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60后基金公司素描:规模大分化 高管频变动 股权成鸡肋

  • 发布时间:2014-06-16 08:54:54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编者按:这几年,新基金公司的生存压力不言而喻,不仅面临着大基金公司的产品发行战,在混业经营的大财富管理格局下,还面临着整个产业链的竞争。2010年以来获批的新基金公司(俗称“60后”基金公司),可谓是生不逢时,A股市场持续震荡,基金发行陷入困境,与此同时,行业转型快马加鞭。“60后”基金公司生存现状怎样?定位、品牌、销售、投研等方面有何规划?《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推出专题文章,素描“60后”基金公司,粗线条勾勒他们的发展轨迹。

  规模之囧▲▲▲

  公募资管规模最大相差122倍

  “60后”基金公司借道专户和子公司图谋新发展

  兴业基金去年凭借非公募业务,成为“60后”基金公司中唯一在成立当年赚钱的基金公司

  2010年第61家基金公司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的成立,开启了“60后”基金公司(第61家及以后成立的基金公司)的版图。“60后”基金公司是基金公司中比较特殊的一个群体。2009年没有基金公司成立,“60后”基金公司就是在这一断档期后陆续成立的,此时基金行业也处于下坡路时期,在这种背景下涌现的“60后”基金公司,如今发展的如何呢?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统计发现,目前“60后”基金公司已经增至31家,在数量上占据基金公司1/3的江山。但是他们的公募业务发展并不顺利,有6家公司尚未有公募基金问世,其余25家公司的合计公募资管规模仅占业内公募资管总规模1.29%。其中仅国寿安保基金一家公募资管规模,跻身同业规模排名前半营,其余均在后1/3阵营,可见“60后”基金公司几乎全是小规模公司。“60后”基金公司之间公募资管规模最大相差122倍。

  在公募业务发展困难的背景下,一些“60后”基金公司选择从专户和基金子公司业务突围。例如财通基金目前专户业务资管规模至少是其公募业务资管规模的24.10倍,并且,其去年营收中有九成来自非公募业务。而兴业基金去年则是凭借非公募业务,成为“60后”基金公司中唯一成立当年即赚钱的基金公司。

  公募资管规模悬殊

  最大相差122倍

  目前我国已成立91家基金公司,其中2010年以后成立的有31家,即“60后”基金公司已有31家,已经占据目前基金公司总数的1/3。

  具体来看,2010年至2013年成立的基金公司数量依次为2家、7家、4家和15家。而今年以来,已有北信瑞丰基金、中金基金和圆信永丰基金3家公司宣布成立。

  虽然在基金公司数量上,“60后”基金公司占据的版图已经很大,但是从公募基金规模上看,他们拥有的话语权却很小。

  WIND资讯数据显示,目前,31家“60后”基金公司中,北信瑞丰基金、中金基金、华福基金、东海基金、中原英石基金和红塔红土基金6家公司还没有成立公募产品。其中,中原英石基金的首只公募基金正在募集中。其余25家已有公募产品的基金公司,目前公募资管规模共计422.30亿元,占基金公司资管总规模(34260.04亿元)的1.29%,占目前公募老大天弘基金公募资管规模(5536.85亿元)的7.63%。而同时,“60前”基金公司中,资管规模超过422.30亿元的已有22家。

  不仅整体资管规模和“60前”基金公司悬殊,“60后”基金公司内部,公募资管规模的差距也很大。25家可比基金公司中,国寿安保基金的公募资管规模最大,为173.29亿元,在可比85家基金公司中排第38名,也是目前唯一公募资管规模跻身同业前半营的“60后”基金公司。公募资管规模最小的是华宸未来基金,仅1.41亿元。两家公司目前旗下均只有2只公募基金,而前者的资管规模是后者的122.90倍。

  除国寿安保基金外,其余“60后”基金公司目前的公募资管规模均在40亿元以下,均位居同业规模排名后1/3阵营。而“60前”基金公司中,仅诺德基金和金元惠理基金2家公募资管规模小于40亿元。“60后”基金公司中,公募资管规模大于10亿元的共计9家,大于30亿元的共计5家。

  从规模上看,有银行或保险等背景的基金公司,因为有股东强大的发行渠道支持,在公募业务发展方面,明显具有一定的优势。资料显示,国寿安保基金成立于去年10月29日,是国内第一家保险系基金公司。其首只公募产品,国寿安保货币基金首发规模118.7亿元,创下新基金公司首发产品规模之最。其第2只公募产品,也是旗下首只权益类产品——国寿安保沪深指数基金,最终募集规模达到51.3亿元,成为2012年8月以来首募规模最大的权益类基金产品。国寿安保基金也凭借这2只基金,跻身同业公募规模排名前半营。而“60后”基金公司中,公募资管规模排名前5名中,兴业基金、中加基金和上银基金均是银行系基金公司。

