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09月24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胶济铁路陈列馆 可以触摸到的历史

  

  图一为胶济铁路陈列馆外景

  图二为德国原产钢轨和钢枕

  图三为施工中的陈列馆

  图四为在路局档案室查档的工作人员

  图五为陈列馆内景

  图六为铁十字勋章

  图七为德建石雕狮头水池

  图八为华东支前抢修铁路纪念章

  图九为新中国成立初期济南铁路管理局管辖范围一览图

  铁路,工业革命的产物;百年老站,工业文化的遗产。把百年老站打造成博物馆或陈列馆,是保护和利用工业文化遗产的明智之举。

  在全路,直属铁路局的博物馆或陈列馆不到10座,以原汁原味而不是复建的百年老站作为馆址的只有2座:一座是中国铁道博物馆正阳门馆,另一座是2013年11月7日开馆的胶济铁路陈列馆,馆址为胶济铁路济南站。

  胶济铁路陈列馆的诞生,是善待铁路历史资源、传承铁路历史文化的成功实践。

  1904年6月1日,泉城济南被一声嘹亮的汽笛惊醒。随后,一个喷云吐雾的钢铁 “怪物”呼啸着驶进这座千年古城,全城为之震动。这天,胶济铁路全线通车。胶济铁路是山东境内首条铁路,也是中国较早的铁路。这条铁路全线通车的时候,京汉铁路还没有通车,京张铁路还没有修筑,津浦铁路还在酝酿之中。

  如今,百年沧桑过后,历经岁月更迭,风云变幻,战火损毁,城建改造,那个年代的老站舍已经所剩不多,胶济铁路济南站就是 “幸存者”之一,它是百年胶济铁路尽头站唯一的、原汁原味的历史遗存。

  一种具有文化品位和眼光的明智选择

  一座幸存的、优秀的百年建筑,可以用来做什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诸多用途中,博物馆或陈列馆不失为一种具有文化品位和眼光的明智选择。建筑本身就是珍贵文物,建筑内部可以典藏文物,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在德国,建于19世纪40年代的汉堡老火车站关闭后经过大规模修缮,1996年化身为当代艺术博物馆。近1万平方米的展区陈列着自20世纪下半叶以来的艺术精品,成为文化交流和游客参观的重要场所。

  在北京,始建于20世纪初的京奉铁路正阳门东车站在1959年关闭后,曾被当做文化宫、科技馆、电讯市场等。在专家们的呼吁和提议下,站舍如今化身为极具文化含量和历史穿透力的中国铁道博物馆正阳门馆。

  在上海,建成于1909年的沪宁铁路上海站(上海老北站)在被战火毁损后重建。1987年,车站关闭后,2004年化身为上海铁路博物馆。

  在昆明,云南铁路博物馆则是利用昆明北站候车室建造而成,珍贵的米轨铁路文物诉说着滇越铁路的百年沧桑。

  胶济铁路济南站站舍同样是一座车站关闭后留下来的建筑。1938年,占领济南的日军把胶济铁路与津浦铁路并轨。自此,津浦铁路济南站成为胶济铁路的尽头站,胶济铁路济南站化身为铁路办公场所。2012年,济南铁路局统筹协调,把在这座建筑内办公的机构迁出,并邀请山东省博物馆的专家参与设计陈列馆,确定了 “整体规划,分步实施;合理布局,科学使用;注重尊重历史、重现历史、保护历史”的设计原则。

  修旧如旧,百年建筑恢复昔日容颜

  怎样才能呈现这座建筑的特质?设计者的理念是:修旧如旧。

  这座建筑自诞生之日起,就历经战火,命运多舛,先后两次遭受日本帝国主义列强铁蹄的践踏和蹂躏。日军占据期间,对建筑内部做了重大改动,把直通穹顶的进站广厅改为了上下两层。

  自从这里改为办公用房以后,入驻机构几经更迭,各自又根据需要进行了内部装修,地面和墙体已不复当初模样。一些面积较大的区域,如候车厅,出于办公考虑,也被分割成了独立单间。

