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5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资本大鳄重拾旧爱天目药业举牌方意在增值收益

  原标题:资本大鳄重拾旧爱天目药业 举牌方意在增值收益

  资本大鳄重拾旧爱天目药业?

  前一天刚经历“年报风波”的天目药业,后一天居然披露了遭举牌的信息。今日,公司发布权益变动报告书称,财通基金旗下的“财通基金-长城汇理1号资产管理计划”因增持公司股份超过5%红线触发举牌,举牌方称投资目的在于获取股票增值收益。疑问也由此而来:举牌方基于什么样的投资逻辑,将一家微利经营、财务数据真实性遭独董怀疑、之前屡次受到证监会处罚的公司,作为投资对象并高调举牌?长城汇理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再度出现,难道只是巧合?

  举牌方意在增值收益

  天目药业4月15日接到财通基金通知,财通基金旗下资产管理计划财通基金-长城汇理1号资产管理计划通过上交所竞价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609.252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0029%,由此触发举牌。从该资管计划的举牌进度看,主要建仓期间在今年2月、3月,对应买入数量分别为403.83万股和106.76万股。事实上,截至4月11日,长城汇理1号已经持有天目药业604.2527万股,随着最后5万股增持完毕,也就超越了5%的红线。同时,从增持成本看,今年1月至4月,天目药业处于明显上涨通道,长城汇理1号的增持区间价1月为11.48至12.4元,到4月接近13.6元。初步计算,上述增持耗资在7600万元以上。

  财通基金此次举牌意欲何为?根据披露,此次增持“目的是进行股权投资,获取股票增值收益,为公司旗下资产管理计划持有人创造收益。”可以说,这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举牌原因。其同时表示,不排除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或者处置天目药业股份的可能性。

  实际上,对资本市场来说,财通基金并不陌生,其在定增市场相当活跃。近年来,公司参与了四川路桥龙泉股份定向增发,并且持股比例在5%以上。

  公开信息显示,财通基金由财通证券、杭州市实业投资集团、上市公司升华拜克合资建立,三家公司分别持股40%、30%和30%。

  名字似曾相识只是巧合?

  举牌方按照规定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但疑问并未就此消除。事实上,上述资管计划,既可能是基金公司的专户产品,亦可能是私募通过基金子公司发行的资管产品,在操作上更为灵活和隐蔽,真实的举牌方亦可以“隐居”幕后。更重要的是,该计划取名“长城汇理”,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对天目药业来说,有着不一般的意味。

  2012年4月,由宋晓明执掌的长城国汇并购基金通过二级市场收购、协议受让等方式,合计获得对上市公司的控股权,曾被认为“并购基金收购上市公司第一例”,天目药业被寄予厚望。

  然而,好景不长,在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公司先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筹划中的资产重组不得不终止,再到后来,由于长城国汇股东层面的矛盾和处理,宋晓明最后退出长城国汇系,改由杨宗昌接手。2013年3月28日,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亦变更为杨宗昌。宋晓明在其博客中对天目药业的种种“设想”也就没了下文。

  同年5月,宋晓明的博文透露,他和其团队将出售长城国汇的全部股权,全力打造由团队控股的“长城汇理并购基金”。昨日,记者在“深圳长城汇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网站上发现,天目药业的确作为该基金的投资案例被列入。而其最新的投资案例则是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了星湖科技的定向增发,成为唯一的发行对象,增发完成后持股比例高达14.72%。

  问题由此产生:此次举牌的“长城汇理1号”这个名字只是无意中的巧合,还是暗藏某种深意?

  如果两者之间并无关联,那么,一家以往并不熟悉天目药业的机构,缘何对这家经营乏善可陈、经常曝出不利消息的公司青睐有加?难道其也和当年的宋晓明一样,看到了天目药业未曾被市场发现的闪光点?

  天目药业昨日股价逆势上涨1.41%,收于13.63元。

  • 来源:人民网 作者:赵一蕙
  • 编辑:罗伯特

天目药业(600671)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