  发展新捷径

  借道专户和子公司

  “近些年,公募业务开展难度增加,不少基金公司尤其是中小基金公司,纷纷将业务重心转向子公司和专户部门。一些新基金公司甚至专注于非公募业务,不做公募业务。”业内一位基金分析师表示。而这一点在“60后”基金公司中表现得更为明显。

  31家“60后”基金公司中,已有19家成立了基金子公司,占比为61.29%,占可比67家基金子公司数量的28.36%。值得注意的是,尚未有公募产品问世的6家基金公司中,东海基金和红塔红土基金均已成立基金子公司。

  成立于2011年6月21日的财通基金,成立以来专户与基金子公司业务飞速发展。财通基金官方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该公司专户数量为167只,累计管理专户规模(不含子公司项目)超过162亿元,跃居期货资管业务以及定增业务的行业首位。截至今年2月末,财通基金专户数量增加到201只,规模超过200亿元。而其今年一季度末的公募资管规模仅为8.3亿元,即其专户业务资管规模至少是其公募业务资管规模的24.10倍。此外,财通旗下子公司上海财通资产,成立后半年时间内(截至2013年年底),就创造了126亿元的资产管理规模。

  年报数据显示,财通基金去年营业收入达到25754.44万元,相较2012年的2470.38万元,增幅高达9.43倍。但是,财通基金截至去年年底的公募资管规模仅为7.83亿元,其去年上半年管理费收入只有1007万元,若按全年管理费2000万元上下推算,财通基金去年从非公募业务中获得的收入高达2.37亿元,是公募基金管理费收入的10倍,即去年财通基金非公募业务的收入占比超过九成,已成为财通基金收入的主要来源。其股东升华拜克也在年报中表示,财通基金去年收入激增,缘于其去年积极调整产品设计方向,在发展传统公募基金的同时,积极拓展专户业务,坚持以期货专户和定增业务为特色的发展路线。

  此外,兴业基金更是因为专户和子公司业务的发展,成为“60后”基金公司中唯一成立当年即赚钱的基金公司。兴业银行2013年年报显示,去年,兴业基金累计实现营业收入8497万元,实现净利润1281万元。而去年兴业基金并未发行公募产品,即其营收全部来自专户和子公司业务。截至去年年底,兴业基金及子公司资产管理总规模为499.79亿元,其中专户13.29亿元,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规模486.50亿元。(见习记者 唐 芳)

  人才之困▲▲▲

  逾半数“60后”基金公司高管生变方正富邦遭遇最悲壮“人才荒”

  方正富邦基金自成立以来,高管变动最频繁,离职基金经理人数最多,该公司投研总监沈毅担起旗下所有类型基金的管理工作

  不仅有“长不大”的困扰,“人才荒”也成为“60后”基金公司挥不去的忧愁。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统计显示,31家“60后”基金公司中,有17家自成立以来发生过高管变动,其中更有14家涉及总经理职位,即有近半数的“60后”基金公司的掌门人生变。其中,方正富邦至今成立未满3年,却已发布8则高管变动信息,涉及总经理、督察长、副总经理3类职位,是高管变动最频繁的基金公司。

  已有公募产品的25家“60后”基金公司中,目前共计已有17位基金经理离职,占基金经理总数逾两成,其中方正富邦离职人数最多,为4人。基金经理的大量离职,也让该公司投资总监沈毅被迫成为“全能型超人”,1人管理旗下全部基金。数据显示,25家公基金公司中,有近半的基金公司旗下基金经理存在“一拖多”的现象。

  业内人士表示,在公募基金人才大战中,资管规模普遍较小的“60后”基金公司面临更大的压力。由于这些新基金公司投研人员配备原本就不多,因此人才频繁流动对整个投研团队带来的冲击也更加显著。

  半数基金公司高管生变

  13家更换掌门人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根据中国证监会公布的数据整理显示,31家“60后”基金公司中,自成立以来高管层发生过变动的共计17家,占比为54.84%,其中更有9家基金公司是去年成立的,包括前海开源基金、中加基金、兴业基金等。

