和终身名誉会长。

  情系焊花终生无悔,矢志创造为国立尊。这,就是侯立尊永远的情怀。

  从“资本家”到国家干部

  “20后”的侯立尊青年时在沈阳一家日资焊条厂做学徒,正值山河破碎,家国飘零之际,学到技术的他不愿再为日企卖力,改去中国人开办的小厂,并很快就成了技术骨干。1949年战火刚熄,在朋友的建议下他来到天津开了一个焊条小作坊,因为做出的焊条质优价廉,各方用户纷至沓来。随后,有了原始积累的侯立尊开办了自己的“中和焊接器材厂”,由于这个工厂他被戴上了“资本家”的帽子。

  1954年,某国营厂厂长找到他说:“国家正缺你这样的焊接人才!你是想自己发财,还是想为国效力。”侯立尊当即表态:“只要国家一声令下,哪个不想为国效力?”厂长说:“那好,你就带着技术跟我干,往后你就是国家干部了。”受尽苦难的侯立尊,知道“国家”二字的分量,他不在乎“国家干部”的身份,在乎的是“为国效力”的机会。1955年公私合营,侯立尊最先献出了自己的工厂,顶着个“资本家”的帽子而没了资本。但他要改变中国焊材工业的落后局面,积累足够的知识资本,业余完成了大专学业,自学了俄语、日语,业余研发了一项项新技术新工艺。如此干才岂会弃之不用,很快,“资本家”成了国营电焊条厂副厂长兼总工程师。电焊条生产配方中主要原材料“金红石”是行业的“必备粮”,只出产于少数西方国家,与西方稍有龃龉,金红石就成了钳制中国的禁售物,国内大批厂家因此经常面临“断米之困”。而作为钢铁针线的电焊条一旦断供,整个国民经济都会因此而断裂。寻找金红石替代物,已成为全行业解饿解困的头等要务。侯立尊搜尽自己所学所能,和他的团队没日没夜地在荒野上烧了将近二百个日夜之后,终于烧出完全可替代金红石的“还原钛铁矿”,用这种材料调配制成的焊条经国家测定丝毫不输给用进口金红石制作的电焊条。时至今日“钛钙渣系”和“钛型渣系”依然主导着中国焊材业。中国焊材业终于有了自己的粮食,中国焊材业不再受制于人。至于到底给国家节省了多少成本,老侯当时没算,如今更是算不出了。

  小小焊条撬开国际大门

  1979年国门徐徐打开之际,面对门外的未知世界,隔绝太久的国人都在惶惑观望之际,侯立尊却找到主管部门:“我要申请英国劳氏船级社质量认证!”这可是国际同类产品最权威最高等级的认证,国门才刚开,门内的众企业休说申办国际认证,就连国际认证本身是什么都是一片混沌,侯立尊着实把主管部门吓了一跳。面对种种质疑,他很自信:“我们的焊条跟西方同类焊条比一点儿都不差,也早就出口西方,可就因为没有国际认证,一直都是便宜货。还有我们闭门造车太久了,与世界脱轨太久了,只有尽快拿到国际认证,中国制造业才能在技术、管理各方面向世界水平看齐,才能在国际市场争得让人尊重的一席。”侯立尊的“惊世之举”一级级往上,直到国务院四位副总理做了批示之后,才得以放行。在那个国门乍开未开的时代,侯立尊此举不仅是单纯的经济行为,还担当了很大的政治风险。

  冒险破冰,一举成功,侯立尊研制的电焊条果真拿到了英国劳氏船级社质量认证。紧接着,他攻下了七国船级社质量认证。世界焊材业因此接上了中国时代,染上了中国色彩。

  英雄无暮色报国无尽时

  1986年,侯立尊退休了。可是一个依旧蓬勃的生命,一腔依旧汹涌的豪情,岂能坐等老去?他说:“80年代了,那么多企业还在靠几十年的老产品吃饭,还在用着我几十年前的老配方。国内建设量越来越大,可高端焊条还都得靠进口,这怎么成?”本该颐养天年的侯老又出征了,他要再一次自己创业,自己研发高端焊材,领军筹建合资企业。侯立尊在远离市内的开发区盐碱滩上,带着几十名招募来的员工自建厂房,用一个个廉价部件,还有很多别人眼里的废弃物,花60万元拼凑起来的“侯氏电焊条自动配粉线”,竟丝毫不逊800万元的进口自动配粉线洋设备,如今这种浸透了中国式智慧和灵性的侯氏生产线,在金桥集团已经有了九条。

  侯立尊说:“在高端焊材这一领域,中国跟西方的差距还有一公里。”一公里之差就在眼前,天生执拗执著的老人岂会罢休。

  因为,在他的脑海里,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焊材强国”梦。

  在追梦的路上,侯老有自豪: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焊材业有了长足的进步和质的飞跃。尤其是最近十年,通过创新驱动,中国焊材业已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取得了令全球同业惊叹的成就。论规模,中国年产焊材几近400万吨,雄踞全球之首,堪称名副其实的“焊材大国”。仅金桥焊材一家,年产量就已突破100万吨大关,被同业誉为世界“焊材帝国”。如今,金桥已拥有10几个大类、400多个品种,高端合金类及自动化产品占40%以上。

  回首往事,老人如数家珍:我今年92岁,在焊材业已打拼了76年。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把一生献给了祖国的焊材事业。

  1955年,我研究成功高性能的“螺旋式焊条压涂机”,让手工生产电焊条成为历史。随后,我又研究成功“隧道式热风循环焊条烘烤炉”,彻底淘汰了笨重的焊条烘烤工艺。

  1958年,我研究成功“钛钙渣系焊条”药皮,开启了我国全面生产“钛钙渣系焊条”的先河。

  1965年,我在国际上,首先发明用天然钛铁矿制取“还原钛铁矿”代替金红石作为焊条主

  要原料,一举结束了我国生产电焊条依赖进口金红石的历史。

  1979年,我研究成功高性能的出口产品MT-20焊条,让国产电焊条第一次走出国门。

  1979-1980年,在我倡导并组织下,“大桥”电焊条成为中国首个荣获英、美、日、德、法、挪威和中国七国权威机构认证的产品。

  1983年,我成功设计制造了我国第一台“高温链条式焊条烘烤炉”,使我国焊条生产步入机械化、自动化时代。

  1991年天津市委“工业统战动态”第20期刊文:《全国政协委员、市人大代表侯立尊年近七旬,仍为电焊条产品发展贡献力量》。有关领导同志做出批示:“此件请市委统战部转发。对民主党派成员中的优秀代表人物要及时宣传报道,以激励大家立足本岗,发出闪光,发挥专长,为国争光。”

  侯立尊说,做企业,我一直恪守用户受益、国家受益、员工受益、经销商受益、股东受益、社会受益、供应商受益、家属受益;坚持产品创新和设备工艺创新。我最为骄傲的是在我的晚年,还能打造出焊材产销量世界第一的知名企业——金桥焊材集团。

  (资料整理:明品阆文化传媒)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