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佛山陶瓷呼唤第二春

  陶企、行业协会竞合趋势加强 相关部门也制定措施推动发展

  “陶”醉 三十年

  策划/李春先

  统筹/曾艳珠

  文/记者曾艳珠、张婷婷、夏振彬、李春先

  图/记者何波

  热爱武侠的人,大抵对武林高手的刚烈印象深刻。大侠们见面必先过招,如果他们坐下来把酒言欢,一般预示着有大事发生。

  在佛山陶瓷江湖里,眼下就有一件大事要办。本月21日首届中国国际陶瓷产品展将在广州召开,参展企业主要来自佛山。这是中国最强陶瓷阵容的一次集中展示,新明珠、新中源、东鹏等数十家佛山陶瓷骨干企业,首次放下过往纷争“结盟”参展。这一天,很多佛山陶瓷人等了三十年!过去三十年,佛山陶瓷名扬天下,却一直面临“大而不强”的尴尬。如今,陶企大佬们愿共襄陶瓷盛举,让人欣慰。

  记者调查发现,除企业间、行业协会间加强竞合外,政府也制定政策推动佛山陶业发展。当然,佛山陶瓷转型升级仍在路上,陶企面临的环境仍然复杂,佛山陶瓷能否在诸多利好下迎来第二春?唯有时间能解答。

  野蛮生长时代:

  “大而不强”的尴尬

  对外:

  缺乏国际话语权

  没有人会否认佛山陶瓷的大——产量大、企业多。中国工业陶瓷协会佛山办事处主任蓝卫兵透露,在最鼎盛的时期,佛山陶瓷产量占全国产量的60%,2007年治污政策推行后,佛山生产的陶瓷产量占全国份额的15%~30%之间。即便生产线迁出了佛山,大部分陶瓷企业的总部仍留在佛山,佛山聚集有全国八成以上的知名陶瓷品牌。

  然而,大未必强。“佛山陶瓷早期依靠价格战快速打开国际市场,但在国际上的名声并不是很好。”行业媒体《建材周刊》总编罗青表示,价格低必然要降低成本,早期陶企并没有在产品质量上多下工夫,不少出口产品存在“价低质次”的问题。

  这些问题一再发酵,再加上国外对本国产品和企业的保护,在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许多国家和地区针对佛山陶瓷启动了反倾销调查,有些陶企被罚款,有些陶企的产品则无法在国外销售。威臣陶瓷CEO罗志健曾透露,许多企业在反倾销中损失不小。

  雄踞世界第一的产量,但以佛山陶瓷为主力和代表的中国陶瓷,在国际陶瓷舞台上一直缺乏话语权。“中国陶瓷企业几乎没有参与陶瓷国际标准的制订。”蒙娜丽莎陶瓷董事张旗康说。

  陶瓷知名自媒体网罗天下负责人罗杰透露,中国的陶瓷企业不仅备受博洛尼亚展冷落,在世界范围内的各大展会上,中国的企业都无法获得较好的展位,也无法形成一个统一品牌形象的中国展区。

  对内:

  内斗、恶性竞争不断

  从1983年引进第一条现代陶瓷生产线开始,佛山陶企三十年砥砺耕耘,树立了“佛山陶瓷”这块金字招牌。如今,陶瓷已成为佛山的一张名片。但是,在激烈市场竞争中立足的佛山陶瓷,一直面临“内斗”、“恶性竞争”的质疑。

  在很多陶瓷人看来,内斗分地域、企业两种。南庄华夏陶瓷城与石湾中国陶瓷城的竞争,是佛山两个陶瓷重镇之间的争斗。石湾陶瓷发展早于南庄,石湾陶瓷品质高、陶企名声响。“以前,南庄陶瓷在石湾面前直不起腰杆,南庄陶瓷起步时品质并不高,算是石湾的小弟。”金意陶常务副总经理张念超说。

