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9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中国淘金人劫后重返加纳

  ■杨猛

  最近7年,大批采金者涌入加纳,带来了先进的设备,也被认为破坏了这个国家的环境,并导致了黄金聚集之地的治安恶化。2013年6月,该国实施了最大规模的一次清理行动,几乎彻底瓦解了中国人在加纳建立起的采金系统。42岁金矿主苏震宇的矿场,除了工棚付之一炬,他从中国运来的机械、设备也遭到了哄抢。随大批被驱逐的广西采金人一起,苏震宇在2013年6月回国。如今,风声暂平,他选择重返加纳。

  中国人改变规则?

  7年前,苏震宇和同乡的3个上林人签订了一份在加纳合伙采金的协议,并带动了上林人赴加纳的淘金潮。2010年,上林人开始把大型挖掘机引入加纳,加上上林人擅长的砂泵技术,一下把采金效率提高了10倍。开始他们一天顶多挖15克金,后来则是150克。大批上林人持旅游签证来到加纳,马上进入了同乡的金矿。

  早在1986年7月,加纳颁布和实施了矿业法,对采金业开始实行私有化。1989年,加纳成立了小型工业管理局,允许个人开采小金矿。加纳矿权分大矿和小矿,外国投资者必须达到一定投资规模才可以开采,25英亩以下的小矿批文只能给本国人。法律只允许外国人为小金矿提供咨询、资金和机械,不允许直接开采。随后,中国人成立了为小金矿提供服务的公司,实际上仍是中国人自己在采金。加纳政府发现外国人利用了这条政策,于是重新修订了法律。自2012年以后,外国人连外包服务也不允许了。

  加纳矿权归国家所有,法律规定小矿开采需要本国人到矿业委员会申领执照,但一些地主却谎称拥有矿权和完整手续,与中国人签订了合同。当地的一些酋长也参与了中国人的非法生意,他们拿到钱后很配合地赶走了土地上的农民。在过去的几年里,这种情况愈演愈烈。但迄今为止,没有一个酋长因此而受到指控。

  淘金者的内外交困

  在加纳移民总局,公关部负责人Palmdeti说。“2013年5月底到6月初,我们已经遣返了大概600多名中国人,至少1500名到2000名中国人自愿离境,他们很多都参与了非法金矿的活动。”中国大使馆官员提供的数据更多:回国的采金人大概有五六千,目前加纳还剩下1000左右的淘金者。Palmdeti是个温和的“大块头”,他说,普通加纳人对中国人的看法是,他们来到这里就是破坏环境。

  加纳报纸一度将苏震宇说成是贩卖他的上林老乡的“蛇头”,他们发现几乎每一个在加纳的中国人都有苏震宇的电话。苏震宇于2012年成立了加纳—中国矿业协会,但是被驱逐的采金人指责该协会只收保护费而未能提供其所承诺的保护。中国大使馆官员刘书军说,外国人在加纳采金是非法的,因此更不能认可一个基于非法行为上的协会。一时,苏震宇内外交困。

  但苏震宇认为,“上林人的金矿与单个加纳人合作,钱进了个人的口袋,而国际大矿的钱则进了加纳政府的口袋。现在到了重新洗牌的时候了。说白了,中国人成了牺牲品”。对此,中国社科院非洲研究所的研究员袁武的看法是,过去加纳执法不严,现在开始执行更严格的法律。

  “冒再多的风险都值得”

  苏震宇聘请律师团队向加纳高等法院上诉,指控执法部门在2013年6月3日的清理非法小金矿行动中给他的公司资产造成损失。一份由加纳记者拍摄的当地军警纵火点燃矿地工棚的视频成为重要证据。2013年8月法院判决,HANSOL Mining公司拥有合法执照,军警不可以进入公司作业矿地,但是也承认这次行动得到了政府授权,最终判处赔付HANSOL Mining公司赔偿,但这些钱连支付律师费也不够。

  当年6月份以后,还有一些失意的金矿主决意挽回损失,继续潜伏在加纳。在采访中,记者一行人经过一个公路检查站时,一名荷枪士兵拦下车,望着驾驶室里的4个人说:“你们的身份证。”

  5时30分左右,当大家抵达金矿时,正在进行当天最后一道工序洗金,干活的工人说:“每天这个时候看到金子,觉得冒再多的风险都值得。”

  金沙在煤气炉上蒸干水分,放到计量器上称重,“144克”。根据测算,这样一块工地,每天生产40克黄金就能保本。晚上8时,皮卡车从工地返回库马西。在经过一条芭蕉树掩盖的羊肠小道时,一辆亮着大灯的的士停在前方,车里有3个黑人。皮卡司机明显放慢了速度,坐在副驾的陈老板变得非常紧张,他厉声用英语命令司机:“不要停,快走!”后来他说,挖出黄金的晚上,经常有持枪劫匪在中国采金人必经之路上抢劫,有不少中国人遭到了暗算。

  (南非金山大学中非报道项目对本文亦有帮助)

  (原载《南方周末》)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