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垦区应加快推进“走出去”战略

  当前中俄两国合作不断深化,俄国内经济环境日渐趋好,中国东北与俄远东加大开放,为黑龙江垦区对俄境外农业合作开发提供了重大机遇。专家认为,在农业“走出去”方面拥有体制、资源和技术优势的前提下,垦区在承担保障国家粮食安全重任的同时,还应该在国家“走出去”战略中充当排头兵和主力军。

  对俄境外农业合作提速

  随着现代化大农业发展,黑龙江垦区对俄境外农业合作现代化水平提高较快,全垦区对俄农业合作开发呈现出现代化、规模化、规范化、组织化等特点。

  据农垦牡丹江分局局长于长友、农垦宝泉岭分局副局长顾毅介绍,仅农垦牡丹江分局和农垦宝泉岭分局过境耕作农业机械就有约900台套,其中不少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同时“域外垦区”拥有先进种植管理技术,科学统一的标准,粮食作物产量和质量高于国内和俄本地农民。

  除牡丹江分局在俄滨海边疆区建设的“新友谊农场”外,俄犹太自治州还有一些对俄农业合作项目,如宝泉岭远东农业开发公司,建三江洪河农场,绥化乌尔米公司等,这些“走出去”企业大多实行多种经营,一些已发展成为集种植、养殖、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农业综合体。

  记者采访了解,与早期对俄境外农业开发企业相比,这些“走出去”的农垦企业的经营理念更加成熟和理性,持有长期合作打算,能够坚持友好合作、平等互利、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的原则。例如农垦宝泉岭管理局远东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每年给当地政府上缴税费612万卢布,被俄政府誉为有突出贡献的最佳企业。

  此外,对俄经贸龙头企业与农垦企业强强联手,发挥各自优势,合力推进境外农业合作,使全省对俄农业合作开发组织化程度明显提高,基本告别了当初的“散兵游勇,单打独斗”状态。

  深挖“域外垦区”潜力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原院长、研究员曲伟和黑龙江省科顾委外贸专家组组长宋魁等专家认为,黑龙江对俄农业合作潜力较大。当前中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对于黑龙江发展对俄境外农业是一个重大战略机遇。

  曲伟分析认为,俄远东地区与黑龙江同处世界三大黑土带,幅员辽阔,劳动力不足,大片土地搁置,俄经济发展部已提出远东土地可长期对外低价出租,因此预计黑龙江有在俄远东租赁承包闲置耕地3000-5000万亩的潜力,可建成一个年产约300亿斤的世界粮食战略后备基地。

  俄罗斯加入世贸组织后,投资环境不断改善,努力吸引外资进入俄农业领域。据黑龙江省农垦经济研究所所长向世华、农垦宝泉岭分局副局长顾毅等介绍,近年来俄方越来越重视农业发展,并承诺将逐步与国际接轨,完善、出台了相关法规和政策。如俄地方政府有权对外出租土地,决定租金和租期,租期最长可以延至49年等,使外国人对俄境外农业开发合作有了基本法律保障。滨海边疆区还对外来农业合作企业提供政策性贷款或补贴。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专家瓦列里·吉斯坦诺夫说,俄远东出租土地有经济和战略双重考虑。首先,出租土地获得收益,保证世界粮食安全。其次,俄罗斯也可以借机改变在亚太地区被边缘化的尴尬状态。

  黑龙江省加大对俄开发开放及开展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给黑龙江与俄罗斯的农业合作带来契机。黑龙江省科顾委外贸专家组组长宋魁说,去年7月25日国务院批复了《黑龙江省和内蒙古东北部地区沿边开发开放规划》;此外,国务院还批准了黑龙江省先行开展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并把健全农业科技创新和服务体系、强化农业科技自主创新能力、公益性服务等确定为主要任务,这对于黑龙江开展对俄境外农业开发合作将起到较大促进作用。

  此外,俄地方政府和群众对黑龙江境外农业开发越来越表现出欢迎和支持态度。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以来,至少有50个俄远东地区政府官员和企业家到黑龙江参观,他们对近年黑龙江省特别是农垦系统在农业现代化方面取得的成绩表示震惊,并欢迎中国企业赴俄投资合作。俄犹太自治州负责人表示,犹太自治州与黑龙江此前在大豆、大米、蔬菜种植方面有很多合作,他们很希望双方在原有基础上能有新的发展合作。

  垦区堪当“走出去”主力军

  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隋凤富说,黑龙江垦区是我国农业先进生产力的代表,现代农业发展已接近或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在粮食生产、集约化经营、产业化发展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和物质基础。黑龙江垦区近年立足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大局,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依靠境外土地资源拓展粮食产能,取得明显成效,今后的步伐会更快更大。

  黑龙江垦区一些基层干部表示,有些企业很早就从事对俄农业开发,但多数处于种植规模小、行为不规范、无序竞争、信誉不佳的状况,他们没有组织化、技术化、集约化和科学化的管理模式,代表不了国家水准。而垦区人力资源丰富,职工队伍素质高,农业生产经营能力强。拥有在俄罗斯、巴西、菲律宾农业开发的基础,拥有开荒的经验,具备大规模实施境外农业开发的条件和能力。

  包括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在内的专家认为,农业“走出去”成本高、回报周期长,涉及外交、金融、税收等诸多方面,小型企业和个人难以承担。真正能够走出去、站住脚,发展壮大的主要是大型企业集团。黑龙江农垦“新友谊农场”的快速发展,证明了垦区在农业“走出去”方面拥有体制、资源和技术优势。垦区在承担保障国家粮食安全重任的同时,还应该在国家“走出去”战略中充当排头兵和主力军。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