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6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限行限购限贷等轮番出台 代表委员热议各种“限象”

  道路拥堵不堪、住房供不应求、公共交通难堪重负——— 近年来,我国城市化进程加速,大量人口涌入城市,在促进经济繁荣的同时也带来各种烦恼。怎么办?于是,限行、限号、限购、限贷、限流……“限字诀”在各地轮番出台。然而,问题解决了吗?“限象”,成为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限”后问题依旧

  以“拥堵”为代表的交通体系运转问题,在中心城市、省会城市,已具普遍性。2011年,北京在全国率先出台包括汽车限购、尾号限行在内的一系列措施,随后,广州、天津、成都等城市接连出台类似政策,以期缓解日趋严重的交通拥堵问题。

  但形势并未因此改善。“以摇号限购等方式控制机动车总规模上升,充其量不过是推迟交通系统‘堵死’状态到来的时点;中心区大幅提高停车费标准,也只能起一点有限的缓解作用。”谈及交通拥堵,生活在北京的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深有感触。

  除了限行,还有限购。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0年以来,作为一系列房地产调控政策的重要一环,限购、限贷、提高房贷首付比例等具体措施已先后在40多个城市出台并实施,以期缓解住房供需矛盾,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然而,客观现实却是,去年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除温州外69个同比上涨,最高涨幅达到21.9%。

  “限”字并非万能贴

  一些接受采访的市民认为,限购、限贷、限号、限行的频繁使用,一个直接的后果就是误伤部分刚需消费者,同时可能会积累更多问题。

  30岁的冷先生一直想在北京换个大一点的房子,在他看来,限购、限贷一方面无法从根本上抑制炒房,另一方面也会伤及改善型住房需求。“就拿银行限制贷款来说,这根本限制不了资金雄厚的炒房团,限制的只是那些因为孩子上学、子女结婚等想要贷款换房的人群。可如果解除限令的话,房价一定会报复性的反弹。”冷先生说。

  全国政协委员、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认为,从近期少数热点城市又有“地王”出现,并呈现住宅成交量上升和房价回涨的势头看,现有调控政策主要是基于以户籍限购和房产交易税为主的短期政策已呈现明显缺陷,一旦“被微调”,就有可能会出现房价反弹甚至暴涨局面。

  防范“费字诀”重出

  在“限令”不断出台的同时,一个新的动向也已引起人们的关注:一些城市的管理思路,正从念“限字诀”向“费字诀”演变。“不能一出现问题,就让市民埋单。”有网友说。“对市场主体来说,法无禁止即可为,对政府部门来说,法无授权不可为。设限、收费这样的城市管理方式,显然与当前我国简政放权、推行权力清单制度、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的要求相距甚远。”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周文彰说。

  谈管理

  谁来给限令下限令

  靠“限”这一行政手段来进行城市管理是否妥当,成为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们聚焦的一大话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目前一些地方的城市管理者大有将“限制”这一短期措施长期化的趋势。一些措施短期看是必须的,但行政的力量只有建立在市场的基础上,才是有效和有益的。“应当说,市场经济并不排斥必要的行政干预,但是,行政干预不能代替市场规律。”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说。

  代表委员认为,面临特殊阶段的发展难题,政府在发挥管理作用的同时,也要避免患上“限令依赖症”,杜绝“限象”长期化、制度化的倾向。“建立各级政府的权力清单制度,实际是要求政府更好地转变职能,处理好计划与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是提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的重要一步。”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周文彰说。

  “找出路”

  “限招”之后如何出招

  “限招”之后如何出招?参加全国两会的一些代表委员,就如何建立长效机制破解“大城市病”开出了药方。

  针对限行、限号的问题,“与其频繁出台各种限行措施,不如老老实实地反思现行城市规划和道路设计的缺陷,扎扎实实地将精力和财力花在公共交通的发展上,花在交通规划和道路建设的补课上。”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大学法学教授杨震说。

  在谈到限购问题时,全国人大代表、经济学家辜胜阻认为,政府应加快保障房、廉租房建设,以减轻楼市压力。“权宜之计过后,更要找到解决问题的长效机制。”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周文彰认为,我国出台限行、限购的城市,都是人员密集度高、城市功能过于集中的地区。应借鉴欧美经验,大量建设卫星城,将主城区的功能分散,从而减少主城区交通和住房压力。 (综合新华社电)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