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3月31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试水政府购买服务 民营医院走出困境还需跨三道坎

  

  北京市近日将出台的鼓励民营医院发展细则,其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北京市政府将通过购买服务方式,鼓励民营医院参与社区卫生服务。事实上,为了能让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齐头并进”,相关部门已推出了多项措施促进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发展,减免部分税负、人才政策放宽、进入医保……一系列利好政策让民营医院仿佛看到了春天的曙光。不过,在民营医院看来,如果政策在医保、医院转诊等方面缺位,民营医院未来的经营道路还是充满羁绊,因此最期待在这些方面给予政策扶持。

  试水政府购买服务

  有望担负社区医院职能

  在即将召开的社会资本举办医院的推动大会上,推动民营医院发展的具体指导意见将随之出台,方案主张把给公立医院的优惠政策尽可能地也给予民营医院,包括给市民打疫苗等在内的公共卫生服务将更多地交给民营医院来完成。消息人士称,未来将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委托部分在社区附近开办的民营医院担任社区医院的工作,公立医院无暇覆盖到的服务,也将交给民营医院完成。

  北京卫生部门相关负责人给记者打了个比喻:在上世纪80年代,人们下馆子能选择的饭店很少,而且一般到了晚上8时,顾客要是不走,服务员也会用扫地、关灯等方式“轰人”,顾客要看服务员的脸色不说,菜品的质量更加无从保证,可看看现在,饭店视顾客如上帝,各家都以优质服务和美味的特色菜品吸引回头客,市场机制刺激了餐饮业的竞争,也增加了顾客选择的余地。“如果未来医院能像饭店那样,以服务和提供商品的质量赢取消费者的信任,就再也不会出现‘看病难’和‘看病贵’的现象了。” 这位负责人如是说。

  北京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表示,为了让社会力量举办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同样为百姓提供公共卫生服务和零差率药品的服务,政府将通过购买服务的机制,对政府委托其开展的公共卫生服务和药品零差率销售工作予以补助。

  在北京南三环附近经营一家民营中医医院的周志伟告诉记者,加入社区卫生的保障工作,是大多数民营医院经营者的愿望,“一些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宁可绕开家门口的民营医院,也要到社区医院或者三甲医院看病开药,可很多民营医院医生水平并不低,甚至一些是返聘大医院的退休大夫,完全可以诊治常见的慢性病”。周志伟说,这种情况经常让民营医院的经营者感到非常无奈。

  北京玉林医院是一家针灸特色的民营中医医院,在院长史玉林看来,这些年由于政府监管不到位,部分民营医院的操作极其不正规,过度医疗、虚假广告等现象让中国的民营医院声誉跌入谷底,这就导致了很多百姓宁可到公立医院彻夜排队,也不愿到家门口的民营医院看病。史玉林表示,如果未来能通过政府向民营医院购买服务的方式,让民营医院参与社区卫生的建设和最基层的医疗服务工作,可以使民营医院通过这种方式逐步在患者间建立信任和好的口碑,这就要求民营医院在此期间努力提供优质的服务、低廉的价格和高超的医术。

  “目前在政策上对民营医院还没有完全放开。”周志伟认为,如果未来能够有新政鼓励民营医院加入到社区卫生服务当中,一定能使一部分经营状况并不十分理想的小规模民营医院扭转局面,成为开展公共卫生服务的“生力军”。

  待解难题一 与公立医院双向转诊

  减少不公平待遇、能与公立医院“共进退”一直是民营医院经营者的愿望,在试水政府购买服务、担当社区医院职责的同时,更多的民营医院开始期待与三甲医院的双向转诊。

  根据此前计划,《北京市医师多点执业管理办法(试行)》将于2011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届时,具有中级及以上职称的执业医师可以在北京市内2-3家医疗机构行医,市民也有望在民营医院享受到三甲医院专家的优质服务。

  “现阶段还很难有更多公立医院的专家型医生走向民营医院,如果民营医院在担负社区医院职能的同时,享受与社区医院同样的双向转诊‘待遇’,肯定能够缓解公立医院床位紧张的状况。”史玉林告诉记者,很多民营医院的床位常年闲置,非常渴望能够与公立医院一起建立医疗转诊服务。据了解,北京现有医疗机构9752家,其中70%为民营医疗机构,大部分是小诊所,民营医疗机构床位数约占北京市医疗机构床位数的10%,而大部分民营医院都无法与公立医院实行转诊。

  以朝阳区劲松地区为例,当劲松社区医院无法满足病人的诊疗需求时,可以转诊至更高一级的医院,即位于双井地区的垂杨柳医院,同时垂杨柳医院也可以将有需求的病人转诊至劲松社区医院,但垂杨柳医院病房床位有限,劲松社区医院又没有住院部,在转诊范围小的情况下,导致了该地区部分患者难以在自家附近就医的需求。其实,在劲松桥附近,就有一家二级民营医院广仁医院,如果实现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间的转诊,上述患者就可以就近到广仁医院就医。

