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2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两基金公司股东同时"离场" 牌照红利消失生退意

2014-05-28 10:03:00来源:中国经济网责任编辑:罗伯特

  近期一些股东从公募基金中退出,显示部分中小基金公司生存压力加剧,但仍有不少资本向公募挺进,基金公司数量逐年递增。截至2014年4月底,我国境内共有基金管理公司91家,取得公募基金管理资格的证券公司3家;此外,证监会公示显示目前还有4家基金公司申请设立,距离基金公司数量突破100家大关已只有一步之遥。

  美邦服饰欲卖长安基金股权的消息犹言在耳,纽银梅隆资产转让纽银西部基金股权一事已尘埃落定。近期,两则公募基金公司股东“离场”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

  在行业藩篱被打破的混业时代,股东的“退意”暗示部分中小基金公司的生存压力提升,也反映出公募牌照价值的吸引力正日益下降;但与此同时,仍有不少资本向公募挺进,基金公司数量逐年递增,目前距100家大关仅一步之遥。

  资本进退之间,折射出公募行业竞争力从“牌照红利”向“品牌价值”过渡的发展轨迹;公募围城内外,基金公司股权价值的分化仍会持续。

   公募股东玩退出

  近日,西部证券发布公告表示,2014年5月26日,纽银西部基金股东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纽约银行梅隆资产管理国际有限公司向上海利得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纽银西部基金49%股权的《股权转让协议》。本次转让后,纽约银行梅隆资产管理国际有限公司将不再持有纽银西部基金的股权。

  一纸公告,宣告这家2010年证监会重新下发公募牌照后率先成立的基金公司,其外方股东正式退出。

  无独有偶,美邦服饰近期也在其2013年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拟出售所持有的长安基金33%的股权。证监会公布的信息显示,长安基金已于今年4月30日提交了股东变更的申请。

  股东的退出,暗示在竞争日趋激烈的资管行业,部分中小基金公司的生存压力日益凸显。

  西部证券年报显示,2011年纽银梅隆西部基金亏损4248万元,2012年亏损1331万元,2013年亏损4338万元;而美邦服饰年报显示,长安基金近三年分别亏损2698万元、3310万元和1629万元。

  2010年以后成立的次新基金公司,都赶上了行业发展的瓶颈期,股市鲜有趋势性行情,渠道成本逐年提升,相较于有“先发优势”的老公司,其在品牌、业绩、资金方面都缺乏竞争力。

  “在商言商。”某家中小基金公司副总曾坦言:“虽然做好了烧钱的准备,但行业压力持续上升,股东在经营方面确实有压力。”

  消失的红利

  除了生存压力,基金公司牌照红利的消失,也是股东萌生退意的重要原因。

  混业时代,资管机构牌照放开,包括私募、保险、券商资管等机构都可以开展公募业务,基金公司的门槛逐渐消失。“大家都可以干公募了,公募基金公司的牌照自然就不如以前那么值钱了。”分析人士表示。

  此外,一些筹建基金公司的股东,初衷是看中基金子公司这一万能牌照。由于限制较少,基金子公司被看作是机构涉足全方位资管业务的万能神器。借道成立基金公司享受基金子公司的制度红利也成为股东的战略考量。

  然而近期,随着监管政策趋严,子公司业务开展或将收紧。公募业务难有起色,非公业务又添变数,“望子成龙”的股东进退维谷。

  对比股权成交价格,或能管窥牌照红利的消失对基金公司“市场评级”的影响。

  2007年,公募基金风头正劲,招商证券以63.2亿元、折合每股131.67元天价,拍下原金信信托持有的48%博时基金股权,创中国当时拍卖史上单笔成交金额之最;此外,国泰基金、海富通等基金公司也都进行了股权转让,每1%股权转让价格基本上都维持在亿元层面。

  几年之后,部分中小基金公司“身价”则出现跳水。

  2012年11月,东方基金股东中辉国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将持有的东方基金18%的股权作价1亿转让,比2011年东方基金同比例股权的拍卖价低了2780万元;2013年2月,万家基金原股东上海久事公司、深圳市中航投资分别将其持有的20%股权转让给新疆国际实业,40%的股权作价2.08亿元,这一转让价格亦是上海久事公司此前的挂牌底价,而基金公司股权“跌价”的这几年,正是行业发展相对艰难的时段。

  竞争力为王

  资本的态度并非铁板一块,一些后继者的脚步依然坚定。

  统计显示,2012年以来已先后有22家基金公司成立,截至2014年4月底,我国境内共有基金管理公司91家,取得公募基金管理资格的证券公司3家;此外,证监会公示显示目前还有4家基金公司申请设立,距离基金公司数量突破100家大关已只有一步之遥。

  行业藩篱的打破一方面削弱了公募基金公司的牌照红利,同时也催生了其他机构逐鹿公募的热情。

  证监会公示显示,深圳创新投资集团100%持股的红土创新基金,由昆吾九鼎投资出资99%、北京同创九鼎投资出资1%设立的九泰基金,两家公司的设立申请已分别于4月3日、3月31日获得证监会受理。如若成行,这将是业内首批由PE机构控股的基金公司;此前,国寿安保作为第一家保险系基金公司已率先成立。

  而在存量市场,也不乏重金“入行”者。去年10月,内蒙君正发布公告称,阿里巴巴拟11.8亿认购天弘基金26230万的注册资本额,每股作价4.5元;去年,中信证券先后出资16亿元、5.888亿元,收购无锡国联发展集团持有的10%华夏基金股权、南方工业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3.2%华夏基金股权,折合每1%股权价格分别高达1.6亿元、1.84亿元。

  “仍有资本前赴后继挺进公募,说明这个行业依旧具有价值,只不过已不是过去的‘玩法’。” 在分析人士看来,资本进退之间,折射出公募行业竞争力从“牌照红利”向“品牌价值”过渡的发展轨迹。

  “全流通时代,公募的话语权正被稀释;混业时代,牌照的价值也在下降。公募基金过去依靠‘垄断’优势所产生的红利可以活得很好,但现在不行了。”沪上一基金公司人士感慨。

  在其看来,未来只有真正具备核心竞争力的公司才能在公募领域立足,这种竞争力或是投研、或是渠道、或是创新。

  “可以预期的是,基金公司股权价值的分化仍会持续。”该人士表示,因为中国财富市场空间足够大,所以真正具备竞争力的基金公司仍将受到资本追捧;因为投资者日趋理性,所以经营乏善可陈的公司将遵循丛林法则淡出市场。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