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3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谭浩俊:别让流动性紧张挑战稳健货币政策

  日前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定,明年将继续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和积极财政政策。这也意味着,只要国际经济环境不发生重大变化,国内经济不出现明显恶化,明年的货币政策将不可能作出大的调整。

  按理,从明年经济发展、特别是实体经济对资金的需求以及经济转型升级、经济改革深化、美国退出QE等各方面情况来看,实施适度宽松货币政策,也是未尝不可考虑的。因为这些因素都可能对明年市场流动性产生不同程度影响,对市场资金需求带来不小压力。然而,从现实来看,已超过百万亿的M2,又使得货币政策不可能以宽松方式出现,而必须保持稳健状态。

  问题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似乎正在遭受非常大的压力。而年内两次流动性紧张更是让稳健货币政策面临强大挑战。

  继今年6月份的流动性紧张之后,进入12月以来,新一轮流动性紧张再度来袭。在今天的流动性紧张面前,银行并没有表现出紧张的情绪,反而继续向政府融资平台、开发企业,甚至是国家明令禁止的产能过剩行业发放贷款,与此同时却苦求央行向市场注入流动性。

  如此一来,稳健货币政策不仅面临强大挑战,而且很有可能变成一种摆设。近两年来实行的都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为什么M2会突破百万亿呢?为什么在GDP与美国还相差很大的情况下,M2却超过美国呢?

  笔者认为,这是货币政策失控的一种表现,也是银行根本不在乎流动性紧张的结果。值得重视的另外一种情况是,在M2已经突破百万亿的大背景下,实体经济却仍然面临资金紧张的困境。融资成本也是一浪高过一浪,而这让绝大多数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难以承受。

  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部署,明年将是深化改革的起步之年。也就是说,各项改革措施将逐步出台。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货币政策以怎样的面目出现,以怎样的方式与深化改革相协调,就成了十分关键的问题。如果稳健的货币政策遭受流动性紧张的不断攻击,而央行又只能通过向市场释放流动性和注入资金的方式解决问题。那么,稳健的货币政策将很难得到有效实施,一定程度上,可能比宽松的货币政策还要糟糕。因为,在宽松货币政策下,实体经济还可以从溢出的资金那里得到一些支持。而在稳健的货币政策下,银行会更加不择手段地将资金投放在他们认为没有风险的政府融资平台和开发企业。而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将不得不面临更加艰难的融资和融资成本上升问题。

  笔者的这种表述,并不是指明年可以不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而是因为银行的信贷体制存在极大的问题,而相关监管机构和央行又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至少,没有采取强有力措施迫使银行改善和优化信贷结构,而是任凭银行胡乱投放信贷资金,并在出现流动性紧张之时以释放流动性和注入资金的方式,变相鼓励银行恶化信贷结构,使实体经济更被边缘化。

  实施稳健货币政策目的就是要改善市场的流动性,而落脚点则是银行的信贷结构必须优化。为什么新一届政府在经济出现严重下滑情况下都不愿在货币政策上放手,而要反复强调用好存量,不就是希望银行能够对信贷结构作出调整与优化吗?那么,相关监管机构等部门,为什么不在银行出现流动性紧张之时,将责任交给银行呢?为什么要变相实行宽松货币政策呢?如果这样,银行还会主动调整与优化信贷结构吗?M2增长速度过快与流动性紧张并存的矛盾还能得到有效解决吗?稳健的货币政策还能得到落实吗?

  正因如此,面对流动性紧张对稳健货币政策产生的冲击和影响,央行和相关部门须认真研究,拿出切实有效的措施加以解决。否则,明年的货币政策不仅不能稳健,而且对改革的深化也会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