  “双向转诊政策应扩大到辖区内为市民提供基本医疗服务的民营医院,这样患者就诊就更加方便。”广仁医院创办者刘振明表示,如果将来出台相关政策,大型公立医院的专家来民营医院会诊,公立医院床位不足时将患者转入民营医院,这样不但可以提高民营医院的诊疗水平,也能缓解公立医院的床位压力,“看病难”的问题也将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待解难题二 推广单病种付费

  在承担一定的社区医院责任的同时,仍然有一部分民营医院是以特色单病种治疗见长,这部分医院由于特殊性,如果按照分担社区医院责任的定位难以纳入政府购买服务的范畴,但业内人士指出,如果单病种付费得以推广,上述医院将有更大的用武之地。

  单病种付费是一种医保支付方式,患者接受规定的统一流程进行治疗,化验检查等各项费用由医保部门根据平均情况,确定某一个病种的费用总额,然后按照这个价格将医保报销的钱付给医院。

  其实,对于很多民营医院来说,并不惧怕单病种付费。“现在民营医院的经营道路并不好走,单病种付费方式不但能发挥一些民营医院的诊疗特色,还能遏制过度医疗,为民营医院挽回声誉。”史玉林说。

  实际上,北京早有民营医院受惠于单病种付费。日前,北京道合肛肠医院被确定为北京市首家肛肠门诊手术单病种付费医院。这是目前全国惟一一家肛肠门诊手术单病种付费的民营医院,这意味着单纯性肛肠病的手术将执行北京市发改委的统一限价。该院门诊手术由于不使用抗生素,避免了抗生素滥用给患者带来的耐药隐患,大幅降低了患者的费用,是该院成为单病种付费医院的重要原因。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敢揽这瓷器活儿,做大手术,肯定是大型公立医院好,但治疗一些疑难杂症,民营医院未必就不行。”史玉林说,很多民营医院的经营者对单一的病种拥有几代人累积下来的经验和技术,对民营医院开放单病种付费的话,也可以促进民营医院在技术上的钻研,并发挥特长。

  对此,方来英透露,未来几年,北京将以社会需求为导向,重点扶持两类民营医疗机构,一类是服务外来流动人口、普通居民就医需求的社区诊所、门诊,与政府办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形成互补;另一类则是档次高、规模大、市场竞争力强的特色专科医疗机构,与政府办的公立医院形成互补。

  相关专家指出,虽然针对民营医院的单病种付费在短期内难以广泛推广,但通过政府的表态不难看出,未来一定会增加对特色民营医院的扶持政策。

   待解难题三 纳入医保定点单位

  不可否认,“医保”问题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民营医院最大的困扰,很多民营医院不得不面对患者来拿医院的处方到其他医院开药的尴尬。造成这一怪象的原因就是很多民营医院尚未被列入医保定点医院。

  对于大多数的民营医院来说,医保是其发展当中的一道难题,由于政策还不明朗,不知什么时候能解决这道难题。而是否为医保定点也决定了该民营医院是否能吸引享受医保的人员就医的关键,因为医保患者相比于自费医疗的患者更具备消费能力,也是患者的主流。能否成为医保定点单位,在很大程度上关系到一家民营医院的生存。

  “我们不是医保定点医院,就只能眼看着每天零零散散的几个患者来就诊。”在北京经营一家民营医院的张先生表示,如果自己的医院能成为医保定点医院,相信距离其只有两公里的一家三级公立医院患者凌晨就开始排队的情况能有所缓解。

  如今,公立医院人满为患,如果能有一些民营医院来分流病人,那么“看病难”问题就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2010年12月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意见》,其中指出要降低社会资本办医门槛。这意味着,今后外资独资办医院将逐步放开,同时,患者在部分民营医院看病,也能享受医保报销,目前,民营医院纳入医保相关细则还在制定当中,但这个利好消息也着实让很多民营医院的经营者看到了希望。

  其实早在2009年,北京市社保局相关官员就曾经表态,对于民营医疗机构纳入医保定点问题,大门一直是敞开的,关键是看民营医疗机构是否疗效好、口碑佳、特色浓、费用低,真正为老百姓提供优质服务,获得社会认可。不过,在医保定点政策上,除了少数民营医院比较幸运,大多数民营医院都被排除在医保定点单位之外。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劳动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张车伟教授告诉记者,民营医院纳入医保将大大提高他们在行业中的竞争力,并能帮助改善“看病难”这个社会顽疾。民营医院也要利用这个机会,通过优质的服务和高超的医疗水平赢得发展空间。“民营医院纳入医保,未来应出台严格的审查标准和准入门槛,不能对民营医院一味地放宽,也不要忽视大多数民营医院期盼进入医保的诉求。”张车伟说。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