  值得注意的是,17家高管生变的“60后”基金公司中,有14家涉及总经理离职,占比为82.35%。这同时意味着,有近半数的“60后”基金公司的掌门人生变。

  具体看来,方正富邦基金是上述17家基金公司中,高管层变动最频繁的。其自2011年7月8日成立以来,至今共计发布了8则高管变更消息。公司成立刚满3个月时,督察长林芑宣布离职;公司成立刚满10个月,总经理宋宜农又宣布离职;在新任督察长和总经理上任后,公司又新聘张金良、杨广明、徐进3位副总经理,但是杨广明上任一年半后,今年4月底又因个人原因宣布离职。高管变动频率仅次于方正富邦基金的是长安基金,自2011年9月5日成立以来,至今共计发布6则高管变更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成立于去年5月31日的道富基金,在公司成立仅3个多月时(2013年9月13日),其总经理李雪松就因个人发展原因宣布离职。李雪松也因此成为“60后”基金公司在职时间最短的掌门人。至今,道富基金的总经理职务仍由公司董事长桂松蕾代任,代任时间已逾9个月。此外,上周五,道富基金副总经理谭茗予也因个人发展原因宣布离职,而此时距其上任副总经理岗位尚未满4个月。

  纽银梅隆西部基金作为首家“60后”基金,也是其中唯一有两任总经理(不考虑代任总经理情况)离职的基金公司。2012年年底,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原总经理胡斌离职,由董事长安保和代任;3个月后,陈喆上任总经理,今年5月20日。陈喆宣布离职,董事长安保和再次代任总经理职务。

  业内人士分析表示,一方面,新基金公司制度建设严重缺乏,本就容易导致人员流动频繁。另一方面,目前基金行业竞争激烈,“60后”基金公司多是小规模基金公司,管理费收入有限,资本金不够烧,日子普遍难过。但是在生存环境日益恶化的同时,基金公司股东对管理层的经营目标还有较高的要求,这加剧了高管层的压力。此外,近几年“大资管”概念兴起,越来越多的机构涉足资管业务,也向优秀的基金管理人才伸出橄榄枝,一边是巨大的压力,一边是更自由、更广大的平台,也就难免基金公司高管人才跳槽。“高层的频繁变动可能引起基金公司核心管理、投研风格变化,这无疑加剧了‘60后’基金公司的生存困境。”该人士补充道。

  两成基金经理离职

  近半公司存在“一拖多”

  人才流失不仅体现在高管层面,在基金经理层面也表现得很明显。

  统计显示,已有产品的25家“60后”基金公司,成立以来,共计聘任82名基金经理,目前陆续已有17人离职,占比为20.73%,即有逾两成基金经理离职。

  17位离职的基金经理分别来自9家“60后”基金公司,其中离职人数最多的是方正富邦基金。成立以来,该公司共聘任6位基金经理,陆续有4人离任,目前在岗基金经理仅2人,其中一位是2012年10月加入公司,原泰达宏利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现任基金投资部总监兼研究部总监职务的沈毅,另一位是今年3月份首次升任基金经理的李文君。而目前,方正富邦基金旗下共有4只基金。基金经理“一拖多”难以避免。今年1月9日,沈毅同时被聘为方正富邦创新动力股票、方正富邦货币和方正富邦互利债基的基金经理。1月15日,这3只基金的原基金经理杨通和刘晨离职。而李文君随后由基金经理助理升任基金经理,和沈毅共同管理方正富邦货币。4月24日,方正富邦红利精选股票原基金经理张璐离职,沈毅接棒。至此,身为投研总监的沈毅管理了方正富邦旗下所有基金,横跨债基、货基和股基3种类型。而沈毅也被戏称为“全能型超人”,方正富邦则被称为“史上最悲壮基金公司”。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方正富邦旗下4只基金中,除方正富邦互利债基外,其余规模均在1亿元以下,更有2只基金在5000万元的清盘线以下。

  统计显示,25家基金公司中,共有12家旗下的基金经理数量小于基金只数,即有近半的基金公司旗下基金经理存在“一拖多”的现象。其中鑫元基金旗下目前已成立的3只基金(鑫元货币基金、鑫元一年定期开放债基和鑫元稳利债基),但基金经理只有1人,均由张明凯担任。6月17日,鑫元基金旗下第4只基金鑫元鸿利债基将开始募集,而该基金的拟任基金经理仍是张明凯,即他即将出现“一拖四”的现象。资料显示,张明凯在去年加入鑫元基金前,任职于南京银行担任固定收益研究和信用债研究工作,并无公募基金管理经验。(见习记者 唐 芳)

  股权之殇▲▲▲

  优势不再 亏损难填 “60后”基金公司股权成鸡肋

  长不大、人事动荡、连年亏损,在“60后”基金公司面对诸多发展难题的同时,他们的股东也面临艰难的抉择,是继续增资,期待“烧钱”后的兴起?还是快刀斩乱麻,果断撤离?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统计发现,2012年和2013年先后有7家 “60后”基金公司获得股东增资,但仍难扭转其亏损态势。今年曾获股东增资的长安基金和纽银梅隆西部基金都遭遇了股东的撤离,背后原因都有基金公司的持续亏损。

