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7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从“官山海”到食盐专营许可证

  昨日,国家发改委宣布废止《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被解读为审批权力下放,但无关食盐专卖的破局。

  虽是如此,吹皱一池春水,也是极好的。

  盐业改革,延宕多年。食盐专卖,竟可追溯至春秋。管仲向齐桓公提出“官山海”,即专营山海资源,主要对盐实行国营,利出一孔。管仲粗算,齐国据此一年可获6000万钱。从此,官盐制度成为历朝历代统治者的不二选择。及至汉武,在桑弘羊的建议下,实施盐铁酒专营,大规模地与民争利。汉武之后,举行了著名的盐铁会议,废除铁酒专营,部分放松盐业专营。这种松弛状态一直维持到唐朝安史之乱,此后食盐专卖再度强化。有“官盐”就有私盐,这也是与经济学规律相吻合的。凡有管制的地方必然存在走私和黑市。而那些写入章回演义的著名私盐贩子,也成为影响中国历史的吊诡人物。唐朝强化食盐专营,结果被私盐贩子黄巢攻破长安,一如大量裁撤驿站的明朝,最后被下岗驿卒李自成抄了老家。

  在中国古代,囿于生产力的不发达,食盐既是必需品,也是稀缺品,食盐专营,政府可获得巨大的财政收入,所谓天下之赋,盐利居半。而长期将“重本抑末”奉为国策的各朝各代,借着食盐专卖打击“土豪”和工商阶层,也是题中之义。

  今时不同往日。食盐还是必需品,但不再是稀缺品。食盐的产量巨大,大到对国家财政的贡献率不足一毛。然而食盐仍是我们进行专卖的两种商品之一,另一个是烟草。食盐曾与各种粮油副食一道,都是凭票供应,仍得不到满足。后来,各种粮油副食都放开了,交给了市场,供应充足,皆大欢喜。食盐仍被专卖制度供养着。国营加专营,价格高,质量差,效率低,从古至今,自西向东,没有一个例子不是如此。

  事实上,任何一种必需品,满足需求的可靠途径就是交给市场。从计划经济时代走来的我们,对此应该深有体会。粮食交给市场,市场就养活了我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在其名著《贫困与饥荒》中指出,饥荒不是因为没有食物,而是无法获得食物。饥荒是因为获取食物的权利失败造成的。贫困其实就是一种权利的失败。食盐专卖,就是不把食盐的生产和销售权利交给市场,造成资源的浪费。而这些被浪费的资源,原本是可以让我们过得更好。

  食盐专卖2500多年的历史何时终结,据媒体报道,最快也要到2016年。这一肇始于封建,绵延整个帝制时期,直至连闯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两道关口的“古董制度”,已无力纾解财政困难,更是与市场精神格格不入。这一精神,我们甚至不用去翻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早在2000多年前,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就已有类似表述,政府对待民间商业活动,“善者因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齐之,最下者与之争”。(韩哲)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