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2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吃不透”与“喂不饱”的烦恼

  在三明市三元区,每天有100多吨培根销往全国。据悉,三元培根已占据全国市场60%以上。

  然而,在发展壮大的同时,三元区培根产业亦遇到不小的困局。

  三元培根业兴

  2006年底,生猪价格低迷,三元区生猪出栏价一度跌至每公斤6元。

  如何才能减少生猪市场价格波动的不利影响?第二年初,当地养殖大户陈瑞跃到广州的冷冻批发市场考察。在那里,他发现培根交易非常火爆。每公斤约6元的生猪肉,经过加工,竟卖到25元左右,陈瑞跃很受触动。

  培根又名烟肉,最早起源于丹麦,是猪肉经腌熏等工序加工而成的食品,在国外的早餐桌上倍受欢迎。当时,这种舶来品在国内市场刚刚兴起,只有广州少数企业在生产,产品主要进入西餐厅和高档饭店。

  在对全国几个大城市的40多家四星级以上酒店进行摸底调查后,陈瑞跃决定用自己养的生猪加工培根。当年,他投资成立了麦尔食品有限公司,这也是三元区首家培根生产企业。

  此后,在麦尔的带动下,三元区又先后诞生欧派、天翼等5家培根企业。如今,三元培根已打进全国除港澳台、西藏外的所有省份,年销量达3.6万吨,年销售额5亿多元。三元培根,占全国市场的60%以上、全省市场的90%以上。

  “培根的市场还远未饱和,一旦进入家庭将呈爆炸式发展。”三元区农业局农产品加工管理站站长林向峰介绍,扩建生产线和厂房是三元培根企业最近几年的常规动作,预计今年底三元区培根产能将同比扩大一倍以上。

  生猪利用率低

  陈瑞跃最初投资培根肉生产,是为了应对自己养的生猪价格暴跌。然而,“自己养猪来生产培根”的模式却被证明不现实。

  “问题出在猪肉的利用率和需求量上。”麦尔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跃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生猪平均毛重按110公斤算,屠宰后约有90公斤猪肉,其中只有45%(主要是猪腹肉和后腿肉)可作为培根生产的原料;现在三元区一天约生产100吨培根,一天需2469头生猪,一年需超过90万头生猪,其中,麦尔公司一年需超过10万头生猪,远超麦尔年出栏商品猪3万头。

  一方面,自己养的生猪利用率不高;另一方面,培根产业不断壮大,对猪肉的需求量不断增加。“吃不透”,又“喂不饱”,这可怎么办?

  麦尔公司,把希望寄托于屠宰细分。“屠宰细分,也称系统分割。当猪在生产线上屠宰完后,由各道程序上的工作人员把猪肉按三层肉、腿肉、排骨等进一步分割处理,仅一头猪身上就可分割100多种肉产品。不同部位的肉,可研发加工成不同的产品,有利于提高利用率。”陈跃说。

  该公司高价购置了猪肉分割机,并建设生产线。然而,公司生猪量远远不够,无法让机器在运转时产生较大效益。加上公司肉类分割技术欠缺、产品研发人员匮乏,公司不得不把高价购置的猪肉分割机闲置。

  现在,麦尔公司又开始与福建农林大学食品研究所等科研单位合作,共同研发培根肉之外的新产品。“比如说,把猪皮加工成胶原蛋白,把碎肉加工成猪肉丁。此外,还开发了猪手、猪颈肉等产品。”但陈跃坦言,目前研发还处在起步阶段,猪肉总利用率仍仅有50%左右。

  “做不到屠宰细分,提不高猪肉利用率,就只能乖乖地从外地进原料,这无疑增加了原料成本。”陈跃无奈地说。

  三元区培根行业老大——天翼食品有限公司,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就差屠宰细分这个环节了。因此,公司日均50吨的培根原料,主要还是从外地调运。”该公司副总经理陈祖铅说。

  完善产业链 盼

  三元区农业局副局长陈珍炜坦言,如果屠宰细分这一环节不缺失,全区乃至全市的生猪产业链条就完整了。

  问题是,如何补缺?

  “单靠企业的力量,可能无法做大。”陈跃建议,政府牵头建设与三元区培根产业相配套的大型猪肉分割厂,要有大型冷库,做好配送工作。这样,既能就地消化本地生猪,增加生猪养殖附加值,也可提高培根企业的肉源安全。

  陈祖铅则认为,三元区培根产业在品牌运作、人才引进等方面,非常需要政策的扶持,“尤其是急需引进肉类分割、食品研发方面的专业人才”。

  还有多家培根企业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希望市、区两级政府支持培根产业链发展,培育培根公共品牌,并吸引更多肉类加工企业参与,打造产业联盟。

  三明市畜牧站站长吴悌霖对记者说,目前三元区培根产业已具有较强竞争力,应抓住时机,进一步发展壮大。在这一关键时间,亟须各方合力。

  “为培育培根产业壮大,我们也希望完善产业链,打造一个农副产品加工区,引进相关企业消化剩余的50%左右的猪肉。但这涉及土地流转、产业布局、税费政策等多方面,区里已多次向市里呼吁,希望能给予重视。”陈珍炜说。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