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1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姗姗来迟 国家铁路局低调揭牌

  在国务院宣布成立国家铁路局9个多月、中编办公布其“三定”方案8个月之后,国家铁路局终于尘埃落定,完成组建工作。昨日,国家铁路局低调举行了揭牌仪式并开通政府网站,即将全面依法履职。作为一个迟到的监管者,国家铁路局在挂牌之后仍面临厘清职责、掌控技术标准制定权等难题,而如何处理与铁总这一正部级单位的微妙关系也成为其能否有效履职的关键。

  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和国家铁路局局长陆东福昨日在北京共同参加了揭牌仪式,但据了解,揭牌仪式刻意保持低调,并没有邀请记者。在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坚看来,作为原铁道部一分为三的主体之一,国家铁路局是改革进展较为缓慢的一个。

  去年3月,原铁道部实行机构改革,原铁道部的经营部分改成中国铁路总公司,规划职能划归交通运输部,监管职能由新成立的国家铁路局行使。前两部分的改革都在去年较为顺利地展开,但国家铁路局却成为一个迟到的监管者,挂牌时间一再推迟。

  “最核心的原因是国家铁路局的职责没有厘清,再具体点说,就是国家铁路局与铁总的关系没有理顺。”赵坚表示,按照“三定”方案,国家铁路局的主要职能是铁路的监督管理和技术标准拟定,但这两方的职能在实际工作中都很难展开。

  赵坚分析道:“首先是监督管理职能,国家铁路局的职员都来源于原铁道部,监管者和被监管者同根同源,短时期内很难厘清经营者和监管者的关系。其次,在‘三定’方案中,国家铁路局被赋予了制定技术标准的权力,但原铁道部所有的规划院、设计院等附属机构现在都属于铁总,国家铁路局在这方面的工作就像个光杆司令,没有可用之兵,如果去找铁总‘借兵’,那就又成了铁总自己给自己制定标准了。”

  作为一个副部级的国家局,如何有效监管正部级央企也是摆在国家铁路局面前的难题。

  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城市轨道与铁道工程教授孙章认为,“去行政化”是铁总未来改革的必经之路,但由于这一改革涉及到的利益范围太广,在短期内可能很难完成,现在的国家铁路局只能勉强依靠其背后正部级的交通运输部来帮助其发挥职能。 “许多事情没有办或者不知道怎么办,这是国家铁路局改革进行缓慢的原因,又因为拿不出政绩来,所以只能先低调挂牌。”孙章表示。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表示,国家铁路局的低调与其领导的作风也有关系。按照“三定”方案,铁道部原副部长陆东福执掌国家铁路局。陆东福早前曾任上海铁路局局长,2011年曾因“7·23”高铁事故被记过,在当时的事故调查报告中,他是继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铁道部原运输局局长张曙光之后,第三位事故责任人。“因为有过这段经历,陆东福此后行事极为谨慎,调到铁道部就更加低调了。”

  对于国家铁路局正式挂牌之后的铁路改革之路,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董焰表示:“铁总向市场化转型、国家铁路局行政职能加强,这肯定是未来的改革方向,但这一改革不仅涉及到全国200万铁路职工、10万公里的铁路线路,更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再分割,所以改革只能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慢来。”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