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6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蟑螂投资组合:股票债券现金和金条

  本文由华尔街日报编译自MarketWatch

  散户投资者上周从股市撤出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然后股市涨了。(译注∶原文发表于2月11日。)

  据报道说,他们把资金投进了债市——然后债市跌了。

  又是一个拿捏不准时机的例子,且与诞节之前几个星期的情况刚好是反过来。那时候散户把资金从债市拿出来投进股市,当然了,然后就是股市大跌、债市上涨。

  那么多的投资者就像是热铁皮屋顶上的猫,动个不停,老是在想下一步往哪儿跳。如果就业市场继续疲软,新任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会不会停止“逐步缩减”债券的购买?中国会不会走下坡路?波多黎各会不会破产?通胀会不会爆发?

  老天有眼,上周兴业证券[-3.00% 资金 研报](SG Securities)的定量策略师安德鲁·拉普索恩(Andrew Lapthorne)给我看了一篇非常有意思的研究文章。文章发表在一年多以前

  简单地说,格莱斯对我们所有人都有话要说∶不要做热铁皮屋顶上的猫,要做一只蟑螂。

  你说什么?

  格莱斯的研究论文(《长线蟑螂》(Cockroaches for the Long Run),兴业证券,2012年11月)说∶“蟑螂媒体形象不好,它们是害虫,我们不想房子里有它们,我们大都想杀死它们。”但格莱斯又说,蟑螂有一个值得一提但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的特点。

  它们是顽强的幸存者。下面讲讲它们是怎样活下来的。

  蟑螂已经存在了3.5亿年,比人类存在的时间长7,000倍,且胜过恐龙和其他成千上万的物种。它们经历了五次横扫地球的“大规模灭绝”中的三次,尽管每一次都灭掉了大约四分之三的其他物种,但蟑螂活了下来。“它们可以45分钟没有空气、在水中淹半个小时、熬过寒冷的温度、忍受高于人类15倍的辐射。”

  没错,它们不聪明,也不会创新。但正如格莱斯所说,蟑螂可以从核爆炸中生存下来——即便它们造不来核弹。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一个充满同样生命力的投资组合,岂不是好事?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一个可以放任不管、但可以熬过今后任何状况的投资组合,岂不是好事?

  这是我自己要问的一个问题。因为工作的关系,其实我不能建一个积极型投资组合。因为我了解金融史,我明白,替代积极型投资组合的普通组合——“均衡的”、“预定日期的”股票债券基金——很有可能就是一场等著发生的灾难。

  我把这种“全天候”的投资组合称为杯。格莱斯把它叫做“蟑螂”组合。在论文中,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这样一个组合。

  蟑螂组合

  格莱斯的蟑螂组合平均分为四个部分∶股票、债券、现金(即存款或短期国库券)和金条。

  为什么说这个方案可能好于由股票和债券组成的“均衡组合”?很简单。

  虽然过去30年股票和债券的表现确实不错,但在高通胀的70年代,它们完全是一败涂地。40年代也是一败涂地。70年代初把财富托付给股票、债券构成的“均衡组合”的投资者,最后都因为通胀率的上升而遭遇重挫。

  格莱斯指出∶“真正的蟑螂熬得过70年代。它耐得住通胀,耐得住通缩,耐得住信贷膨胀,耐得住信贷紧缩┅┅”

  他还说,蟑螂是一种简单而顽强的幸存物种,不会去猜测接下来将发生什厶事情,它只管为各种意外做好准备。

  格莱斯研究了这样一种投资组合从1970年以来会是什厶样的表现,结果发现了两个显著特点。

  第一,它完好地挺过了70年代的大震荡和过去14年的金融危机。

  任何人在过去50年把财富托付给格莱斯的“蟑螂”组合,都会睡得非常安稳。

  在2000-2003年和2007-2009年崩盘期间,蟑螂组合从顶峰到底谷的最大缩水幅度是15%左右。这是按通胀因素调整后的计算结果。

  这个组合在70年代的最大缩水幅度,是从1978年的顶峰到1981年的底谷缩水20%左右(同样按通胀因素调整)。

  另外,以微乎其微的代价就可以换来这种气定神闲。格莱斯计算发现,蟑螂组合50年来扣除通胀率的平均投资回报率是5%左右。

  离股市5.5%的年回报率不远,且大大超过4%的债市回报率。

  我查看了蟑螂组合从格莱斯论文发表以来的表现。去年它因为黄金和债券大跌、抵消股市上涨而缩水9%左右,但今年以来在股市下跌的情况下依然升值3%左右。

  我对这个具体的投资组合是有一些保留的。黄金在70年代初以前是正规的“货币”,它的价格在之前40年被中央银行人为压制。所以在70年代,当金价终于获得解放并奋起直追的时候,黄金投资者收获了一轮一次性的巨大涨势。我猜想,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木材、石油或通胀保值国债在今天或许是一种更好的替代。黄金一贯以来的问题在于它根本不会产生什厶收益。

  我还猜想,将来的蟑螂组合将因为持有真正国际化的股票债券组合而受益。大多数投资者的大多数财富都投资于美国证券,限制了他们的分散化。

  但有意思的是,格莱斯的“蟑螂组合”很像德国文艺复兴时期富豪雅各布·富格尔(Jakob Fugger)持有的组合。Research Affiliates的罗布·阿诺特(Rob Arnott)对我说,富格尔的财富是按等分投资于股票、债券、黄金和房地产。

  真正有意思的地方,是这些投资组合跟今天六成股票加四成债券的常规思路相去甚远。很少有投资者或基金经理了解金融史。这是一个很大的危险。

  在今天的投资者像热铁皮屋顶上的猫乱蹦乱跳时,迪伦·格莱斯的想法是正确的。不要像猫,要像蟑螂一样投资!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