  在2008年以前,石湾属石湾区,南庄属南海区,两地都想做佛山陶瓷的“老大”。2002年,石湾建起占地面积1800公顷的“中国陶瓷城”,南庄则建起占地1400公顷的“华夏博览陶瓷城”,都希望把陶瓷城建成中国陶瓷产品集散基地。两个陶瓷城背后,均有官方和协会的力量支持和推动。当时,这两个定位类似的陶瓷城,在招商、运营方面也多有竞争,很多言论认为这是重复建设和“内耗”。2008年,新的佛山市行政区划中,中国陶瓷两大陶瓷重要基地原石湾、原南海市南庄镇和佛山城区合并成为新的禅城区,类似争斗少了。“现在,南庄陶瓷份额已超过石湾,但两地间已不再纠葛这些,更倾向合力做好佛山陶瓷。”陶瓷业界资深销售人士邓耀邦表示。

  而企业的“恶性竞争”,是产品仿冒严重。最极端的例子,是有企业新品已上市,即遭到240家企业仿冒。早期,很多企业的新品不敢公开,因为一公开立即被仿冒。东鹏与嘉俊,蒙娜丽莎和BOBO等企业,还就仿冒与否诉诸法律。

  在陶瓷业界资深人士张永农看来,内斗、恶性竞争直接损伤了佛山陶瓷影响力,使佛山陶瓷没有形成合力,尽快占领更广阔的市场。同时,导致佛山陶瓷品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提高,此时欧洲意大利、西班牙的陶瓷,却凭借优越的设计在国际市场独领风骚。

  新纪元:竞合时代来临

  放下“纷争”共推行业发展

  想在市场中立足,企业必须参与竞争,但内斗引起内耗、恶性竞争于人于己都不利,佛山陶企已意识到这一点。“以前,企业的营销人员在推销瓷砖时,可能会出现贬低其他企业产品的言语,但近两年明显少了。”新明珠陶瓷集团副总经理李重光透露,从去年起,部分企业制订了互相遵守的行业公约,行业竞争正朝健康方向发展。

  最能体现行业竞合的,是佛山诸多骨干陶企和支持不同企业和地区的行业协会,都能放下过往纷争,组织首届中国国际陶瓷产品展。这次展会,连一向低调的广东宏宇,都出来挑头。“这是整个中国陶瓷资本、理想、力量的集中体现。” 广东省建筑材料行业协会会长吴一岳表示。

  据了解,从一“出生”,中国国际陶瓷产品展览会就已经是国内规模最大、档次最高、新品最多、品种最全的建筑卫生陶瓷展示交易会。据主办方介绍,截至3月31日,预订展览面积已突破两万平方米,在众多参展商的名单里,新明珠、东鹏、鹰牌、简一、新中源、蒙娜丽莎、博德精工、嘉俊、兴辉、金意陶、欧文莱、宏威、欧雅、金丝玉玛等行业骨干企业的名字格外耀眼。大部分企业都以300~600平方米的展位规模参展,行业龙头新明珠则预订了1100平方米的超大展位。

  部门在行动

  南庄、石湾错位发展

  已发生逆转。起步晚于石湾的南庄,由于地域更广阔,这些年吸引和容纳的陶瓷企业渐渐增多,而石湾由于隶属中心城区,土地有限,越来越多的陶企搬了出去。这些年,不时传出石湾陶瓷空心化的声音。石湾、南庄陶瓷如何发展,备受关注。

  禅城区经促局副局长毛伟锋透露,政府对石湾、南庄陶瓷已有布局。南庄将以华夏陶瓷博览城和华夏中央广场为龙头,在季华西路以南、紫洞大道以东、樵乐路以北、佛山一环以西区域,打造“中国陶瓷CBD”(中央商务区),形成研发设计、检测认证、会展商务、商贸物流、文化旅游、电子商务六大功能中心。同时,引导品牌陶瓷企业独资或多个企业合作,建造地标式“中国陶瓷大厦”。