  业内人士认为,部分股东为新基金公司“输血”,是出于维持公司运营的无奈之举。在公募基金牌照垄断优势丧失和市场不给力的背景下,基金公司的股权早已没有了往日“一股难求”的荣光。现在基金公司指望公募业务很难赚钱,而小基金公司的子公司业务发展也受限,以后或许出现更多的小基金公司股权转让。

  7家基金公司

  获股东“输血”

  3年前,曾有一位正在筹建基金公司的高管算了一笔账,认为维持一家新基金公司的正常运营至少需要130亿到150亿元的偏股基金规模,如果谈判能力不强,则需要200亿规模甚至更高。而同期,一位老基金公司的市场人士表示,基金公司要实现盈亏平衡,规模至少要在百亿元以上。

  无论是200亿元还是100亿元,对“60后”基金公司来说,都还是一个比较遥远的梦。因为单从公募资管规模看,他们中,除了国寿安保基金勉强达标,其余的资管规模都还在40亿元以下挣扎。

  现实是,“60后”基金公司也普遍存在亏损,有的甚至自成立以来,持续亏损。如长安基金自2011年成立三年来,连年烧钱,近三年合计亏损7600余万元。

  北京一位基金分析师表示,近年来,银行渠道要价以及人力资本的不断提升,让基金公司运营成本不断增加,但由于市场行情不佳,行业竞争加剧,公司同期营业收入并没有得到有效增长。尤其是中小基金公司,有的运营成本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到95%。另一方面,基金公司若要想实现规模出效应就必须加速发行新产品,而目前基金发行成本很高。对于小公司特别是新基金公司而言,出于产品线布局等方面考虑又必须花钱打市场。所以明知道是“烧钱”还必须的不断“烧”。如此,在自我造血功能不足,“烧钱”需求又不断增多的背景下,他们只得寄希望于股东增加注册资本挺过难关。

  据《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基金统计显示,2012年,“60后”基金公司中,有5家公司获得股东的“输血”(增加注册资本),分别是,富安达基金、浙商基金、财通基金、国金通用基金和长安基金。去年,安信基金和纽银梅隆西部基金也获得股东的增资。

  年内3家基金公司

  遭股东“抛弃”

  虽然获得股东的慷慨“输血”,但是,也难挽“60后”基金公司亏损的局面。

  长安基金成立于2011年9月5日,注册本为1亿元,成立当年营业收入为117.47万元,亏损为2698.48万元。2012年年底,其注册资本增至2亿元,其中美邦服饰增持3300万股,是增持股数最多的股东。但是2012年,长安基金继续亏损3310.68万元,去年全年继续亏损1629.57万元。持续的亏损,让曾经选择“输血”的美邦服饰选择退出。今年5月初,美邦服饰宣布拟出售所持有的长安基金的股权,目前该申请已获证监会受理。

  去年4月23日,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的股东西部证券和纽约银行梅隆资产管理国际有限公司,合计增资人民币1亿元,使改基金公司注册资本由2亿元增加至人民币3亿元。当时,成立近3年的纽银梅隆西部已连续亏损仅1亿元,公募资管规模仅8.07亿元(2013年一季度数据),较2012年年底缩水近六成。但是此次股东输血并未见效。2013年,该基金仍亏损,且亏损总额高达4338万元,而相对应的营业收入仅为1354万元。此外,截至今年一季,其公募资管规模再度缩水,仅为3.62亿元。如此,股东再也坐不住了,今年5月27日,纽约银行梅隆资产管理国际有限公司向上海利得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纽银西部基金49%股权,据悉,这49%的股权的接盘价格仅为数千万元,在基金公司净资产的基础上大幅打折。

  此外,近日,还传出道富基金外方股东道富环球投资管理亚洲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9%),欲撤资的消息。撤资背后,除了中外股东矛盾,道富基金的亏损现状也不容忽视。道富基金成立于去年5月31日,至今刚满一年。该基金公司中方股东中融信托的母公司经纬纺机2013年度审计报告显示,道富基金2013年亏损6394.51万元,而其全资子公司道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亏损76.64万元。

  还有,去年5月,中矩高新宣布将持有的江信基金 20%股权出售,而此时江信基金成立仅4个月。数据显示,2013年一季度,江信基金净利润为-869万元。

  业内人士表示,近两三年,中小基金公司成为股权更迭的主角,其中涉及股东撤离的基金公司多是连年亏损状态。再有,自2012年5月公募基金的牌照放开后,基金公司股权就不再是“香饽饽”。今年4月份,证监会出台文件,要求对新成立不满1年或管理公募基金规模低于50亿元的基金公司,将暂缓审核其设立子公司的申请。由此,中小基金公司特别是新基金公司发展子公司业务受限。在这一背景下,中小基金公司发展出路难寻,看不见赚钱希望的股东自然会陆续撤离。(见习记者 唐 芳)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