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见证了铁路客车事业发展的一家人

  

  关明全 关大华 关 欣 口述 崔中侠 整理

  图一为首列准高速空调客车下线时,关明全在车前留影。

  图二为关明全(左)在中韩合造不锈钢客车竣工典礼上的合影。

  图三为关明全一家的合影,前排右三为关明全,后排右三为关大华,前排左二抱小孩者为关欣。

  在任职长春客车厂总工程师期间,关明全亲身参与了从英国公司引进铁路客车制造技术、生产新型空调客车、研制准高速空调客车、与韩国合造不锈钢客车等几件大事,从他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老一代铁路人为了铁路客车事业的发展而执著奉献的精神。图四为长春客车厂联合唐山机车车辆厂和浦镇机车车辆厂中标168辆新型空调客车项目,关明全在合同签字仪式上留影。

  图五为1990年,关大华身穿通讯科的工作服留影。

  图六为关欣(左一)生活照。

  当我们外出旅行,坐在舒适的车厢里时,我们不应该忘记那些造出高速客车,并为了高速客车的安全运行而努力工作的人。关明全、关大华、关欣祖孙三代人为中国铁路客车事业的发展奉献了青春,他们是幕后的工作者,并不为人所知。但正是因为有了这样可敬可爱的人,我们才能享受温馨旅途,铁路事业才能蓬勃发展。

  关明全

  从铁路工人到长春客车厂总工程师

  我生于1934年,1951年参加哈尔滨铁路局招工考试,成为一名铁路工人。1958年,我考上唐山铁道学院(西南交通大学前身),1963年毕业后被分配到长春客车厂 (现在的中国北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设计科,先后任技术科副科长、副厂长、总工程师等职位。

  刚开始参加工作时,条件非常艰苦,我们常常要在外地协作厂家的试验线上做电机实验,夏天连电风扇也没有,室外温度高得令人无法忍受,冬天也没有取暖设施,手经常被冻坏。那时候还是计划经济时代,零件要自己设计、自己登门采购,因此一件产品从设计到投产需要很长的时间。

  我任职长春客车厂总工程师期间发生了几件大事:

  1984年6月,铁道部利用世界银行提供的1500万美元贷款引进铁路客车系统技术和设备,并要求我厂扩建增产,铁路客车年产量由700辆增加到1500辆。当时,铁路行业还没有看到向外国学习的好处,从国外引进新技术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世界银行做事非常缜密,多次派各行各业的专家来我厂考察。贷款获得批准后,我们向世界各国招标,世界银行派来的专家代写了标书。1985年1月,长春客车厂厂长李克俭带领6人考察团远赴印度、法国、德国、英国考察。最终,英国BRE公司中标。

  在与英国人的合作中,我们感受到,我国铁路客车在设计思想、车辆技术和管理思维上与发达国家至少存在四五十年的差距。当时的样车时速达到160公里,而我们的 “绿皮车”时速只有80公里。英国的一等车设施非常人性化,办公桌等一应俱全,还提供餐饮、托运服务。而我们那时候设计铁路客车的重点是要解决 “能不能坐上车、有没有空间”的问题,根本顾不上考虑旅客的乘车感受。

  1986年8月,包括我在内的12人设计团队赴英国BRE公司开展为期7个半月的联合设计工作。在第7个月的时候,铁道部突然来电要求我回国汇报项目进展情况,因为那时候外汇紧张,有人质疑1500万美元就买3辆样车不值得。在领导的全力支持下,大家还是通过了引进样车的方案。

  后来,工厂派出工艺、材料、管理等部门的人员去英国学习先进的技术和管理方法,英国则派出专家来厂指导。这次技术引进工作使我厂对西方国家先进的铁路客车制造技术有了深入了解,为我国铁路客车的升级换代奠定了基础。

  1988年,铁道部在世界范围内招标生产168辆新型空调客车。我厂牵头,联合唐山机车车辆厂和浦镇机车车辆厂联合投标并中标。当时工期特别紧张,工厂喊出了 “为国争光,造出第一流客车”的口号。

  1990年4月,首列新型空调客车下线,在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试验基地,几乎每天都有人前来参观。我赴北京参加铁道部召开的会议时,还受到了李鹏总理的接见,这让我感到无比自豪。从当时报纸的报道中,也可以看出新型空调客车产生的轰动效应:“在我国有限的条件下,铁路工业第一次用国内产品替代进口车辆的成功之举。” “我国客车制造技术登上了一个新台阶。”

  准高速空调客车的研制成功是又一件大事。1989年,铁道部召开会议,宣布由四方机车车辆厂制造准高速空调客车,浦镇机车车辆厂制造双层准高速空调客车。后来,我通过努力为我厂争取到了研制准高速空调客车的机会。1994年12月22日,在全厂职工的齐心协力下,我们制造的 “春光号”准高速空调客车在广深铁路线试运行,时速达到200公里。

  后来,我们还与韩国合作制造了30辆不锈钢客车。韩国的设计理念非常先进,特别看中产品的精细程度,要求我们不能干得太快,必须按他们要求的时间进度进行。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厂逐步掌握了不锈钢车体技术。

