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1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2014:新特色、新周期与新风险

  

  

  2013年,无论是世界经济还是国际金融都平安度过了充斥于市场中的各种风险。包括美债危机、欧债危机、日债危机在内的危机阴霾愈加严重,不断扩散,但是至今并未冲垮发达国家的经济,反而使得发达国家的经济体能进一步健全或回归世界主导地位;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则面临危机的隐忧,动荡局面逐渐加剧。

  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在于:如何研究危机风险?如何定性经济形势?如何面对焦点话题?全球经济与金融已经进入新的时代与周期,老套路的分析论与方法论并不适应现代时期的论据与理论。评估2014年需要更透彻与更深入,市场需要对国家特色的经济资质和金融能力进行比较,舆论也并不能简单化或短期化的下定论。

  2014年或将会进一步延续2013年的许多问题,因为2013~2014年是一个整体阶段,具备连贯性,不能只有短期的视线,需要长期的视角与高度。

  其一是经济实力增长的通缩忧虑与无通胀指标压力的物价痛苦。比较突出地体现在:发达国家通缩担忧之中的经济张力凸显,发展中国家通胀无忧之中的物价代价严重。前者为发达国家的实力经济,后者为新兴市场或发展中国家的规模速度;前者已经成功地抵挡住金融危机的冲击,步入新的经济增长周期与产业升级换代的转折,后者并未发生金融危机,但却遭受比危机更严重的打击和损失,无危机的风险放大并扩散。

  其二是经济结构调整成效显著与经济基础不足严重恶化。突出于发达国家创造力发威之中的经济升级展现,发展中国家生产力不足之中的经济差异严重。前者是发达国家高级化的水平,创新性与高级化水准凸起,后者是经济结构不均和市场构架尚不健全的经济模式;前者为产业化高级化的引领,升级换代的进步;后者并无高级化的产业,产业基础性薄弱。因此,世界范围的电子商务、金融互联网等基础水平的落差将导致收获与收益的截然不同。

  其三是货币升与贬导致的财产收入增加与资产损失形成巨大鲜明反差。发达国家货币贬值之中的资产增加显著,发展中国家货币升贬之中的资产损失严重。全球货币问题的焦点关注不断强化,只重视汇率走向,却严重忽略汇率的功能与作用。尤其是货币失去资金需要的经济筹码或市场价值,直接导致货币战争喧嚣而起。伴随美联储政策宽松的长远规划,金融市场已经呈现资金价

  格上涨与资产

  价格下跌的态势,即债券、证券收益率高企,资源价格包括石油、黄金等资产价格下跌严重,使得资金融资成本增大,投资之后的收益减少,甚至亏损。

  对2014年的预测并非是单一年份的评判,市场需要综合性与长远性对接的全方位的思考与判断。依据笔者长期以来对国际金融的观察与跟踪,我们必须拉长周期与放眼未来,因为历史已经展现这种长景的作用与影响。尤其是进入2000年以来,全球金融市场经历了2001~2003年的短周期调节,展现了2004~2006年新时代的周期,即以宽松有限的货币政策推进流动性过剩的新时代;随后全球金融市场又步入2007~2009年短周期的再度宽松乃至极限低的货币政策,随即出现了全球流动性泛滥的极端,带来2010~2012年新格局的开启;这必然造成2013~2015年短期的再度调节,宽松与紧缩并存时代的宽松货币与紧缩货币浑浊局面,甚至会造成与众不同又雷同模仿的新型金融危机的金融新时代,即无危机定义的危机冲击力新时代,甚至必将导致2016~2018年国际金融新格局与新机制的出现,即美元霸权组合黄金与石油,促成金融与资源的新格局:美元、黄金、石油的国际金融体制与价值的新三足鼎立。金融危机的战略规划与风险对冲时更值得思考的重要角度、非同寻常的模式与结果使得国际金融风险面临看不见的代价损失与竞争。无危机的风险冲击力是现代经济与国际金融的新特色,也是货币竞争战略的新风险,更是世界经济的新周期的时代风范与格局规划。

  结合我国经济金融的实际状况,我们的特殊性体现在三个方面,极其与众不同的阶段值得深思熟虑地全面考虑和长远规划。

  我们的特色环境在于:出口退化的经济增长,无竞争优势。2001年入世以来的宏观经济骄傲之处在于出口拉动的效益与影响,贸易大国崛起是货币崛起的重要基础。如今的纠结与尴尬在于贸易增长引导下的货币崛起到底是风险还是机遇十分浑浊与复杂。无论从自由货币的进程和流程,或从国家经济经历的过程与路径,贸易对货币的第一作用是众所周知的。国际化货币指标的第一要素是结算,第二指标是交易,第三指标是储备。而我们放弃优势指标,寻求弱势指标,因为我们不具备充足的市场结构与搭配,目前金融市场并不完善,缺陷是没有开放与完善的外汇市场,我们追逐交易货币违背自己的要素与国际的规律。我国宏观经济三驾马车的配置从贸易竞争优势的第一驾马车退化为第三驾马车,并且指标组合的份额只有不到1%的贡献度,结构扭曲极其严重,但我

