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8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高盟新材、毅昌股份IPO背后隐现金发科技

2014-05-24 10:39:00来源:人民网作者:郭成林责任编辑:罗伯特

  原标题:高盟新材毅昌股份IPO背后隐现金发科技

  袁志敏织就隐秘关联关系网

  ⊙记者 郭成林 ○编辑 全泽源

  在中国式营商环境中,当民企群系间庞杂繁芜的关联关系及不规范运作,遭遇到资本市场严格的审核、披露门槛,一幕幕出于隐秘目的、实际处处矛盾的关系披露景象便迭生不穷。

  证监会定于1月25日审核北京高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创业板IPO申请。据招股书,高金集团持有公司50.1%股权,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则是冼燃、戴耀花、凤翔、李学银4人,合计持有高金集团100%股权。

  这已是冼燃等人运作的第二家拟上市企业。2010年6月1日,毅昌股份登陆中小企业板。该公司上市前,高金集团也持有其51%的股权。

  然而,仔细梳理高盟新材与毅昌股份的历史沿革,在冼燃等人及高金集团背后,处处有袁志敏及其控制的金发科技身影。

  据高盟新材招股书,1999年7月,蒋勤军、王子平、傅岭3人股东共出资50万设立高盟化工(高盟新材前身)。

  但至2000年9月1日,袁志敏、宋子明、熊海涛、熊玲瑶、李南京、夏世勇、邓煜东7人对高盟化工增资,单价1元/每出资额。增资后,袁志敏成公司大股东,持股30.3%。

  袁志敏是内地资本市场老人,亦是广州商界重量级人物。2004年,他持股32.4%的金发科技登陆上交所,后者的发起人股东中,有高盟化工创始人蒋勤军;其前十大股东中也正有袁志敏、宋子明、熊海涛、熊玲瑶、李南京、夏世勇6人。

  值得注意的是,袁志敏等人2000年对高盟化工的增资,实际竟是由金发科技及其关联方代垫出资。据查,袁志敏372万元出资、熊海涛131万元出资、熊玲瑶95万元出资、李南京85万出资、夏世勇77万出资、傅岭27.55万出资、蒋勤军63.08万元出资、邓煜东51.82万出资、及王子平27.55万出资系由金发科技汇入高盟化工的账户;而股东宋子明246万出资中,140万出资由金发科技汇入高盟化工账户,其余106万出资由金发功能汇入。

  再至2003年4月10日,袁志敏、李南京、夏世勇3人又将所持高盟化工43.56%的出资534万元转让给毅昌制模;宋子明、熊海涛将30.75%的出资377万元转让给广州金悦(毅昌制模关联方),单价也均为1元/每出资额。

  袁等人为何退出的如此匆忙?招股书解释,系因金发科技启动了上市程序,袁志敏为集中精力促成此事。

  那接盘者毅昌制模又是何身份?实际正是上述的毅昌股份之前身,据后者招股书,1997年9月李建军、熊海涛出资100万元设立毅昌制模。2000年10月18日,冼燃等人通过一系列增资及股权转让,获得了公司控制权。

  由此再查金发科技招股书,隐秘繁复的关联关系及其背后的运作逻辑便愈发清晰。首先,同进同出的袁志敏等人,实际上均存在关联关系,如袁志敏与熊海涛的夫妻关系、熊海涛与熊玲瑶的姑侄关系。其次,结合三份招股书可知,金发科技上市前,袁志敏先将毅昌制模转让给冼燃等人,其后再将高盟化工转让给毅昌制模,导致金发科技招股书在披露袁志敏参控企业名单时表示——除发行人外无其他投资。最后,招股书涉及曾经关联方一节的披露,竟无高盟化工名字。

  眼下再回到毅昌股份的招股书,至2006年12月,广州诚信增资高盟化工500万元。招股书披露,广州诚信控制人为袁志敏,后者解释其于2006年关注到了高盟化工的企业规模和发展前景,故而有意投资。其增资单价亦为1元/每出资额。

  由此可见,袁志敏演绎了一场“先进、中出、再进”的资本运作,时间跨度6年,但单价竟能均为1元/每出资额,其与毅昌股份实际控制人冼燃等应是何种关联?据毅昌股份招股书披露,冼燃一直系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

  更有趣的是,袁志敏对高盟化工的眷爱并没有发生在毅昌股份身上。在现行资本市场的信披规则下,这形成了一种矛盾又滑稽的关系格局——金发科技没有提及高盟化工却与毅昌股份坚决认定互为非关联方;而高盟化工在更名为高盟新材后则认定毅昌股份、金发科技均为关联方。

  再查三者经营情况,金发科技与毅昌股份同属一个产业链,前者不仅为后者上游,且2007年至2009年竟均为后者第一大供应商;而高盟新材则与两者没有业务关联性。

  • 来源:人民网 作者:郭成林
  • 编辑:罗伯特

毅昌股份(002420) 详细

高盟新材(300200) 详细

金发科技(600143)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