  修旧如旧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在现有基础上尽可能恢复原貌。施工人员把进站广厅的装饰材料揭开,100年前的原始墙壁露出了真容。让现场施工人员惊叹的是,墙体全部由平整的片石砌筑而成,坚固耐用,美观大方。

  在广厅东侧的墙壁上,施工人员发现了建站初期的石雕狮头水池,只可惜不知在哪个年代损坏了,只剩下锈迹斑斑的水管和残缺不全的鬃毛石刻。广厅东侧偏南的房间内,石头砌筑的、独具特色的德式壁炉露出真容。据专家考证,这里曾是车站的贵宾室。在广厅东侧偏北的房间,德国老式暖气片保存完好。

  最让施工人员惊奇的是,取点钻探后,大理石下还有一层。揭开之后,原始地面重见天日,尽管凸凹不平,但磨得有些光滑的条石承载着光阴的脚步。

  原始地面上还有5个铁十字勋章拼图。这是德国人修建这座建筑时留下的印记。在德国,铁十字勋章是荣耀的象征。

  施工人员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对清理出来的渣土全部进行清筛,先后 “筛”出了铜、铁、铅、布、皮、纸、玻璃及杂项等10多个种类的文物100多件,涵盖了德建时期、日占时期、日伪时期和民国时期,这些文物隐含着建筑演变的密码。

  经过修旧如旧,精心打磨,这座老建筑恢复了昔日的容颜。

  在卷帙浩繁的历史文献中提“纲”挈领

  展陈大纲是布展的基础。而展陈大纲的撰写不是一项简单的文字工作,必须对这段历史有着全面深入的了解,因为胶济铁路是一部历史厚重的大书。

  胶济铁路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占领青岛后修筑的一条带有殖民色彩的铁路。戊戌变法、济南开埠、五四运动、济南惨案等一些重要历史事件都与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百年历史长河中、在有限的建筑空间内,怎样才能清晰展现波澜壮阔的历史风云,这是摆在展陈大纲撰写者面前的一项首要任务。

  济南铁路局、路局党委抽调戚斌、李进、李宣杰、胡永坤和笔者5人组成大纲撰写组,同时也是文物征集组。2012年4月,我们研讨确定了展馆的基本定位、框架布局和展厅主题,并落实了撰写任务。

  丰富的史料是撰写展陈大纲的基础。我们搜寻查阅了 《胶济铁路史》 《德国侵略山东史》 《日本侵略山东史》 《胶澳志》 《中华民国铁路史资料》《青岛开埠十七年》 《济南开埠百年》 《胶济铁路经济调查报告》等大量与胶济铁路有关的书籍。

  济南、潍坊、高密、青岛等胶济铁路沿线城市的档案馆和山东省档案馆、相关区县档案馆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我们从中发现了1898年中德签署的 《胶澳租借条约》,直隶大臣袁世凯和山东巡抚周馥1904年关于济南、潍县、周村三地开埠的奏折以及清政府外务部关于济南三地开埠的批复等珍贵文献。 《胶澳租借条约》催生了胶济铁路,胶济铁路催生了济南开埠。

  在路局档案室,我们发现了许多沉睡多年、难得一见的宝贝。这其中有1906年德国人绘制的 《山东胶济路线图》,首次面世,极为珍贵;有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版的关于胶济铁路接收纪要的丛书 (中国1923年1月1日从日本手中正式收回胶济铁路),里面有许多珍贵图片;有带有 “极秘”字样、1936年日本 “支那驻屯军司令部”绘制的 《胶济铁道线路一览图》。当时,抗日战争尚未爆发,这份图纸是日军为侵略山东提前绘制的秘密调查报告;有1938年日本人制作的 《胶济铁路被害状况一览表》,那是中国军民破坏铁路、抗击日军的佐证。