  关大华

  我给准高速空调客车起名字

  我出生于1957年4月,小时候经常到厂区玩,那时候厂区外没有路,都是连片的稻田。

  1975年我下乡到长春西新公社当知青,1978年返回长春被分配到长春电话设备厂,1985年调入长春客车厂电力车间电话站任电话交换机机务员。我自学了通讯知识,从普通机务员起步,通过自身的努力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1994年,我成为长春客车厂动力分厂通讯科科长,后来机构变动,通讯科变成了通讯服务处,我一直任处长。20多年来,我见证了工厂通讯事业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工厂技术的进步。

  以前电话少,一个单位只有一部磁卡电话,谁需要打电话联系业务时,需要向单位借用磁卡。现在是人手一部电话,厂区内实现了免费通话。厂区内进行牵车作业时联系起来非常费劲,通讯处便为工作人员配备了对讲机,方便工作人员进行沟通。

  现在进厂的年轻人无法想象过去的环境有多差,那时候动力分厂的大烟囱常年冒着滚滚浓烟,附近的地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煤灰,下雨后踩到上面就像踩到稀泥里一样。刮东北风时,空中全是灰,路过动力分厂的人都得戴帽子,还必须捂着嘴走。动力分厂的工人把口罩摘下来后,就会发现他们的鼻孔里和牙齿上全是灰。当时工作服也很紧缺,工人们身上穿的工作服布满了补丁。虽然条件很艰苦,但大家的工作热情都很高,工作起来任劳任怨,加班加点也不计报酬,那时候真称得上是 “激情燃烧的岁月”。

  父亲一生勤勤恳恳,责任心很强。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每天都在工作,每年至少有200天不在家,一直在外出差。“文革”期间,工人都放假回家了,为保护工厂财产,父亲和一些干部主动留在工厂值班,防止有人前来破坏。有外人来工厂时,他们就悄悄切断电源,保护工厂设备。

  我虽然没能投身生产一线,但也为准高速空调客车贡献了一份力量。1994年,工厂成功研制出准高速空调客车,并向全厂征集客车名称。说来也巧,我突然来了灵感,想到 “春光号”这个名字。怕厂里领导误会这是我父亲的意思,所以就以同事的名义上报了这个名字,没想到被选中了。 “春”代表长春,“光”代表美观、漂亮,还表达了像光速一样快的愿望。这个名字寄予了我对长春客车厂发展的美好祝愿,可惜我们这代人被 “文革”耽误了,我没能向父亲一样战斗在生产一线,这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希望现在的年轻人能珍惜好的条件,努力工作,为铁路客车事业的发展贡献力量。

  关欣

  目睹企业的飞速发展

  2006年7月,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北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在铁路客车业务部售后服务部做人事管理工作。

  售后工作非常辛苦,人员调动频繁,为了行车安全,他们常年离家在外,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办理住房贷款和人身保险等事情就委托给了我。有时候为了检查车辆故障,他们连续两天都睡不上一个安稳觉。技术人员12个小时才能倒一次班,为尽快排除车辆故障,经常要在半夜领物料。

  这些年来公司的变化非常大,记得小时候放学后,爸爸经常带我到厂区玩,记忆中的办公楼又脏又破,到处都是管道,一些围墙也残破不堪。我小时候看到爷爷的书架上摆着一些技术书籍,和现在对比后,就能感觉到中国铁路技术发展的突飞猛进。

  近几年,公司把发展的目标定位在建设国际一流企业上,大力推进现代化管理,实现了从粗放管理方式向精益管理方式的转变。原来统计一份表格要很长时间,现在只要打开相应程序,就能一目了然。一些售后规范和技术通知原来靠口口相传,现在则形成了文件,还需要当事人签字确认。负责售后的工作室也悬挂了服务理念等标语,提升企业在客户心中的形象。公司还通过技能培训、立功竞赛等方式搭建人才成长平台,提高职工的职业素养。公司关心职工的身心健康,经常慰问职工,今年春节期间,工会组织 “长客大姐”爱心服务团去售后一线慰问,让售后人员吃上了饺子。一些售后人员反映,因为常年在外所以会有一种漂泊感,公司的这些做法让他们觉得有了 “娘家人”做后盾。有些员工家里特别困难,工会工作人员会带着生活用品前去慰问。听慰问回来的同事说,员工家属非常感动,一直拉着他们的手不让离开。

  从小生长在铁路世家,爷爷和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爷爷和父亲工作起来都任劳任怨、亲力亲为,遇事很少发火,而是尽力想办法解决。爷爷退休后还非常关心公司发展的情况,我每次回家后,爷爷都会问我公司的订单情况。爷爷希望公司的明天能更加美好,中国铁路能变得更加强大。

  采访手记

  在岁月的流逝中,中国北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明全、关大华、关欣三代人为铁路客车事业的发展奉献了青春,用无怨无悔的付出诠释对铁路的热爱。在工业不发达的年代,铁路技术发展缓慢。改革开放给铁路客车事业带来了勃勃生机。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科班毕业的铁路工程师,关明全幸运地赶上了这股发展的潮流。关大华从小生活在铁路圈子里,对长春客车厂几十年的变化感慨不已。关欣是新时代的企业员工,亲眼目睹了一个老的国有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的蜕变,感受到它在迈向国际化的进程中所焕发的青春。

  笔者先后两次采访这个铁路世家,用文字记录下他们的酸甜苦辣,和他们一起回忆铁路客车事业所走过的发展历程,展望中国铁路的美好明天。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