  们的议论与认知却是欢呼投资拉动经济,所以中国经济的最大风险在于失去对危机的判断力,我们危机的最大风险与伤害是乱了阵脚与方略,丧失发展中国家进展的步骤与要素,追求发达国家现阶段的目标与目的,毁掉自己特色的发展优势与组合。

  我们的周期结构在于:放弃实体的经济增长,无产业基础。投资时代的来临是客观环境,但我国的具体状况却面临产业升级与转型,即升级品质和品牌产业,不是累加规模和速度的初级阶段;即转型初级进入中级发展阶段,是将我们企业大规模和快速转化为研发与创新追求,打造世界经济中国化,非传统中国经济世界化。我国实体经济中没有自己的民族品牌与中国特色是经济的最大问题。尤其是超越式发展不具备研发与创新能力,引进技术被垄断、引进人才被设计、引进资金被绑架等等不安全因素逐渐放大金融风险,削弱实体经济的能量与实力。其实我国股市与全球股市反向运行已经明显地暴露我们的弱点和不足,没有实体经济与实业企业的力量,股市不会有价值与价格,光靠资金规模和政策空谈无济于事,甚至逐渐蚕食实业和实体经济。所以我们的经济周期特色依然需要实体经济的推进,不要误导与沉迷于虚拟金融时代。电子商务、金融互联网以及云计算等许多网络发展特性并不适合中国国情与实际,警醒发展方式与路径十分紧迫,可以说是迫在眉睫。

  我们的战略定位在于:虚拟金融的财富价格,脱节职能定义。金融大时代似乎突出银行金融机构,但银行等金融机构对宏观经济的无作为和无作用十分突出。一方面是银行盈利凸起,实业经济退化严重。2000多家上市公司盈利不景气,发展弱化与退化严重,反之16家上市银行盈利份额覆盖上市公司的60%以上盈利指标,表明银行盈利的私利与个性凸现,但却导致财富价格失控,并没有发挥对国民经济和百姓财产收益的增长与促进,股市发展偏离经济轨道,更远离价值体系,进而使得货币过量投放并导致极端投机情绪,甚至放弃生产型的发展基础,专注于极力投机套利和投机取巧的方式,扭曲了发展规律与定力,错乱了周期与步骤。另一方面是所谓的经济增长水平以及稳定的经济调整结构,并没有带动股市上涨,反之股市低迷严重。这表明实体经济脱节市场需求,甚至市场价值与价格扭曲愈加严重。金融崛起的负效应在于金融工程的不配套和少基础。

  从宏观经济战略角度看,我国处于发展中国家的初级市场经济阶段,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理念尚未表现出来。这一点显得尤为失败。其中最明显的特征是我国实体经济放弃产业升级转型,反而群体性地转向投资极端,并出现投机套利较为疯狂的困境。实体企业本应步入正常规律的中级市场经济过程,以研发精品、品牌创造为主,提升生产力向创造力过渡。然而,在西方金融问题的漏洞以及我国金融机遇的简单论调下,企业主体反而毫无顾忌地投资理财甚至敛财,这一现象十分严重,严重扰乱了国家的发展能力与基础。我国的资金紧缺其实是人为因素导致,也是牟利情绪的错位与错觉所致,尤其是上市银行、金融机构过度追求自身利润所致。金融市场上喊话缺钱最凶的是金融机构,但无论的上市公司的业绩还是利润收入水平,金融机构最高也是事实。2013年至今流动性趋紧的现状极其不正常,无论从国家政策,或者从机构经营管理来看,资金充足是常态和基本事实,只是情绪与判断导致错觉甚至错判。一系列发问需要准确解读:为什么我国的广义货币(M2)余额已经突破百万亿元,创下世界纪录,银行还这么差钱?为什么以前对银行呵护有加的央行这次异常淡定?我国的货币政策接下来会怎么走?银行的钱以后会不会真正流向实体经济?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基点将着眼于何处,这十分重要。面对如此复杂的外部环境,我们的观察水平并不易识别或发现真相,对策的极端性不利于经济发展和金融安全。我国经济的难题继续发酵,投入过度、释放过量、难以控制,这一现象已经十分突出。目前而言,股票价格、人民币汇率并不对应我国的实际需求,种种现实直接打击我国实体经济的发展。

  预计2014年国际金融市场难以平静,尤其是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影响将进一步扩大,甚至市场会出现错落差异扩大的局面,加息与降息的交错将使市场不稳定风险加大。基于整个国际金融市场的发展态势,未来2014年值得关注的投资板块集中在期货市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局面必然来临,石油为龙头的价格高涨引领性将会凸显未来全球通胀压力,进而带动与促进利率转变与调整。这不仅将引起价格上升,更会带来货币政策转型,通胀高企之后的利率随风而动将是未来世界面临的主要风险和挑战。

  基于2014年国际外围环境的错综复杂,尤其是高端品质的优良业绩,我国在世界经济中与主要发达国家的周期与水平差异巨大,2014年我国经济将会与众不同,并且或将处于更加艰难与不确定状态。(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来源:国际商报 作者:谭雅玲
  • 编辑:罗伯特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