  展陈大纲完成之后,我们先后听取了中国铁道博物馆、青岛档案馆、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等有关专家的意见,在反复修改之后,组织专家评审,得到了专家们的一致好评。

  每一件文物背后都有一段曲折的故事

  铁路文物是铁路发展历程的记忆和缩影,是铁路行业历史文化的实物见证。没有铁路文物的支撑,铁路博物馆或陈列馆就名不副实。

  2012年12月11日,济南铁路局下发了《关于在全局开展可移动文物普查与征集工作的通知》,2013年7月17日,又下发了 《济南铁路局关于收集局管内部分文物的通知》。

  一批来自基层单位的文物陆续向胶济铁路陈列馆集中。这其中有青岛大港站的钟表残件。大港站修建于胶济铁路开工的1899年,是规划中的胶济铁路青岛起始站,也是青岛最早的火车站。青岛站1901年建成前,大港站是胶济铁路的始发站。这块钟表曾安放在大港站第一站台,历经风风雨雨,见证百年沧桑。

  一些散落在其他城市的相关文物也纳入了文物征集组的视线。

  李希霍芬,提出修筑胶济铁路的第一人,他的传世巨著 《中国》一共5卷,出版时间跨越35年,全套出现极为罕见。工作人员大海捞针般搜集线索,从东北一位收藏家手中购得3卷,极为难得。

  与此同时,文物征集组深入胶济铁路沿线走访。地处胶济铁路中段的坊子站就是我们的走访地之一,这里有山东最为集中的德式、日式建筑150多座,拥有我国近代重要的历史文化资源和珍贵的人文景观资源。坊子站在20世纪80年代线路改造后业务锐减、设备更新缓慢,故而为历史文物的遗存创造了条件。文物征集组在站区内仔细考察时,果然在废料堆里有了重大发现,先后搜寻出1900年、1902年、1903年德国制造的钢轨和1916年美国制造的钢轨。

  文物征集工作还做到了德国。在搜集史料的过程中,一位关键人物进入大家视线:锡乐巴。他是德国工程师,1886年来到中国,先后帮助勘测过沪宁铁路,设计过京汉铁路、汉渝铁路,是胶济铁路最初的主要设计者。可是,关于他的影像一直是个空白。后来,在青岛市档案馆宣教处处长周兆利的引见下,工作人员找到了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铁路专家王斌。她专攻德语,曾专程到锡乐巴家乡采访过,撰写过 《近代铁路技术向中国的转移——以胶济铁路为例》一书。

  应工作人员要求,王斌联系了锡乐巴家乡的比特堡郡博物馆,这才有了后来胶济铁路陈列馆关于锡乐巴图文并茂的介绍。比特堡郡博物馆还热心提供了关于胶济铁路的其他文物。

  路局报社和电视台发布了文物征集公告之后,一些 “老铁路”积极响应。济南电务段退休职工朱皖济把埋在原胶济铁路高级职员公寓内的老石碑挖出,协助工作人员运到陈列馆。还有职工把自己心爱的收藏品赠送给陈列馆。济南市民普遍关注的济南老火车站大钟也被工作人员收到陈列馆,作为特展藏品妥善保管。

  可以说,每一件文物的背后都有一段曲折的故事。

  更有意外惊喜。2013年6月,山东中铁济南旅游广告集团有限公司在院内花坛翻修时,意外发现了埋在地下的钢枕。胶济铁路修建之初,全线采用德国钢枕,此后百年,历经多次改造,钢枕踪迹皆无,没想到会在离胶济铁路陈列馆不足百米的地方意外出土。

  德国原产钢枕与钢轨的意外发现,为重现胶济铁路原貌片段创造了有利条件。二者有机结合,化为陈列馆内一道可以触摸的人文景观。

  2013年11月7日,胶济铁路陈列馆正式开馆,中国铁路博物馆系统又增添了一个新的成员。

  本版文字均由于建勇撰写,本版图片均由姜爱勇拍摄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