  石湾定位为陶瓷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重点打造陶醉文化街区,发展艺术陶瓷、创意陶瓷和陶瓷文化旅游产业。石湾镇将以深厚的陶瓷艺术文化底蕴为基础,在凤凰路—忠信路—江滨路—工农路—镇中路围拢的1.3平方公里区域,打造陶瓷(陶醉)文化街区。目前,街区内已拥有南风古灶、陶瓷博物馆、1506创意城、公仔街、石湾美术陶瓷厂、岭南酒文化博物馆等,是石湾陶瓷文化和酒文化的集聚区,同时该区域已经集聚了几百家的陶艺创作、生产和经营企业,具备了打造陶瓷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的条件。

  石湾还将重点建立佛山陶瓷博物馆、国际陶艺交流中心、陶艺教育培训中心、陶艺作品展示中心、陶艺企业孵化中心、创意陶瓷研发中心、艺术陶瓷交易市场、陶瓷大师工作室等机构,并定期举办佛山陶瓷艺术节、国际柴烧文化节、陶艺珍品拍卖会、贺年生肖展等重大活动。

  声音

  “第二春”仍在路上

  尽管有多重利好,但在诸多陶瓷业界人士看来,佛山陶瓷的第二春——从大到强,从我国走向世界顶级舞台之路,仍充满了变数。

  在张念超看来,佛山陶瓷的设计,仍稍显平淡,缺乏艺术感染力,与顶级陶瓷出产地意大利、西班牙相比尚有差距。“金意陶起家时,买的是意大利的设计,所以我们做的仿古砖,其他企业很难做到。10多年过去了,这一现象仍未改变,现在我们还是买意大利的设计。”在他看来,这些年佛山陶瓷的确有长足发展,“以前是佛山企业给国外品牌做贴牌,但现在一些国外企业会给佛山企业做贴牌,金意陶的部分产品,就是意大利的工厂给我们贴牌。”张永农认为,佛山陶瓷的品质,目前已处于国际先进水平。近年来,佛山不少企业投入巨资搞研发,比如东鹏就推出了皇家玉、亚马逊石等产品,令意大利的产商震惊。

  不过,长期以来,佛山陶瓷缺乏国际话语权、没有海外自主品牌、没有强大的海外营销渠道和团队,仍是掣肘佛企走向全球的主要因素。同时,改变人们对中国陶瓷的长久印象,也需要时间和精力。而这些,并不是一届中国国际陶瓷产品展可以做到的。

  另外,许多陶瓷业界人士认为,佛山陶瓷行业仍处于“混战”时间,未形成强大的行业品牌。没有叫得响的行业品牌,佛山陶瓷从大变强仍需要时间。李重光透露,目前没有一家企业在市场上占的份额超过3%,而在已形成大众品牌的家电行业,部分企业的市场份额能达到20%~30%。

  “政府对佛山陶瓷的布局虽很合理,但能否落到实处,也有待观察。”部分陶瓷负责人表示。

  三十年3阶段

  按照陶瓷业界较为公认的说法,佛山陶瓷在三十年发展中,历经了三个阶段:

  从1983年到1993年是产品导向阶段,佛山陶瓷行业实现了从无到有,整个行业开始在石湾兴起,鹰牌陶瓷、东鹏陶瓷、佛陶集团在这时崛起。

  从1994年到2002年是体制导向阶段,很多乡镇企业和民营陶瓷企业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中获得了发展的先机。佛山陶瓷业进入南海时代,这个过程中脱颖而出的,是当时如日中天的新中源,以及现在的南庄老大新明珠。

  从2003年到如今,是佛山陶瓷发展的第三个十年,这是产业整合和专业化发展的阶段,是营销导向的阶段,也是从有到好的阶段,不符合市场经济发展的陶瓷企业都逐渐退出了这个市场。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